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从今天起好好学习!!!!!期末考进前三十我就直播画画!!!
37→50→77→??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局子日常】向前

是局子成立99天贺。名字是“向前”,希望我们的前路很长,还会一直一直一起走下去。爱你们每一个人。
通篇玩梗,通篇是毒。
北北揍我轻点。白荼是什么,我不知道。我知道绿狗。
爱景哥,爱一特,爱生活。
@瑞金患者医疗院
向前

小城的早晨一片清爽。
城区中心的商业区早已热闹非凡,只有这一片小角落里还裹着一份清净。
大门边上的香樟树树冠庞大青翠,枝头有鸟语清脆缠绵,抬头却只能望见叶片中隐约的一际天空。早晨的风有些凉,卷着地面上的落叶,裹着沙尘扑打着谁家的大门。花圃里的蔷薇柔嫩的花瓣坠在了地面,碎香被掩在清晨的街道上偶尔有往来的车辆下。街边上学孩子的笑闹击碎空气的静默,却在微风过后,一切如故。
——这么清净,当然不是我们的故事发生地。
有一个地方不一样,屋后热闹的声音响彻左邻右舍。也亏了是偏地,四周大半是独居的老人,不然谁管你是谁,一盆水先泼过来。但就算在闹市,这恐怕也没哪个人敢做。毕竟,这里可是小城的警局。这一片嘈杂自然也不是人声,欢欣的犬吠此起彼伏,是今早遛狗的时候又到了。
棕发少女的长发高高挽起扎成马尾,俏皮的蝴蝶结随着她的走动一摇一晃,软乎乎的兔子耳朵立着,周身溢出一股少女的甜美气息——如果她的身边没有一群气势汹汹的犬科动物就好了。这是警员白荼,业余工作是泡在警犬队照顾小狗,她身边围着的二十几只警犬都是被她带大的。
那大的每一只都几乎到她的腰侧,乌亮的眼睛里满是单纯的欢喜,尾巴摇得欢极了。但最引人注意的是其中最小的那一只,还是被她抱在怀里的奶狗,被她玩闹似得在脖子上扎了个绿蝴蝶结,坠着刀形的坠子。它的大名叫什么还没来得及定下来,却已经被开玩笑的‘绿狗’、‘绿狗’的叫的跑得乐颠颠的。
她也乐的这小可爱黏糊糊的蹭着她,把口水糊在她的衣角。要知道,小姑娘对衣服可是有着别样的执念。她摸了摸它,哼着歌走远了。直到她走远,那边上一棵小树的树冠才瑟瑟的动起来,金发的女子利落的从树上跳下来,发丝笔直柔顺,大红的蝴蝶结招摇。她把短裙的裙摆抚平,确认身上没有沾上落叶,这才笑了笑往楼里走去。
——警局里上班坚持穿水手服和膝盖以上短裙、行动不便的皮鞋的,每天上班迟到碰见白荼遛狗就爬树的纯钧。虽然至今她为什么能够穿着皮鞋爬树快的要起飞还是个谜,就像她到底爱的是墨景还是一特一样。
小皮鞋的鞋尖刚迈进办公室的门,屋子里就传来一阵哄笑。她几乎立刻不好意思的站住了,漂亮的蓝眼睛涌起一层浅浅的水雾。“好了好了,没有笑你。”金发绿瞳的女警官哭笑不得的伸出手把她拉进去,一边扛着魔法杖——她自己这么说的兔子少女笑了起来,声音清脆:“哭包钧。”纯钧当即要发作,被无情镇压了。埋首于书卷的影子抬头,露出一个坏笑。
“打起来弄乱材料的——”
“我是不会给你买霸王的。”
今天的纯钧,依旧流落隔壁科室。程南山刚从食堂买了热腾腾的包子回来,看到门口可怜兮兮的人登时大笑出声,并宣称让她今晚也不要回她们宿舍。纯钧沉默的看着她手里个个皮薄馅大、热气腾腾的包子,深切的感受到了命运的不公,她试图反抗——
反抗失败了。
最终良心发现的十字开门把她放了进来,并试图劝说她放弃揍南山一顿并折断她的【哔】的想法,在她想把北北的裙子染成大红色的主意面前选择的召唤墨景一起实施,并提议加上绿色的小碎花。
纵观全局的影子看着程南山愉快的奔向隔壁的背影和前边凑成一团的几个人,她拿出一支笔开始给一脸认真改报告错别字的东条北设计东北碎花裙。
