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从今天起好好学习!!!!!期末考进前三十我就直播画画!!!
37→50→77→??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K漏】时光

是清音太子五岁。
摸了个鱼,当做草莓 @草莓酱QAQw 的生贺。
还好赶上了。

时光
哦漏是在清音五岁的时候被问这个必经的问题的。
那是一个昏黄的傍晚,KB把孩子接回来的时候他正窝在阳台的吊篮里看书,暖黄的光晕把他的面容的映照的柔和。他听见门合上的声响,刚起身去迎就被自家的小王子扑了个满怀。
“怎么了?爹爹欺负你了?”哦漏抬手揉揉清音细软的发丝,向KB投去一个谴责的眼神,却不想那位露出一个要笑不笑的尴尬表情,他刚打算问怎么回事,怀里那个就给他解了惑。
“爸爸……我是从哪里来的啊?”
好嘛,这个问题他也不是没有想过,只是没有想到会来的这么快而且这么突然。他突然明白了爱人诡异的表情。
他叹了一口气,挥手指挥KB去厨房把菜洗了。之后他才低头拍拍清音的面颊,目光有些游移。
哦漏是不想像别家父母一样用哪里捡来的这种伤人又劣质的骗局。他可不想因此让他的小王子感到不安和恐惧,昨天他才在朋友圈瞥见的,孩子容易因为他们成年人觉得玩笑的话而缺少安全感。
“爸爸?”孩子有些不知所措的揪住哦漏的衣摆,不禁想起在幼儿园里小伙伴们说的那些捡来的恐惧。“清音啊……是爸爸千辛万苦生下来的宝贝啊。”哦漏捏捏他的面颊,弯腰把他抱起来。因为怀着他的时候伤了底子,即便五年来千娇万宠疼得不行,清音抱起来还是比同龄人轻不少。所幸白净可爱、招人喜欢的紧,也少遭了不少灾。
模糊的透过玻璃看见哦漏把清音抱起来,KB隔着大半个客厅爆发出一声大吼:“清音!说了多少次了!长大了不能在爸爸那里撒娇要抱!”怀里的小孩闷闷的应了一声,却更用力的抱着哦漏的脖子,一副又委屈又倔强的表情,令人哭笑不得。
“好了,我也没那么娇气。再说都五年了,该好的早好了。”哦漏抱着清音到餐桌边上坐下,一边探着手去拿筷子一边哄了哄家里的两个祖宗:“别听你爹的,我身体可好了,能抱清音到十八岁!”还没等怀里喜笑颜开的小屁孩应声,厨房里就传来了不满的哼声。“哟,KB,你把我们家陈醋打翻了?”哦漏敲了敲桌子,“酸的很,不然你就把冰柜里饺子拿出来煮了干吃吧。”
他话音未落,就看着里头的人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鸭汤出来。KB先细心妥帖的给这外头折腾的父子俩都勺了一碗,让他们先抱着暖手。鸭汤撇了上面的油花,清亮温暖的点燃家庭的芬芳,哦漏拿着汤匙在小碗里转了几圈,这才勺了一勺,只觉得心都要热起来。
KB又坐下来,抄起筷子三下五除二的给清音扒出完整的鸭腿肉吃,厨房里闷着的菜散着香气。哦漏刚敲了敲碗边问,说他怎么没有这么好的待遇,就旁边的人举着骨头塞了一嘴的翅膀肉。清音举起的一小勺肉尴尬的停在半空,最后心不甘情不愿的投喂了KB。
这时候倒是暖和的不像冬天了。哦漏笑起来,却被清音接下来的问话弄得僵了僵脸。
“爸爸,我是你生下来的,那又是怎么来的呢?”
KB回身去勺锅里的菜,一副不想替皇后分忧的态度。哦漏也只得放下勺子,严肃的思考了一下生物学理论,然后毅然选择了——“因为爸爸和你爹爹非常非常相爱,然后我们就结婚了,后来又有了你。”清音撇撇嘴,重复了那句他三岁以来最流利的话:“爹爹到底有什么好的……等我长大了爸爸嫁给我好不好?”
然后是更熟悉的一幕。
KB一手端着菜一手把孩子拎起来教训:“哦漏是我的Omega!”回应他的是小男孩切的一声。哦漏看着父子俩一副要打起来的样子淡定的抬起手从KB举着的碗里夹菜,扒了一口饭,自得其乐的吃起饭来。
好嘛,观众懒得理了,还是吃饭吧。
饭后KB也不知从哪里挖出了相册,从哦漏怀清音三个月的B超图片开始一页一页的翻给清音看,哦漏也就闲着在一边翻乐谱,在听到KB的错误语言时进行纠正,还要应和清音时不时的惊呼。
果然啊,他叹了口气,他就知道清音看到他刚出生的照片会问这谁怎么这么难看。KB这个坏心眼的还不告诉儿子这是他,听到这句话才疯狂大笑,哦漏沉默的举起手机,不出意料的在三分钟后在朋友圈的评论区收到诸多制作精良的表情包。
他,深藏功与名。
不过他也注意到KB一直避开了清音关于他出生的问题。
毕竟那不是什么好记忆。
哦漏怀清音三个月的时候动了气,险些失去这个孩子,尽管后期努力养了回来,但终究落下了点脆弱。而且哦漏体质也说不上好,那一次折腾了一天多才堪堪把孩子生下来,血都不止流了一盆了快。他记得在疼痛与昏迷中挣扎的时候,忘不掉的是KB那双坚定温柔的手,碧绿的眼睛里裹了血丝。
他自己估计也狼狈的不成样子,满头满脸都是冷汗,眼前被水气模糊,疼痛的喊叫几乎让他失声。所幸在他的身边,那股莲花香一直温柔而强势。终于在听到清音尽管有些细弱但不绝的哭声后,他才恍然觉得在鬼门关前走完一遭,踏踏实实窝进了莲塘深处。
而这个孩子也很快变得玉雪可爱,听话懂事,是他可爱的小王子,要被他捧在手心里一辈子的。
哦漏歪着头看那对又打起来的父子叹了口气,当的一声把右腿搁上了茶几,这才让旁边安静下来。窗外有远处烟花亮起又泯灭,把一瞬芳华展现到极致热烈。他身侧的冰雪裹着红莲气息,把室内的躁动抚平。
“都多大了,消停点。”
身边两个立刻寒蝉若噤,正襟危坐的盯着新闻联播。直到萧忆情哈哈大笑着给KB挂了个电话,这场战局才再度燃起,只不过这回全家地位最高的人也被卷入战局。
“唉唉……人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啊……清音!帮爸爸揍你爹!”
“好哎!”
时光的流逝眨眼间,却把美好的岁月编刻成温暖的故事书,有着血液疼痛的过去也会被温暖抚平。
就像如今,现世安稳。

评论 ( 12 )
热度 ( 70 )

© 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