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从今天起好好学习!!!!!期末考进前三十我就直播画画!!!
37→50→77→??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K漏】朝花

花朝zhao节

而题目是朝chao花。

吃粮愉快们大概是糖。


花朝节,我朝花。

 

“花朝节,是纪念百花的生日。简称花朝,汉族传统节日。流行于东北、华北、华东、中南等地,一般于农历二月初二、二月十二或二月十五举行。”导游摇着旗子走在最前面,扩音器的质量并不是很好,一直发着滋啦滋啦的杂音。KB举着相机慢悠悠的跟在后面东张西望。“……好,前面就是花神庙,大家可以去自由活动比如去祭拜花神……也可以去庭院的中间,那里有一棵花树,传说是提议修庙的将军种下的……”导游伸手往前一指,KB也就配合的仰起头往那边看去。

他看到那恢弘庙宇旁,站着一个迷蒙的蓝色身影。

他眨眨眼却又看不见了。可能是错觉吧……他歪歪头端起相机拍了一张。

 

那是多久以前了……?我不记得了……

你记得什么呢?绿色的眼睛……红色的血……他的笑……

他是……KB……KB!

他来了,他来了!

我等到他了……他回来了……我回来了……

 

哦漏悄悄躲在开满粉红色花朵的桃树上偷看这家人院子里那个弯弓搭箭的孩子,哦漏从他很小的时候就在关注他。或许是因为那双翠绿的眼睛……他这样想着,不由得在风中抱紧了树枝。就在他走神的这段时间一支长箭从他耳边掠过,削掉他几缕发丝。他一时慌了神脚下一滑跌下了树。

好疼……哦漏的眼里瞬间漫上层层雾气,接着一片阴影笼罩了他。他睁大迷茫的眼,少年套着黑色靴子的结实的小腿出现在他面前。哦漏揉揉眼睛愣愣的仰起头直直的撞进那双翠绿的眼睛。那双眼睛是那么那么的绿,比他见过的所有叶子都要好看……

棕发的少年皱着眉头提着长弓瞪着眼前这个看上去比他大不了多少的蓝衣少年,英气的面容里隐隐含着怒气:“看够了没有?”哦漏迷茫的摇摇头,少年僵硬的扯出一个笑容,拳头捏的咯吱咯吱响,似乎马上就要袭到他的面前。

哦漏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两只手也抬到面前。他紧张的闭上眼睛,下一刻却听见一声惊叹。他悄悄地睁开眼睛却发现眼前是一片迷迷蒙蒙的细腻的粉色。那是瞬间伸展的桃枝,它们以刁钻的角度在他面前织成厚厚的网,又在同时迅速的结出花骨朵又瞬间绽放,以飘逸的粉色掩去他的样子。

“那,那个,对不起……我不该偷看你……”哦漏揪着衣角从桃树的另一边不好意思的绕出来,他低着头一副任君处置的样子却被那少年凑过来抬起下巴左右细细打量。哦漏从未被人用这样满是探究的眼神盯着看过这么久,他的脸上蔓延出一片艳丽的绯色。

似乎是发现了自己在做什么,少年慌忙收手同样不好意思的偏开视线,“不,不好意思……”他接着低声嘟囔了些什么,他说得小声,但不代表哦漏听不见。哦漏尴尬的几乎要手足无措,“我不是桃花精……”

少年立马忘掉了刚才的尴尬,他兴致勃勃的指着那桃花构成的屏障,“这可是证据!刚才它们唰的一下就长好了!如果你不是桃花精桃花怎么会听你的话?”哦漏撇撇嘴,“你听人家说过男的桃花精嘛?!”少年嘿嘿一笑挠了挠头掩饰自己的尴尬,他刚要开口说什么就听见哦漏问他——

“你……过花朝节吗?”

少年抿着嘴,他轻叹一声仰头望天负手而立。那一刻他身边的植物都长高了不少,它们小心翼翼的贴近他,他的身边桃红柳绿一片繁华,他却……那么孤独。他很想凑过去抱住他,但他却只能默默地低下头。“花朝节……?”

我就知道。哦漏闭上眼睛,他一字一顿,“花朝节,简称花朝,俗称“花神节”、“百花生日”、“花神生日”。是祭祀百花的日子。”他转过身慢悠悠的踱步离开,不顾KB在身后大声叫他。一阵风将花枝吹得摇摇晃晃,他侧过头浅浅的笑笑,“KB,我叫哦漏。”下一刻粉嫩的桃花瓣在风中飘舞零落,花间再无那一身蓝衣。

后来的年岁中花开花谢,这桃树愈发枝叶繁茂。每年的二月十二KB总会在树下见到晃悠着双脚明目张胆看他练箭的哦漏。KB年岁渐长,身形拔高容貌愈发英挺,留长的头发在脑后扎起高高的马尾。哦漏却还是当初的模样,面容白净身形纤瘦。只要他来,那棵桃树一定会开出更大更艳丽的花,尽己所能的来讨好这位大爷。

