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从今天起好好学习!!!!!期末考进前三十我就直播画画!!!
37→50→77→??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K漏】惊喜

我感觉我这个ABO系列要从怀孕写到清音长大了……啊,是的,这是个孕期漏。是个ML不断串场,tag小伙伴不断出现的甜文。嗯。下一章大概写五六个月的时候吧_(:з」∠)_本章是墨临的出场。

惊喜
阳光温柔的透过窗棂落在青年人的面上,那双翅膀一般的眼睫投落下弯弯的阴影。屋子里有空调悄无声息的运作着,散发着夏日难得的凉意。他趴在桌子上,枕着自己的胳膊,呼吸清浅。他睡得那样的沉,让人禁不住也想打个哈欠睡去。
但他很快就被推门的声音惊醒了,那双羽睫颤了颤,露出一丝澄澈的碧蓝色来。他唔了一声,艰难的把睡麻了的身子支起来。他的眼前是一片温柔的碧绿。
“KB……?你回来啦?”他似乎还迷糊着,话音里都带了些难得的软糯,睁着一双雾蒙蒙的眼睛,可爱的要命。KB伸手揽过他的肩膀捏了捏,在他疼得皱起眉头的时候探过头温柔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辛苦了,漏。”他心疼的抬手摸了摸他眼下的一片青色,“项目谈下来了,现在就等下面跟进。可以好好休息了。”他低低的笑起来,哦漏听了也跟着笑,落地窗外柔和的风卷起白云,露出一片敞亮的天幕来。
让人只觉得前方大道宽阔,浮云万顷,满是光明又幸福的前程。
KB把哦漏往怀里拢了拢,伸手去暖他微凉的指尖,手臂有些不经意的揽过他的腰。“我怎么觉得你最近圆了点,我跑业务你是不是就吃外卖了?你还不运动,小心胖了我不要你。”哦漏不自在的干咳了一声,刚打算反驳,恰逢墨秘书敲门进来,他面上立刻泛起一丝薄红。
“哎哟,老板娘害羞了?”他身后跟着的路人大笑出声,眼看哦漏要往恼羞成怒发展,赶忙打住:“没事,KB顶多说说,他哪里舍得不要你。”哦漏深刻的意识到这个办公室他是待不下去了,还好墨秘书会看脸色,赶忙招呼他。
“总裁,今天的食堂做了粥,可以下去吃早餐了。临临今天跟着她妈妈过来了,您吃完饭可以陪着她玩玩,您不是觉得她讨人喜欢么?”哦漏眨眨眼,想起那个白静可爱的三岁小姑娘,也不由得笑了笑,应了声便出门去了。路人抱着策划案一边凑过去一边嘲他:“漏漏多喜欢孩子啊,你们这都结合多少年了,两年?三年?还没动静啊?”
KB把策划书接过去,眼皮一抬:“两年六个月零八天,这两年我们俩几乎都在跑公司的事,上回安安稳稳躺在床上都是快三个月前了。现在稳定了,赶紧给我批个假——”他一边念叨一边哗哗的翻页,还没一会儿就提笔圈出一个问题。“这个方案好像很不错……有更细节的吗?”
