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从今天起好好学习!!!!!期末考进前三十我就直播画画!!!
37→50→77→??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moonlight】冰上之国

好久没发这个了,有没有想他们呀?下一章公布漏漏的长节目。

出场人员: @木纹燧更新了吗  @草莓酱QAQw 

仔细看看,里面还能捕捉到两个游戏区大佬哦!!

第九章 MOONLIGHT

这当真是一场花样滑冰界的盛宴。

立在冰场中央的金发少女作为主办方落下最后一个话音的瞬间,山呼海啸般的尖叫与呼唤仿佛是揭开战争的序幕。

他们不是作为开场和收尾的存在——根据草莓说,这是因为作为一个难得的大型六人组合,他们要在观众已经有些疲惫的时候再度燃起他们的热情。他们也有自信去把这份热情燃烧起来。

毕竟今晚可是群星拱月的时候,不是吗?

哦漏侧过头去看那些透过玻璃漏进来的星火,眼底仿佛涌起一片海潮。他能听见那些呼喊与尖叫,伴着悠长的歌声。他的身边是来去匆匆的运动员,更有一些本就效力于SOI的专业表演者披上外套穿梭其间。

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过这样热闹的场景了。空气里没有竞技的硝烟味道,每一个人都友好的打着招呼,眉眼间带着准备节目的紧张意味。因为这不是他们自己的战场,而是在每年给忠实陪伴自己的粉丝的礼物与回应。

他们穿过行色匆匆的人群走到分配给他们休息和等待的屋子里。哦漏的手指按开手机的桌面又关上,他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过。

“别担心……他们今年一定很开心。”斯雷嘟大大咧咧的揽过他的肩膀,冰刀套敲击地面发出砰砰作响的声音。A路人不自在的把兜帽戴上又摘下来,似乎对那两个无论如何都立着的猫耳极其纠结。下一秒就被从边上突然冒出来的奇然和KB联手按住,一左一右扣上两个亮晶晶的星星,成功变成一只折耳。

萧忆情最后一次折腾完自己裤子上两根不知作何用处的皮带,一回头正看见这样的局面,差点没有笑到咳嗽。斯雷嘟看着他们闹,冷冷的转过头面向楼梯。他摸了摸自己的围巾,佯装深沉的叹了一口气,开始莫名其妙的吟诗。

哦漏捧着草莓递过来的水倚着墙看着他们闹,在A路人伸出手掐住萧忆情的面颊拉开,奇然抱着手机开始拍照的时候终于绷不住的笑出声。当然,在感觉到手机的震动,拿出来一看发现是KB已经P好的他的表情包的时候。

他笑着举起了手里的水杯。

“——KBShinya我今天就要杀了你!”

这时候的斯雷嘟在草莓诡异的目光里缓缓的转过了身,悄咪咪的举起了手机。不过一会儿打闹的五个人齐刷刷的停了下来,摸出了口袋里震动不停的手机。斯雷嘟拍了他们几个人闹成一团的照片,配字是:“仇恨使人面目全非,只有我安然置身事外。”下一刻他就被人潮淹没了。草莓艰难的呼吸了一口气从门口退出去,关上了门。

她指尖颤抖着摸出了节目单,努力使自己忽视房间里传来的惨叫。她觉得自己需要去吃碗梅菜扣肉缓一缓,毕竟在看到男神变身男神经的时候,都不是很好接受的。“这是犯罪现场吗?”对面某个披着大红披风的人有些担忧的往这边望了望,他边上一个领着大概是刚升成年组的孩子的紫发男人摇了摇头:“大概是没救了吧……”他们那边一群人一下子舒了一口气,提起冰鞋就走。

“既然夫人这么说了那一定就没事了,好了好了,散了散了。”听到这话的草莓有些忍俊不禁,过了好一会儿,草莓听见了门打开的声音。“是下一个,对吗?”KB探出了个头,他略略歪头问,在得到草莓的肯定后迈开大步推开了门。

首先迈步出来的KB理了理自己有些乱了的发丝,把袖口的褶皱抚平。后面冒出头的是拨弄着腰上两根链子的哦漏,再接着是一脸狼狈的重新给围巾夹夹子的斯雷嘟。A路人最终被萧忆情从折耳猫的悲痛里拯救了出来,虽然夹着一个星星,却很艰难的保证了耳朵的挺立。萧忆情安抚的摸了摸她的头,奇然晃晃悠悠的坠在最后,手里揪着萧忆情的皮带。草莓仿佛从萧忆情的笑容里看见了脏话。

他们疾步往上场的通道赶过去,举手投足之间已经完成了上场前后心态的转变。

草莓赶紧抬步跟上,她走了两步突然顿了顿,又返回去抄起两根荧光棒才跑起来。穿着小裙子的女孩的发丝被风扇吹起,手上的两根荧光棒仿佛成了她手里的双剑,被突然抛起来又接住了。“——啊啊啊漏漏!!漏漏今天真帅!真可爱!”

