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从今天起好好学习!!!!!期末考进前三十我就直播画画!!!
37→50→77→??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moomlight】明月歌

全员友情向。夹带一点点的K漏私货。

明月歌调子又慢又雅再一看曲绘,简直一群优雅的神仙哥哥有没有!但是在我手上明显和优雅不搭边。就算是神仙哥哥也是要有点不正经才好玩嘛。

你们能看到这个要谢谢习羽大大……要不是她我还真想不起我还打算过写这个。

食用愉快w


寒冬之日高山上的风迎面而来却有些微微的暖意。云雾缭绕的山周青山戴雪,只有这位坐其中的山峰一片青翠,山巅有数棵寒梅夹杂在青翠的松涛中傲雪凌霜一片血红。木质的楼飞檐吊角,围廊上挂着绣了山水花鸟的厚厚帐子以御寒气,此刻却有人伸出手去撤下一面绣了兰花的帐子。

风雪飘飘摇摇的飞入围廊,青年一身青色衣裳,衣袂飘飘。他就势把撤下的帐子铺在地面上毫不客气的在上面盘腿坐好,身边的小炉暖着一壶好酒,酒香清冽。他这刚刚从山下游历而归,如今便是想极了这一壶梅花酿,这便迫不及待的温上一壶坐赏雪景。

在山下他也偶尔借宿人家,凭着这一副年轻的相貌和出众的学识总能使借宿的人家格外喜爱,寄宿农家时也总有淳朴的农妇温上半碗陈年醇香的老酒与他。虽说那老酒醇厚,但于他来说也比不上这家中的,每一壶酒几乎都有百年。由此来说……他的年纪也不言而喻了吧?他奇然,早已位列仙班近千年。

“怎么每次都是我先回来?”无奈的摸出画了青竹的扇子准备将飘入围廊的雪花扇出去,却又长风迎面而来,厚厚的帷帐拍打在木栏上,上面凝了薄薄一层的雪噗噗的往下落。这风来的太过突然,如不是手中的折扇他估计就要被扑一脸雪花,这要传出去可够那些神仙笑上一年……想到这他也不禁皱了皱眉头瞪了一眼扶着青松枝干笑的直不起腰的紫衫青年。

奇然撇了撇嘴团起一团落入廊中的雪用力砸了过去吓得那人往后一仰掉下树去,奇然也懒得管他,再次燃起被风扑灭的炭火,不由暗骂一声这归来的人。想到这他也往后一仰翻身下楼落入积了厚厚一层雪的庭院,那从树上落下的人也就笑眯眯的冲他挥挥手,身后的巨大羽翼扑闪着抖落积雪。

那人整了整略有凌乱的衣摆,腰际的白玉小鹅挂坠摇摇晃晃。他微微躬身抱拳行了个礼,琥珀色的眼瞳里满是笑意。奇然刚消了的气又不由的冒了出来,“仙儿我这可是刚打算温酒赏雪呢你就给我来这一出。”萧忆情收起翅膀搭着他的肩膀就往屋里走,“我这一路风餐露宿的枕块云就能睡你还好意思这么悠闲?温了多少酒啊带我一个……”

两人是最早回来的,趁着其他人未归这一个冬天闷声饮酒,直把窖底那些陈年的佳酿几乎都喝了个遍。不过他们也还算得上良心,看着今年的雪好,折了梅花也好好酿了些梅花酿封进地窖。

等到再有人归,就是第二年初春。

路人归来的时候踏着满山刚刚冒头的新绿。他回到楼中之时天光初露,一看已是歇息不得他也便在园中桌边落座,头顶的桃花有不少花苞,想来不久便是一片娇艳之色。过了不久萧忆情从楼中出来也就笑眯眯的问他这一次游历去了哪些地方,遇了那些趣事。路人也就随意的笑笑。

他走了片江南,船桨击水的脆响似乎还在耳边荡着。江南的姑娘唱着温软的调子,酒楼上有书生侧耳细听把酒言欢时而赋诗一曲。夜晚时江面上画舫上筝瑟齐鸣歌女歌声悠扬舞女穿着艳丽的群裳舞蹈,一片绮丽。“我几乎都想赖在那人世红尘之中了。”路人眯着眼睛微笑,“江南夜晚中家家户户都点着红灯笼,照的青石板路一片通透。世事太平。”

两人又聊了许久奇然才打着哈欠从楼上下来,绕到厨房一瞧也不由笑出声来,“你们就这样聊了这么久?厨房的炊具都要长出虫来了。”又是一片笑闹,路人冲着萧忆情吐槽奇然这吃货样,萧忆情顺势揭发他喝掉了珍藏的大半好酒立马招来奇然‘另一半难道不是你喝了去’的抱怨。

路人也就挥挥手无视他,“嗨,我在江南的时候,那不是冬天嘛,路过KB和漏漏呆的那地儿本想进去借个宿,一看漏漏在梅树下赏花呢,那花红的,简直了。我刚打算敲门,就看见KB出来给他披衣服还抱怨他也不多穿点,那场面,我差点没当场瞎了我。”奇然瞧着他这不忍直视的样子也笑着伸出手去在他面前晃,“路人大大这是几啊?”萧忆情也配合地模仿路人的声线痛心疾首,“啊看不清了我瞎了……”

本来清净的山上又是一片笑声。而他们念叨的两位却还慢悠悠在江面上乘着小船看山川锦绣。KB自己与自己对弈,一手落下黑子一手落下白子,落子之声才夜中的江面上惊起水鸟。哦漏披着微厚的披风窝在床头,执着一笼灯笼晃晃悠悠的去照那通透的水面,偶尔可以看见一两条小鱼,他也就童心未泯的伸手搅动河水惊扰它们。

他们这一路走走停停,晴天便飘在河上赏这山河壮丽,雨天便找个地方停泊下来上岸找个小酒馆住下来,逛一逛当地的集市看看当地的民风。也曾走过那些旧日的王都在酒楼中听说书人将那前朝王孙的兴衰荣辱豪气万丈恨意绵绵都一一说尽,那说来的百年岁月都浸在纷纷一梦之中。

也就是这样慢性子,所以第四个回到山上的是看上去比他们所有人都要小上不少的斯雷嘟。嘟嘟这次游历从楚地到秦地,依次从楚馆到秦楼,见着人间不少家庭,不少女子的幸福悲痛恨意滔滔。偶尔在听人说书的时候听到那些古时候的男女悲剧时也不过感慨一下万股红颜多少恨,三更不肯休。

东风吹拂不知多久,走了多少燕子分了多少柳枝。等到连月桂都要开花了KB和哦漏才晃晃悠悠的回到山上。两人都拎了不少东西,还给几人都购了几件新衣,更让众人在意的是他们拎回了几乎好酒。

中秋佳节之时,摆宴于庭院中,星河清晰银汉迢迢,明月皎皎,正是赏月的好时候。

倒上一杯好酒兄弟几人互相示意将其一杯饮尽。月桂香气醉人酒气清冽,银汉飞觞千杯不足。夜晚的风轻轻吹拂,桌中的几碟小菜和自家做的月饼的香气扑面。

不知是谁先拍着桌子打起了拍子,六个微醺的人也就勾肩搭背的唱起歌来。

明月皎皎空中云雾散尽,星河灿烂。

此夜你我举杯共饮,如今又是一岁无忧。


评论 ( 5 )
热度 ( 66 )

© 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