路人探过头去看了看,直接从旁边摸出一把笔直接上手画了个草图,东一笔西一笔的跟他讲起整个提案的架构来。墨秘书在旁边站着,时不时提出自己的意见——他是这个公司一成立就开始跟着的一批,也算是公司的奠基人,这时候他说话两人也不阻拦,由着他发表工薪阶层的意见。
而这时候的哦漏有些不适的揉了揉发酸的腰部,端了碗粥就着糖醋豆腐和一个煎蛋开始大块朵剁。他却时有些饿,但应该没这厉害的才对……他放下第二碗粥,皱了皱眉还是遵循自己的感觉,再勺了一个浅浅的碗底,便不再吃了。他放下碗筷,往公司后的一个小公园绕过去。
还不用他走多远,小女孩的欢呼雀跃就闯进了他的耳朵,使他不由得挂上一个微笑。那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姑娘,乌黑的头发扎成一个马尾辫,正左右摇晃着。女子坐在一边笑,只是在她要去扑鸽子的时候轻声喝止。
哦漏看着看着便笑了,伸手招呼那小姑娘:“墨临。”他这一喊女人便赶紧站起来,恭恭敬敬的打了个招呼。“不用这么局促,你忙就过去,我陪临临玩一会儿。”他一边说一边弯下身把扑过来的小女孩抱起来。女人看着女儿大大咧咧的抱住哦漏的脖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麻烦您了,”她把墨临的小水壶拿过来让她喝了两杯水,其间和哦漏闲聊起来,“总裁很喜欢孩子,怎么不和董事长要一个?”哦漏摸摸墨临的头,不说话,只是疲惫的笑了笑。女子点点头:“忙是忙,但还是抓紧时间吧……年龄一过,就不想生了。”
哦漏不置可否,抬头去看小女孩扑蝴蝶的背影,只觉得眼前的色块有些模糊起来。他以为是眼镜没擦干净,刚把眼镜取下来打算从兜里摸出餐巾纸擦一擦,就觉得眼前一黑。那女人看着女儿蹦蹦跳跳的,还没来得及让她文静点,就感觉身边人倒了过来。
“总裁?总裁!”她慌慌张张的推了推哦漏,声音惊动了墨临,小女孩一回头,“啊”的一声惊叫了出来。她低下头,地面落了一丝红。毕竟是怀过孕的女人,知识储备还在,她很快的冷静下来,一边嘱咐女儿看住哦漏一边给丈夫拨电话,飞快的穿过绿化带,冲着一辆远处过来的的士拼命挥手。
小女孩吓得只知道哭,但还没完全丢掉对外界的感知,她拼命摇着哦漏的手臂,过了一会儿有人摸了摸她的头。
是哦漏。
他艰难的眨了眨眼,只觉得腹部疼痛,恰好墨临的母亲打到车,带着司机急匆匆的赶过来,还没等哦漏反应过来,就把他连拉带拽的扯到车上。“临临,现在马上回公司,找KB哥哥,听见了吗?让他赶快到市第一医院,好吗?”女人摸摸女儿的头,直到看着她跑进公司才放心的坐进车里,然后一骑绝尘。
“不是,姐,我……”哦漏茫然的捂住腹部,眉目间满是疼痛与茫然。女人这时候已经没了慌,又急又气,就差指着鼻子骂他:“总裁,你自己怀孕了都不知道吗?你到底要不要这个孩子!”哦漏怔愣的低下头看了看平坦的小腹,怎么想也不会觉得那里面正孕育着一个小小的生命。
墨临满脸泪花的跑进公司,踮着脚按开电梯,脚下一绊险些跌倒,被后面走过来的斯雷嘟一把捞起来。“哎哟我的个小祖宗,看着路点……你怎么了?”他把墨临抱起来站进电梯,刚打算问她是不是要去找爸爸,就看见这孩子一脸眼泪,顿时慌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墨临是他们公司上下第一个孩子,还刚好赶上公司成立前后出生,被宝贝的不行,这一哭让斯雷嘟赶忙上上下下打量了她——嗯,漂亮裙子没脏,皮没破……
“你说什么?”他想了想墨秘书可能在的地方,按开KB办公室的楼层,小女孩似乎念叨了一身什么,他回过头问她。“哦漏哥哥……流血了……妈妈,妈妈说,找KB哥哥……”斯雷嘟脑子里嗡的一声,电梯门刚打开他就冲了出去,差点把萧忆情撞的一歪。
KB刚拐过弯来,看见他们不由得笑。刚打算开口打趣,就看见斯雷嘟撑着墙转过来,一脸惶恐的苍白。“漏漏出事了。”KB的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失了血色,“在,第一医院……”墨临抹了抹眼泪,拽紧了斯雷嘟的衬衣。几个大人顾不上什么电梯不电梯的,踩着楼梯三步两步冲下了楼,迎面撞上奇然。
萧忆情还算冷静,赶忙给秘书处打了个电话,叫他们有要事就打电话——毕竟他们几个现在全跑出公司了。这时候已经顾不上奇然迟不迟到了,只恨这破红灯时间怎么这么慢。他们六个人挤在一辆车上,幸亏奇然车空间大,不然非得被扣下。
这时候他们才有空当问清楚一些细节。在墨临打着哭嗝,艰难的用她能明白的语言描述出整个事情,墨秘书在脑子里艰难的挖掘出怀孕前几个月过度操劳可能会见红的知识后,所有人的表情都是慌张里带着一点的梦幻。
“漏漏……这是,怀孕了吧?”