好吧,当我们没有说过。

木纹燧有些不自在的拨了拨眼前的话筒,他深呼了一口气。

“现在向我们走来的是难得一见的大型六人组合——Moonlight!”他压抑住自己不自然的颤抖,“让我们猜猜看,他们都是谁呢?”他看着全场的灯光暗下去,他们的耳边只有冰鞋敲击地面的响声,来人似乎绕着冰场飞速的划了一个圆。即便早已知道谜底,但还是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节奏感强烈的音乐在空旷的大厅里骤然响起,同时响起的是男孩清亮的声音。场中的小姑娘们爆发出出一阵尖叫,灯光配合的打下一束追光,白发的男孩翩然掠过一个半弧,踮起脚尖轻快的跳了两步,指尖往入口处一指。另一个熟悉的声音温柔的唱起歌词,他不像斯雷嘟那样俏皮的划出一个半圆。他站在原地,沐着追光一寸一寸抬起指尖,仿佛把月光兜在掌心。他在脚下滑出一个如新生藤蔓般温柔的曲线后开始了旋转,没扣上的外套如同花瓣一样伸展开来。

然后他一搭斯雷嘟伸出的手,以一个华尔兹的动作躲进黑暗。

下一秒,伴随着节奏感强烈的曲子,灯光一层一层亮起,从朦胧到璀璨。它照亮了每一个从入口跃进冰场的身影。金色的星星反射起温柔的光芒,他们一个接一个的在冰上画出轻柔的圆形,然后在既定的位子停下,聚拢后迅速散开,如同开合的莲。

“是的——”木纹燧深呼了一口气,一字一顿的念出场上六个人的全名,每一个名字都是现在Y国花滑上闪亮的星星,他们此刻像是奇迹一般齐聚一堂:“KBShinya,哦漏QAQ,斯雷嘟dududu,A路人,奇然liya和萧忆情Alex!”

萧忆情挣脱既定的曲线,仿佛展翅的飞鸟,掠起的指尖裹挟着轻柔的风,他滑过一个翩然的曲线,在冰面上落下星辰的轨迹。他扬起头,在一个极小的跳跃后抬腿接上一个旋转。然后他心念一动,在下一句歌词开始前顿住然后与KB击掌换位,冰刀刻下一个花瓣的雏形。KB的手滑过眼睫,翠绿的眼里落满场中的银光,当真如同星星的明眸。

他后退一步,抬手遮住半边脸的同时起跳——一个三周跳,按照在平日的比赛里甚至不会被单独拿出来解说,在此刻却昭示了接下来会是一个跳跃的盛宴。他落冰后没有多做停留,张开双臂利落的后退。然后他配着节奏收手,狠狠的鼓了一下掌。

A路人骤然滑出,单手按在胸口一手抬起,奇然滑出后拉着他的手把他一把拉起来,同时四周本来靠着冰场边缘缓缓滑着弧线的其余四人突然加快了速度,而且包围圈还在极其迅速的缩小。A路人举起手滑出月亮的半弧,然后利落的移动冰刀在冰场上刻下花朵的花心。奇然指尖点点太阳穴,然后前进一步。

阿克塞尔三周跳。

他落冰的下一刻和A路人骤然两边分开,飞速冲入急速旋转的队伍之中。观众席上有人尖叫了一声,但很快舒了一口气。他们分别在撞上的前一步停了下来,同时一把搭住了萧忆情的手臂,被甩出一个半月形。KB与萧忆情飞速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的队伍骤然张开,鲍步滑出的弧线在下一句歌词开始之前被制住。

以KB为首的三人抬起手,视线顺着指尖抬起。他们很快开始逆着旋转,这是极其考验技术的时刻,他们不知道背后会是怎样,但他们敛着眉眼回身,伸直的手臂缓缓收落。他们指尖按在胸口,行了一个简单的礼后转身,伸手与身边人相握。他们背对着观众,止住了一切的动作。

随即是萧忆情三人,蹬地平滑,指尖从斜前方骤然下滑直到腰际。他们呼出一口气,骤然拧过身子转成一个半圆,伴着歌词踏着冰面来了一个简单的一周跳。冰刀尖击打冰面的声音清脆,不过也只是一瞬,他们回身搭住身边的手,像先前三人一样,汇成一个花蕊。

然后,骤然张开。

他们六个人顺着鼓点翩然在冰面上汇聚分开,携着手勾勒弯曲的弧线,冰刀在冰面上刻下大朵大朵盛放的的花。他们的手指合在心口,仿佛捧起坠落的晨星。他们的眼瞳里落满了灯光仿佛一片暗潮涌动的海,又像是无数星体旋转的宇宙。他们张开手掌,仿佛花朵缓缓绽放。下一秒灯光敛去,他们呼出一口气,以各自觉得最舒适的姿态合上了眼。

仿佛是舞剧结束后静止的烛台,天空飘落的细雪。

仿佛美丽的姑娘忘记爱上王子,玫瑰瞬间凋零,世界归于最终的沉寂。

下一刻光柱骤然打下,哦漏抬起头,发丝蹭过耳畔,那双碧蓝的眼睛里只有坚定。他悠然的旋转了一个圈,之间仿佛掠过废墟中滋生的草木。他露出一个笑容,挥手揭开白昼的幕布——后内点冰四周跳!