过来打算串门视察工作情况的局长覃深言表示你们还能不能好了,今天晚上给我滚去一楼大厅睡地板。抱着小狗回来的白荼站在门口已经感觉到一股寒气从门里冒出来,她恍惚之间以为自己在东北,吓得她立刻从口袋摸出一包辣条,并试图喂墨景一口。
纯钧一下子挤过去,被墨景笑着摸了头。
北北沉默的走进了厕所。
她思念隔壁几乎常年出差的科室人声鼎沸的日子。她想念她的杉杉,尽管她今天刚说过最爱十字的话。影子冷笑了一声,她还没有忘记被一群人隐瞒报告配图的事情。墨景表示七已经是局子里的珍稀物种了。
跟着南山过来串门的亚调把门关山重新打开了一次。
人不会两次跨进同一条河,是对的。至少她刚才进门的时候这群人还没有把拔掉/折断你的【哔】和孕吐喊得如此响亮。
她想往隔壁扫黄组打个电话。
好吧,她想,从南山的举动上看,这应该是局子的日常态势。虽然她很想和南山一起逃离现场,但是被从天而降的辣条卷进混乱的中心。她开始怀疑人生。
一特和可乐是一起回来的。
她们刚去出了个现场——小事件,只是支援了一下两省交界的一个案子,那里刚好却个法医,可乐自告奋勇的去了,并试图给她们画出尸体图案——以至于一特刚进门就被纯钧扑了个满怀。
——“申请可乐今天回自己宿舍,不要过来我们文手宿舍。”
——“什么,我们不是画手宿舍吗?”
墨景试图在局长露出警校时代教导主任的笑容之前把局面稳定下来,然后她就看见了突然出现的绑定。
局面彻底失去控制。
……以至于在送花的快递小哥踏进办公室的时候险些被抛过来的日记本砸了脸。还好,日记本被接住了,墨景站在桌子上以常人难以达到的速度翻身落地,潇洒的抬手一截捉住了那一本巡查笔记。快递小哥眼里崇拜的光亮起之前,他看清了笔记本打开的页面里设计好的好几条裙子,和边上备注的东北大花袄。
北北试图像日月一样掰下门把手,惨遭镇压。纯钧是扒着窗台笑的最大声的那一个,然后被白荼递过来的绿狗吓到尖叫,顺手删了白荼的游戏外挂。虽然事后白荼一直表示说没有外挂这种东西,但不知为何接下来她被扫黄组造访了。
茶花无奈的笑着和言言一起把一大束玫瑰花接过来,并试图拆成一小束一小束插满整个警局的花瓶——这花是为了庆祝局子的大家共事九十九天定的。被惊动的炒饭睡眼朦胧的表示没有那么多花瓶,申请动用医疗室垃圾桶里的可乐罐,被可乐残忍的否决了,并表示如果要用请用可口的。
……附近超市好像没有可口可乐,是不是仙女棒施了魔法呢?
一特沉默地打开了画纸,角落里深藏功与名的北北改掉了墨景的文档名称,白荼试图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把狗放下来。言言一声冷笑后当晚他们的铺盖卷就在一楼的大理石地面上铺开了。纯钧挂在窗框上欲哭无泪并试图联合一特把白荼的铺盖扔到最远的地方。披星戴月赶回来庆祝局子九十九天的雫和猫还有柒笙宣称在夜里见到了局子门口被摆了一排死人。
她们表示已经愉快的拍照留念,并把每个人的睡相做成了表情包,并且事情的起因已经更新在官博。照片中可以明显的看见笙笙撩起了每一床被子,图透回答了大家喜闻乐见的睡衣与床单问题,并惊恐万分的在白荼怀里发现了狗。
猫一脸复杂的从前台上拿起了粘着自己名字的玫瑰花和一包辣条。雫对局子的人道主义关怀表示赞赏并婉拒了辣条和一股霸王味道的玫瑰花。
然后我们就几乎没有看见她们。当然,这并不是说她们俩都没有出现,更不是害怕睡地板的人的报复。
我们始终是一个团结友好的大家庭。
尽管闹腾起来可怕了点。
即使大家都很忙,天南海北习惯不同,却依旧甜甜蜜蜜幸福快乐的一起走到现在,并且还会走很远、很远。
我们的未来还很长。
就像你不知道北北的孕吐表情包什么时候还会更新一样。

评论 ( 11 )
热度 ( 18 )

© 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