也只有这时候KB才会放下长弓或偶尔练习的长枪换上暗红色的衣袍携起哦漏的手去往郊外。就是多年前哦漏状似无意的一提却让向来不进书房的KB在书房泡了一整天,他花去一天时间翻阅了所有记录了花朝节的书本,第二年起他就在那一天放下手中冷硬的兵器牵起哦漏的手。

每年那一天的清晨哦漏都会坐在花树上操纵纸条敲开KB的窗户,然后拖着声音慢悠悠的叫他起来。最初的几年他们还能遇见许多踏青的老人。老先生们三三两两吟诗作对,老婆婆梳着漂亮的发髻簪着新剪下来的花枝,翠绿的叶艳丽的花使得他们看上去都要年轻不少。KB发现这时候是哦漏难得兴奋,他会暗搓搓的挥手让花朵开的更加艳丽。

他陪着老先生们插花贡酒然后偷偷地抿上一口醇香的酒,陪着婆婆的贡上白白胖胖的花糕然后偷吃一点……他虽然小心翼翼但掩不掉骨子里的那份理所当然,KB也就在他身后露出浅浅的笑容,这个笨蛋从来不知道自己被写到书里过吧……

他又想起自己当时翻到的志怪小说,书中说每年花朝节都有有缘人能看见花神,花神有着缎子一样的长发明丽的蓝眼,面容白净身形纤瘦,他所到之处花朵竞相开放并且更加艳丽。传说武则天就曾与花神促膝长谈吟诗作对。不过想来也只是谣传罢了,毕竟哦漏一看就是蠢萌的哪一种,他这种人哪能严肃的和人促膝长谈吟诗作对啊。KB笑得眉眼弯弯。

后来那些老人一个一个的走了,那时起他们就多了一项行程。哦漏会剪下每一株花树开的最好的那一枝花,去那些老人的家门口一支一支的放下,不顾路人奇怪的眼神。也是从那时候起,哦漏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出现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很多的时候这些事情都是KB一个人在做,哦漏出现的时候也只能坐在KB的马上眯着眼睛昏昏欲睡的看他。

这样的哦漏让KB越来越担心,终于,在KB继承家族的那一年,他前一天一整夜站在花树之下,一直等到太阳高升他也没有等到那一身蓝衣。那夜狂风大作一树桃花漫天飞舞,他倚在树下抱着膝盖。大雨倾盆。

第二年,哦漏没来。

第三年,哦漏没来。

第四年,哦漏没来。

第五年……

第五年KB成为知名的武将,一场大捷之后皇帝龙颜大悦问他想要什么,他只是笑笑。

“我想请陛下率领群臣祭祀一次花神,然后,在京城建一座花神庙。”

皇帝虽然疑惑却也是答应了下来,那一年的花朝节举国出动,皇帝率领群臣踏青栽花,插花贡酒大摆筵席。那一天,全国的花树都绽放了自己最美的一面,花朵如云。他们赏花赋诗饮酒时,KB只是随意的跟在人群之后,他四处张望,却没有看见那一身蓝衣。他不回来了。夜宴之后,KB脱离人群独自策马狂奔,他踏过他们当时一起走过的路,在当年他们一起搭起来的小小的祭台前勒马。

一株细弱的花朵迎风傲立,枝叶青翠,它开出一朵小小的花,是明丽的蓝色。

KB把它带回了家,但它再也没有开过。岁岁年年,它慢慢地变得粗壮、更加的清脆欲滴。后来,KB离去,弥留之际将这盆花留给了他的子嗣。从这以后,一代一代,无论世事如何变迁,他们的家族如何颠沛流离,这盆花却从未丢弃。后来它被种在北京的这座花神庙里,有家族的子弟世代保护。他就在这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接受供奉的香火。

现在,它已经长得很大了。

 

KB慢悠悠的溜达在庙宇之中,他走到庭院里趁着四下无人凑过去看那一棵花树。

他发现它结着巨大的花蕾。

他好奇的伸手碰碰那花蕾,因为凑得太近唇角擦过花枝。

 

他来了……他来了……

KB……KB……

我回来了……

 

那一刻,花朵绽放。

那是世间的绝色,花心是最深的蓝色,层层叠叠不知多少重的花瓣向外一层层变淡,最外一层竟然出人意料的泛着红色。

有人在背后轻笑出声,KB回过身去,面前的人一头的黑色短发,穿着蓝色的衬衫和牛仔裤,套着白色的外套。

唯一没变的,是那双明亮的蓝眼睛。

 

“我回来了。”


评论 ( 2 )
热度 ( 44 )

© 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