“你说……我怀孕了……?”
哦漏不可置信的看着对面的女医生,那姑娘横眉怒目似乎正想好好骂他一顿,但是对着哦漏这张脸偏偏说不出重话。“是的先生,已经快三个月了。这次还好来的早,不然说不准就滑胎了。”她头疼的揉揉额角,“最近不能太劳累,你要想动得三个月之后……我跟你说啊你们这群小年轻,要养着……”
还没等她念叨,哦漏的手机就震起来了,他低头,眼前还是经不住有点黑,那实习护士已经见怪不怪的递过来一块糖。“这还气血虚……你Alpha呢?”医生有些不满的敲了敲桌子,还未来得及斥责些什么,门就被拉开了。
KB一头棕发有些散乱,碧绿的眼瞳里盈满了焦急与慌乱,他喘了口气,有些局促的抚平衣角的褶皱。“您好……我在这。”他迈步进来,在哦漏边上站定,手掌按在他的肩膀上,透过衣衫送来薄薄的暖意。“我是他的Alpha。”
墨夫人看着他来了,就小心翼翼的移开门窜了出去,立马就被女儿扑了个满怀。“妈妈……”墨临脸上的泪痕还没被抹干净,一双眼里还隐约泛着些水色。“好啦,哦漏哥哥没事,临临很快就要有小朋友一起玩了。”她这话一出口,边上立刻围过来一圈人,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她。“嗯,快三个月了。”她眨眨眼,“不知道是个太子还是个长公主呢。”
KB对着门外压低的尖叫不满的皱了皱眉,他掐了掐掌心,对着絮絮叨叨的医生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具体点注意事项我给你写单子上了。”医生把手里厚厚一踏东西递过来,叮嘱道:“最近千万别劳累了,好好呆着,孩子可能因为这个容易底子不好,得给他好好养着,不然遭罪。”哦漏点点头,在KB的搀扶下站起来。
两人推开门出去,一堆人就一下子涌过来,但又在哦漏眼前堪堪刹住脚,就连KB也有些无所适从的抓着他的胳膊。仿佛他一夜之间成了个易碎品。“得了吧,我还没变成水晶娃娃呢。”他挣开KB的手臂拨开人群往外走,还没走几步就被人伸手一抄抱起来了。
“别的不说,你现在就是我们家最宝贝的了。”KB的眼睛里满是认真的神色,把他抱在怀里走得四平八稳,唯恐一下颠簸刺激到他。“整个公司都没你重要——你就好好给我呆在家里,当他们几个不存在吗?”哦漏刚想争辩些什么,被他低下头温柔的在额头印下的一个吻全堵了回去。
“乖,听话。”他侧过身让追过来的斯雷嘟拉开车门,自己抱着哦漏坐进去,指尖有些犹豫的悬在他的腹部,然后被哦漏温柔的按下去。“他现在还没一颗葡萄大呢……”哦漏低低的笑着,两个人的手交叠着按在那里,仿佛能触到孩子一般。KB呼了一口气,把人抱紧:“刚刚差点吓死我了……”
怀里的人没有应声,奇然从前排回过头来看了看,伸手调高了空调的温度。“怎么了?”斯雷嘟趁着红绿灯转过来,KB比了个安静的手势,用口型说“睡了”。奇然就比比划划的告诉他接下来“你们请假,多陪陪他。墨秘书告诉我,怀孕的时候,容易慌。”
KB点点头,伸手掩去了投在哦漏眉眼间的阳光,他看看哦漏目前还有些平坦的腹部,带了一点点笑意。
“清音……”他记起多年前自己给哦漏写过的一首歌词,露出一个微笑:“好孩子,好好的。”他低下头,在哦漏是额头亲吻。
一瞬间,世界都温柔了下来。

评论 ( 11 )
热度 ( 75 )

© 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