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从今天起好好学习!!!!!期末考进前三十我就直播画画!!!
37→50→77→??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明白】黄粱 03

啊完结了。
@KB的墨墨墨临QAQ 您的小破自行车,收好。

03
高明站在那一棵枝繁叶茂的桂树下,等着他的青衣人一步一步地向他走过来。他拎着一壶酒,等着红绳束发的上白一步一步的走到那片华盖下,站在他的面前。
那一瞬间前世今生,梦境现实,重新交织在高明的眼前。又是他永生永世无法忘怀的样子,无法忘却的人。
上白执着酒杯冲他笑,眼角眉梢裹着细腻柔软的红色,一瞬绝城。高明与他碰了杯,一起转身看着那株千载月桂,它注视着多少有情人来来去去,见过生离死别也见过生死相随,每一根花枝都记录着爱恨。
他们久久的站立着,身为仙者他们不该跪,而这一刻又像普通眷侣一般,跪的干干脆脆,当着天地、八百神明、千万浮生的面。那长长的缘结环在他们的身边,好像要死死地扣住他们的未来。
无论他们的未来是否能够走到魂飞魄散,至少有什么能够记住他们,记住曾经有人许下的承诺,山盟海誓永恒不散。
孙启恒看着那片云雾里已经滚起了雷霆,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不知道高明的梦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夜雨将来,而那颗代表了上白的星星温柔的亮着,照亮一片小小的天地,存着谁的心。
那也是一个灰暗的雨夜,大殿里的烛火噼啪作响,飘摇着试图照亮遥远的萝帐,却只能徒劳的打下一片红影。它明明灭灭,看着近处的火光被一声压抑的轻喘惊的打了个晃。静默的大殿里一时间充斥可什么不可见的东西。就像月老可念不可说的三千红尘,厚厚的覆盖下来,暖一方温柔乡。
上白的眼角红透了,不知道是泪水还是别的什么将它染红,他白皙的手指与锦被纠缠着,一头长发和高明的纠纠缠缠,铺开一片墨色的安稳。高明撑在他的身上,一寸一寸的俯下身去,然后把那春雨惊落的一乡花朵搂紧。他的唇舌掠过白玉的一寸寸,指尖不慎捏疼了他,又将那些粘腻的哼声以吻封缄。
红尘误人,可人生四极乐都在这纷纷三千之间。他从未想过这洞房花烛夜这般动摇心神,仿佛他佛前千载熏陶都丢盔弃甲,不止是输了,他把他整个人都输给高明了。他探着手去搂高明的肩膀,挺着酸软的腰把唇献上去,听见了漫天温柔的春雨。
而高明此刻一寸寸的打开他,指尖抚平他皱紧了的眉眼,凑上去开启他紧咬着的的贝齿。“别怕,”他听见自己说,“我在这呢。”他看着上白红了眼眶,肌肤被烛火和纱帐映成绯色,磕磕绊绊的叫他的名字,只觉得春天细雨绵绵裹着花香住进了他的心里。
从此经久绵长。
他在缠绵的大梦里呼出了一口气,低喃着谁的姓名,胸前的链子滑出来,上面莹白的戒指被谁俯下身取下。他青色的衣摆仿佛是天水的青碧,裹着一夜的春雨。
“快点醒过来吧。”
高明从来没有打过这样长久的仗,也从没见过这样惨烈的战场。到处都是刺目的猩红,敌人长枪上亮银的锋镝刺痛他的眼睛。他感觉他无处可逃,难以言喻的无力感几乎要将他淹没。他想要再看一眼那身碧绿的天风,至少让他捉住一点稍纵即逝的勇气和力量。
但是他没有机会了。
他的眼前是淋漓的血,喷涌着淹没了他的整个世界。他感觉自己被定在了哪里,像是之前无数次的梦魇一样,他无处可逃,被迫着注视、听闻,他爱人死亡的消息。他好像听见了天道放肆的嘲笑,嘲笑着他的不自量力,嘲笑着他的爱而不得。
“快醒过来吧……高明。”
他听见他爱人的呢喃。
孙启恒任职以来从未见过这样大的天劫。那铺天盖地的雷电笼罩着整座宫阙,他被小岛慌里慌张的拖起来闯进紧缩的寝宫,望进那青衣仙人的眼里。
上白安安稳稳的坐在沉睡着的高明的身边,仿佛门外那瓢泼般的不是雷霆,而是绵软不绝的春雨。他那样安定地坐着,让小岛的慌张也逐渐平息了下来。“上白……?”他的声音很轻,唯恐自己惊醒了幻梦。
“嘘——他要醒了。”
上白笑起来,看着那苍白的雷霆。孙启恒觉得自己听见了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那一刹那雷霆后撤,狂风渐歇。唯独那瞄准了高明的一束,被上白用不太宽阔的肩膀担了起来。
这一回是真的……再也不见了。
“高明,你要记得想我。”
上白虚虚的抬起了手臂,好像要再次碰一碰高明的面颊,却在咫尺之间消散远去。而后是高明猛然睁开的眼睛。他猛地扑向那片虚空,却什么也没碰到。
那枚掉落的戒指上,那层莹润柔和的白色消失了,露出骨质的粗糙来。
他当真护到了身死魂消之后,拆骨为戒,凝神存影,和鸿钧做了一场生死的豪赌。赌这大梦千载,一觉黄粱。

评论 ( 3 )
热度 ( 6 )

© 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