紧接着光柱落到温柔的伸出一只手的KB身上,他就这这个姿势抬起手臂,冲着观众俏皮的眨了眨眼。他像是不久之前一样,划过一个简单的接续,点冰起跳。腰部的链子反射着莹莹的光,复始黑夜的光流——后外点冰四周跳。

有人接着他激起的碎冰骤然旋转,静默着旋转着,然后骤然点冰起跳。这已经是第三个四周跳了——后内结环四周跳,落冰的时候他单膝虚虚的跪下去,眼里裹挟着希望的萤火,静默着希望的等候。

奇然冲着观众挥了挥手,一手伸开一手抬起,歪过头仿佛夹住了小提琴。他指尖轻柔的拨开弓弦,下一刻旋身勾手起跳。第四个……勾手四周跳。木纹燧深深的呼了一口气,他的眼睛牢牢地盯着冰场。他直觉自己在见证一个前无古人的节目。他突然觉得之前的曲目都有些索然无味起来——

“今夜必是众星拱月。”

他想起了斯雷嘟那句带了些少年人傲气的微博。

少年人的声音干净,他翩然旋过一个弧度,眉眼之间满是灵气。萧忆情指尖比出一个孩子气的枪,隔空点点斯雷嘟的胸口。那孩子扬起一个放肆的笑意,然后他挥手跳起,激起一地的碎光。这是第五个了……后外结环四周跳。场中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萧忆情的身上,期待着这个已经有三年不曾起跳的前男单运动员……

他起跳了,是他的粉丝们最熟悉的他的后内四周跳。他挂着温柔的笑意,紫色渐变的衣带被风扬起。一瞬间他觉得自己仿佛落回自己最意气风发的那几年。然后他挥手掠开,随着每一个人一起把KB留在最中心。棕发的男人露出一个肆意的笑,他骤然踏冰起跳,从三周跳到一周跳。是……3-2-1,然后是令人炫目的联合旋转,仿佛紧紧捉住了场中所有人的心跳呼吸。

他们微笑着退开又聚拢,每一个滑行都在冰面上刻下一个星座的图腾,他们急速的掠过冰面,指尖裹着风遥遥抚摸过每一个观众的面容,仿佛像他们传递着宇宙的讯息。神秘,又捉摸不透。

以KB为首的三人再度一致的抬起手,视线顺着指尖抬起。他们很快开始旋转,一步一步靠近全场的中心,他们顿住后开始滑出翩然的接续步,仿佛是花朵的花蕊。他们敛着眉眼回身,面朝观众,伸直的手臂缓缓收落。

随即是萧忆情三人,再度蹬地平滑,指尖从斜前方骤然下滑直到腰际。他们呼出一口气,骤然拧过身子转成一个半圆,伴着歌词踏着冰面来了一个简单的一周跳。冰刀尖击打冰面的声音清脆。他们指尖同样点在心口,与其余人同步颔首,单膝而下行了一个骑士礼。

然后,温文尔雅的形象骤然消失。

那六个人踏着音乐节拍高高跃起,四周跳激起地面的碎冰。草莓的眼睛被那些光芒照的闪亮亮的,她看着他们六个人顺着最后的鼓点翩然在冰面上汇聚分开,携着手勾勒弯曲的弧线,冰刀在冰面上刻下大朵大朵盛放的的花,仿佛向他们展现一幅极致宏伟的图景。木纹燧慌忙的关掉自己的麦,唯恐漏出一丝压抑不住的尖叫。

他们并肩而立,相视一笑,前后排列成一个曲折的星座图案。他们冲着大厅张开双臂,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利落的把右手搭在左肩,左手背到背后,微微的鞠了一个躬。他们并没有说话,举起手熟门熟路的挥了挥,而后是音响中传来的她熟悉的萧忆情的浅笑。

“来来来,3,2,1——”

六个人转头冲着镜头配合的笑起来,奇然甚至还调皮的眨了眨眼。路人的指尖从额角轻轻一晃,比了个枪。哦漏的笑容有些羞涩,但面颊被KB一掐眼神里瞬间涌出一层诡异的笑意,然后他一手肘捅向KB的腰,后面的斯雷嘟放肆大笑。萧忆情举起手拍了三下,场面被瞬间控制。

他们面朝观众,大声喊出一个将在冰坛上刻下的名字——

“大家好,我们是Moonlight!”

从此,前方落下温柔的月光。

木纹燧开了麦,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众星拱月。”

他最后看了看遥远的天幕,低低的声音在广播里扩大。

此刻,无论是室外还是室内,恰是众星拱月。


评论 ( 11 )
热度 ( 46 )

© 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