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从今天起好好学习!!!!!期末考进前三十我就直播画画!!!
37→50→77→??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K漏】思念

是许久不见的小太子。
终于要生出来了呢……
那一群哭着喊着要嫁给清音的还在嘛?

思念
今天是KB出差的第三个月了。
他从睡梦之中醒过来,有些不满的拨弄着床头灯罩的流苏,然后啪的一声按开了灯,把暖黄的色泽撒满了整个房间。他闷闷不乐的翻了个身,把身边泛着红莲香的毛绒玩偶抱进怀里大口呼吸了一下。
他觉得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起来,好像是吸收着他的坚强稳重而不是KB每天叮嘱墨家夫妇带来的奶白鱼汤和各类小菜的营养。他划开手机的屏保看了眼时间,闷闷不乐的把玩偶盖到脸上。
这是不可否认的,他在想他……几乎是疯了一样的想。他怀清音已经快八个半月了,几次检查医生都说情况不错,两个人也都满心欢喜的期待着这个孩子的到来。但随着哦漏自己身体状况的逐渐稳定,他开始把KB催回到工作岗位上去。
结果现在让他想个不停。
他叹了一口气,把自己从窝里挖出来,拉开厚重的窗帘享受了一下八点钟的阳光。一月份的气温低的有些难以忍受,他皱了皱眉头回身从暖融融软乎乎的窝里扒拉出KB的一件宽松的长外套。所幸KB比他高,衣服至少大他两个号,不然他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整个人都裹进去。
按照往常一样定时开门接来送饭的墨夫人和小墨临,他看着小姑娘在铺了巨大的软地毯的客厅扑腾着玩那些准备给他的清音的积木玩具,厨房里鱼汤咕嘟咕嘟冒着泡,屋内暖融融又吵闹,可是他就是觉得孤独。
其实只是……思念。
他在想他。
哦漏团在沙发上摸了摸肚子,有的时候会有小小的凸起蹭过他的掌心。清音仿佛在以他自己的小小方式安抚着他父亲的心。哦漏忍不住笑了起来,墨临一下子蹿过来,小心翼翼的把手探过来按了按他的肚子。
小姑娘的眼睛又大又水灵,亮晶晶的像某种小动物,透露着一点讨好的表情。他含着笑意点了点头,女孩小小的欢呼了一下,轻轻的摸了摸他的肚子,凑在那里叽叽咕咕的念叨起来——
“小宝宝,我是姐姐!你快点出来陪我玩好不好呀……我给你买牛奶,小玩具……你要陪我玩过家家!我当妈妈,你就当爸爸……”
墨夫人端着鱼汤出来的时候禁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把小姑娘闹了个大红脸。“没闹着你吧,临临像她爸爸,我怀着她那时候就听着她爸天天念叨,现在呀……”她弯腰捏捏女儿的小鼻子,“小话唠。”
哦漏扶着腰挪到桌前坐下来,勺了一勺白细的鱼肉:“别提了,清音刚会动的时候,你是没见着,KB一副要下楼跑三圈的样子……我怀清音这几个月,KB一个人写好了够他读到小学的童话故事。”
墨夫人倒是十分感慨:“知道的时候你不知道他背地里多高兴,整天在公司里散德行,还问临临如果生个弟弟要不要长大以后嫁过来……清音一有动静不出一小时全公司都知道了,我们科室就有姑娘说这哪是你怀孕,简直是他亲自要生的了!”
哦漏就禁不住一直笑,两个人谈天说地的声音时不时还夹着小姑娘上下扑腾的声音,短暂的冲开了笼罩在哦漏身边的寂寞和漫长的思念。等到墨夫人合上门出去买菜,他又感觉到了那股气息,尽管四周都是暖人的红莲香。墨临在各个房间里四处乱窜,毫不见外,哦漏也只是叮嘱她不要磕着碰着爬高高就好,结果没一会儿这小姑娘就脏兮兮的跑出来了。
“怎么弄成这样的?”哦漏伸手把她鼻尖上的灰蹭掉,看她献宝似的递上来一本厚厚的硬皮本子。他顺手接了过来,把那不知曾丢在那个角落的本子擦干净,露出漂亮的蓝色来。他也不曾见过这样一本本子,禁不住也来了些兴致,吹净几缕浮灰翻了开来。
是KB的。
扉页上的签名带着少年人的招摇,落下的时间是六七年前的了,那个时候的KB还在大学里摸爬滚打,顺带追求他。翻开第一页哦漏就不禁失笑,十六开的大笔记本里局促的挤了几个字在角落里,姑娘般含羞带怯的写了六个字“哦漏观察日记”。
