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从今天起好好学习!!!!!期末考进前三十我就直播画画!!!
37→50→77→??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K漏】我择 01

是神奇的灵魂伴侣paro!有自己的改造!(夹带我的花滑设定,不过这里的K漏不是教练和学生,大概更偏向羽生和博洋那样)
恒子生快。

我择
他在这条路上走了很久很久,从晴空万里一路踏入漫天飞雪,他也曾英姿飒爽,也曾步履蹒跚,但是他想他是要在这片广袤又狭窄的冰面上沉溺一生的。
他的滑冰之路走得并不顺风顺水,不像外界所看到的那样——五岁上冰,六岁进入省队,十三岁夺得全国青少年组亚军,随后两年连夺两冠进入国家队……看上去似乎是一张顺风顺水的简历,但他受过的伤并不少,就像所有花样滑冰历史上被铭记的人一样,伤病伴随着他们攀登巅峰的道路。
但他们每一个人都爱着,坚持着,从来没有放弃过。
在这个充满了四周跳的时代里,他并不能算是出众。他的教练,那个温婉的蓝发姑娘时常叹息说他如果活在她那个注重步法衔接的年代,或许会比现在好很多。但常常是她一边感叹着,一边放下更加严苛的训练标准。那是很累的,就像他脚伤入院那一段时间一样,充满了黑洞期无休止的彷徨。
那时候他就会看看自己的手腕,上面镌刻着一行黑色的字迹。那行字是极好看的,笔锋凌厉,但转角却温润。这是他灵魂伴侣见到他第一眼时的第一句话,那么的……特别。比那些大海捞针一般的“你好”,特殊上几千万倍。
——“我喜欢你的衔接。”
那个他未曾谋面的爱人如是说。
那是在他升入成人组后第一次参加四大洲赛是陡然清晰起来的。他那时举目在整个场馆中搜寻,想要找到那个他幻想过无数次的面容,最终无果,只有他一直仰望的那个人在他的目光扫过时冲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
那是如今的,花样滑冰的王,是他一直在追逐的背影——明明他也是这三年来才算崭露头角,他却已经追逐了他七八年,带着谜一样的执念。他的教练对此总是笑而不语,捏着她自己的手腕笑得意味深长。
他被笑声和掌声从回忆里惊醒,恰好赶上对他的提问。
“哦漏选手很少会谈到自己在花滑上的历程呢,那么可以请问一下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爱上这项运动了呢?又是什么时候才有了一定要追逐的目标,又是什么呢?”
他捏着话筒沉默了一会儿,与其说他是在踏上冰面后爱上的,不如说是他在年幼之时见到那聚光灯下看见那场中白衣人翩然跃起,裹挟着轻柔的风,细碎的冰在追光下反射出灿烂而美丽的世界的那一刻就已然心动。
“那时候我还很小,顶多五岁,”哦漏在世界锦标赛夺银的发布会上沉吟了半晌,谈起这件事,露出一个怀念的笑容:“……我那个时候就感觉心扑通扑通的跳了,我一直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我那一刻的感受,直到我上了初中,才明白那或许就是……”
“怦然心动。”
场下的记者配合的“哇哦”了一声,他边上的冠军轻轻的笑了一声,哦漏扭头撞上他的视线:“至于目标……那当然是冠军,大满贯。”他身边这位棕发碧眼的最年轻大满贯配合的挑了挑眉,转过头来看着他继续他的回答:“……至于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啊……这我就不知道了,它永远是进行时。”
哦漏把头转回来,总觉得旁边这人的笑意透露着朦胧怀念的熟悉。而此刻的记者已经把他们的长枪短炮瞄准了始终微笑着的冠军。“请问KBShinya选手有没有感觉到危机感?之后的训练和比赛上会对后辈发起的挑战予以有力的回击吗?”
哦漏感觉KB坐直了,一改平常采访时懒洋洋的姿态:“危机感是必须要有的,这是对我每一个优秀后辈起码的尊重,更何况像同期里还有不少选手也正是最容易出成绩的时候。回击的话……那也是肯定要有的,我会全力以赴。”
他似乎知道记者不会只满足于这样泛泛的回答,露出一个温和的笑:“我很喜欢哦漏选手的衔接,但在跳跃上我希望他能做得更好。”他侧过头看到哦漏猛然看向自己手腕的样子在心底笑得迷了眼,一边转而评价铜牌的那名选手一边恨恨的想这样总该记得我了吧?我亲爱的……
KB是哦漏的灵魂伴侣,早在哦漏参加第一次世界赛事的时候他们就见过面了,他那时候就夸赞了小孩的衔接,然后讶异的发现这个有点腼腆的礼貌孩子露出一副见了鬼的样子。然后他就看见了他手腕上的那一行字迹……他自己的字迹。哦漏几乎是有些不礼貌的凑过来想要翻起他的衣袖来看,但是那片皮肤光洁白皙,什么都没有。
最后他也只是愤愤的哼了一声,带着一点难掩的失落:“我会打败你的,在不久的以后。”KB直到如今还无法描述哦漏那时候的样子,就像一只被暴雨打湿的猛禽,倔强的几乎要让人移不开视线。KB只觉得他好像一下子被什么击中了,心口仿佛都要开出锦簇的花来。
然而哦漏记住了他追赶的名字,却遗忘了他胳膊上字迹的主人是谁。趁着媒体把目光转向夺得铜牌的新秀,他执笔在纸上勾了勾他自己的那一行字。
他直到二十岁夺得奥运会金牌都没有显现出灵魂伴侣的字迹。同期的双人滑选手YUkiri笑着打趣他怕不是要孤独终老,但最后还是和他一起在比赛后的休息期里逛了一次图书馆,把这一类的书籍翻了个遍才找到解释:因为世界上的人太多了,有的灵魂伴侣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见面,他们或许会和短暂心动的人结合,如果对方真的走进心里并相伴长久,他们的灵魂就会重新刻印,这时候的印记就不会再度生长在手腕,而是珍而重之的心口。
从而……产生出了一些特别的例子。
——他们不被命运选择,是他们选择命运。
“也就是说,是你,选择谁是你的灵魂伴侣。”YUkiri啧啧感叹:“听上去很让人羡慕啊,自主爱情。”他还没感叹两句就看见KB露出一个在他眼里‘春心萌动’的笑意。不得了了,他在心里感叹,这是哪个可怜孩子要被这玩意儿看上了?
而他嘴里的可怜孩子,却碰巧是刻着KB自己的那一位。
那天之后哦漏开始有意无意的打探KB的那一行字,这些消息在花滑这个小圈子里并不是什么值得小心翼翼捂着的,大多数花滑运动员都会知道彼此的印记,就连他自己的也有不少人知道。但对于KB,大部分人的回答都是不太清楚,也有说他没有印记的。但也有一部分人建议他。
“你要不然去问问雪哥?他说不定会知道呢。”
场边的YUkiri在心里呵呵一声,我知道我才不想说啊!那行字在KB心口显出来的时候他拉着我鬼号了一晚上!

评论 ( 6 )
热度 ( 23 )

© 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