他忍不住往下翻,好像第一次遇见KB一般,觉得满是新奇。那时候的KB感情上完全一片空白,他还记得他们刚谈恋爱的时候他还从KB落下的包里翻出过一本恋爱小说。那时候他给KB打了两个多小时的电话狠狠地嘲笑了他,却被他一句“我想学着怎么多喜欢你一点”给堵了回来。
现在想来,那时候他们两个都傻的不行。他往下翻了一页,满满当当全都是字,内容仿佛一篇观察日记,却被人用各色的笔一点一点划出不同。比如说跟他去图书馆,会用红笔记下他喜欢的书籍的类型,他喜欢的作者;蓝笔记录着他碰见的学习问题,下面时常补着一行参考书的目录;时常还混着记录他喜欢的菜色和小甜点。
他那时候的字体有些龙飞凤舞,偏偏这一本本子写的端正仔细,一笔一划细细密密,哦漏一页一页翻开去,仿佛是看见他心心念念的人捧着一颗真心在给他看。
他摸摸身边小墨临的头,哄她去边上玩,自己兀自翻开剩下的几页,被那些绵长的情书吓了一跳。最先头的几篇有些令人难以忍受的甜腻,后头才慢慢好起来,有几篇哦漏也见过类似的,大概是誊抄修订过的版本。越往后翻他的新奇劲儿反而越多,不但是情书,情诗和观察日记交错着,他还看见了几首情歌。
他含着些许笑意摸过手机拍了几张模糊的图片,潇洒的挂进朋友圈,艾特了KB。不一会儿他的手机就振动起来,有的新员工羡慕两人情深意切祝他们一生幸福,老一点儿的大骂总裁几个月不见狗粮依旧喂的如此熟练,再熟一点的如奇然萧忆情之流,已经圈了KB一次又一次,甚至大有转发令他身败名裂之意。
斯雷嘟这时候仿佛是人中清流,安静的上传了一段五六分钟的视频,并从哦漏那些图片之中截取了一张充作封面。哦漏一点开就觉得此人怕是人中泥石流,那是那张图片上的歌被KB抱着吉他弹唱出来的模样。他差点忘了,看上去最老实的斯雷嘟是KB大学同宿舍的,手里握着他们恋爱时数不清的黑料。
下一刻那视频就消失了,充斥屏幕的是KB的名字。他接起来,不好意思的干咳了一声。“怎么,这时候知道不好意思了?”KB在那头带了点笑,“我前些日子还寻思怎么不见了,你从那个犄角旮旯翻出来的?都是黑历史啊……”哦漏笑他:“临临找到的,不然我也不知道你居然这么傻过。怎么,事情很顺利?还有别欺负嘟嘟——”
他话音未落,KB就放肆的将其打断:“想我了没有?”哦漏一时竟不知如何言语,一把思念如棉絮一般堵在了他的喉咙口,连着一些翻涌而上的微小疼痛都感觉不出了,满心里只有他爱着的那个千里之外的人。
“想你。”
他轻轻的说,腹部突然有些难以忍受的疼翻了上来,一时忍不住抽了一口凉气。“我已经在去机场了,你……漏漏你怎么了?!”KB笑着,下一刻立即紧张起来,背景音里夹杂了斯雷嘟同样紧张的呼唤。
墨临刚蹦跳着给墨夫人开了门,两人一到客厅便见哦漏按着肚子抽着气,脑门上的汗珠一串又一串。“恐怕是要生了,KB你们下了飞机就来第一医院——”女人一把把哦漏揽了起来,便喊着回KB的话一边指示女儿拨打120急救电话。
KB那边兵荒马乱,等着飞机的时间都变得无比焦灼,而墨夫人在带着女儿踏上急救车后更加马不停蹄的给丈夫打电话,打完她才不由得担心自己是不是给医院招了个大麻烦——在她到医院不久后,一辆法拉利几乎是飘移着在医院门口停下。
路人一下车就往楼里跑来,手里拎着的白衬衫和外套几乎要飞起来。随着他的奇然还好,萧忆情刚开完会,一身西服束手束脚,偏偏还要回答KB的问话,三个人几乎演绎了一个大写的狼狈。
不过这又有什么呢,毕竟……马上是太子大驾光临啊。路人舒了口气,在产房外站稳,萧忆情跟着收了手机过来,示意那边两个急得要冒火的家伙已经上了飞机。进出产房的护士来来去去,直到两个多小时过去才有医生来开门出来:“哦漏先生的Alpha在吗?”
这时候KB和斯雷嘟碰巧连滚带爬的从电梯里出来,他的额发几乎被汗水浸透,周身隐约有一股红莲香,他呼了一口气,缓缓直起了身子,撤下手链把过长的头发扎了缓步走过去,仅仅几步他已经把全身的慌乱压了下去,努力显出一些稳重来:“我在这。”
医生打量了他两眼,慢一点点点头,“换一下外套,味道有点重……然后跟我来。要开始了。”KB接过路人递过来的衬衣,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那是他一生最重要的孩子的降生,是他最爱的人此生最狼狈的时刻,他需要做的便是给他最有力的支持,陪他走过漫长的痛苦。他迈步踏了进去,白色衬衣的一角滑过稳重的弧度。
“好。”

评论 ( 14 )
热度 ( 56 )

© 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