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从今天起好好学习!!!!!期末考进前三十我就直播画画!!!
37→50→77→??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K漏】回忆的照片

大概是出国留学刚回来迫不及待浪漫一把的KBX好像没什么设定的哦漏?

报信儿的那个已经很明显了哦大声告诉我他是谁!

真的很甜的我都要不行了……

食用愉快。


明明是说好了一起出来买衣服的……路人拿着一件黑色连帽衫在身上比划的同时侧头瞥了一眼慵懒的窝在椅子里的哦漏,他无奈的摇摇头准备走过去把哦漏拉过来却听见商场的广播响了起来。念广播的女孩子声音又软又甜,普通话发音字正腔圆。可就是这样路人仍是一脸惊异的听了好几遍才转头去看哦漏,而此刻的哦漏也是一脸讶异。

——“请哦漏先生到商场门口,您的sweet heart正在门口等您。”

奇然仙儿一下子凑了过来围着他,刚从试衣间出来的嘟嘟也是满脸的笑意,“漏漏居然有sweet heart哦我好难过哦。”哦漏红着脸瞪他,“看不出来你哪里难过。”萧忆情这时候也伸手打了个圆场,“那漏漏你就去看看呗?”哦漏此刻也有些局促,“确定是说我吗如果不是我是不是很尴尬……?”没有时间容的他纠结,几位好友已经抓着他的胳膊把他从软乎乎的沙发里拉出来扯着他往门口走去。

搞笑,路人悠闲的在他们身后拎着购物袋慢悠悠的走,心中狠狠的吐槽了一下除了你谁还会叫这种名字。不过他也暗暗开始猜测这个自称哦漏的‘sweet heart’的究竟是何方神圣。不会是……他吧?

 

等到几人出现在商场门口的时候斜刺里突然冒出一个扎着羊角辫穿着白色蓬蓬裙的小女孩,她一跑过来就一把抱住了哦漏的腿,哦漏愣愣的低头去看她,那小女孩也就仰起头冲哦漏甜甜的笑。她把白嫩的小手举起来,那是一张看上去有些年头的照片了,就连边角都泛起了黄色。

照片里阳光正好,柔和的光线透过青翠欲滴的绿叶照在两个晃着秋千的软萌萌的白嫩团子身上,棕色头发的那个看上去年长一点点,睡得迷糊的另一个靠在他身上,他也就顺势揽着他的腰眯着翠绿色的眼睛冲拍照的人比出一个安静的手势。路人一下就反应过来了,那照片上的正是KB和哦漏。见着哦漏对着照片发呆,那不知何时被奇然抱了起来的小女孩伸出藕一般白嫩的手臂去扯那张照片,她似乎想要把照片折过去……哦漏也就无奈的顺势翻过那张照片。

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行小孩子一般的拙劣字体,但可以明显的从那些笨拙的笔画中看出这人已经练了挺久的字,英文字母不自然的断开,明显就是长久书写英语而留下的痕迹。他写着“那一次和你一起出去玩,遇见一对外国夫妻,丈夫叫妻子sweet heart,你问我那是什么意思,我说是甜心、心肝宝贝的意思。没想到你也那样叫我,有点恶心……”围着的几人哦的一声散开,一脸哦漏你居然是这样的人的表情让哦漏臊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他咳了两声小心翼翼的把照片收到怀里闷头往外走,其他人也马上想跟上,吓得嘟嘟赶忙从奇然怀里把孩子抱过来示意他们先跟着哦漏自己把孩子送回去。而仙儿好不容易跟上哦漏刚打算去拍他的肩膀却撞到车站的站牌。接着奇然和路人也先后赶来,愣愣的看着哦漏上上下下检查那时刻表,周围的人频繁的向他们看来,饶是路人这样厚脸皮的也不由得尴尬的转过身去假装看风景。

过了半晌,哦漏终于踮起脚尖伸出手奋力把那站牌最上头的照片取了下来,这一次的照片里两个小孩已经穿起了幼儿园的园服,白色的衬衫蓝色的短裤,搭配一双及膝的白袜子和黑色皮鞋,实实在在的戳中了一群人的萌点。“漏漏你小时候……真的好可爱啊。”奇然啧了一声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哦漏,路人帮萧忆情揉着脑门也顺势回头起哄,“可以拐走吗?”哦漏红着脸颊一声不吭的翻过照片去看那些字迹,三人也就收敛了凑过去围观。

“上幼儿园了,大人们都没空的时候我们就自己坐车去学校,你特别害怕总担心我会把你弄丢。”字体慢慢的整齐了起来,不再是东一块西一块。可是哦漏对着这接下来的路也有些犯傻,按照这样的话接下来他们应该是去小学时候最常去的地方,可是……满足这个条件的应该只有学校了。

抱着碰运气的想法,几人登上汽车就往哦漏的小学赶过去,却没想到在校门口遇见了等在哪里一脸笑意的嘟嘟。“你怎么知道我们要过来的?”萧忆情一脸好奇的凑过去,嘟嘟笑意未减,“是秘密哦。”时隔多年,就算是哦漏也有些不知所措,他也不知道这接下来的照片在什么地方。“哎我说,你们那时候会爬树吗?哦……漏漏你可能不会……那家伙就不一定了吧?”路人四处打量着这座学校,因这格外多的植物而感慨。他没想到他这一句话一下子触动了哦漏脑中的哪一根弦,他一下迈开步子往操场跑去。

主席台旁的榕树枝繁叶茂,树枝粗壮而且不高,主干上有许多凹凸不平的坑十分适合落脚。可是这一次他们并不需要爬树——KB把照片的一角打上了一个洞,穿过一根红绳挂在了树枝上。他挂的这根树枝并不算高,只要哦漏微微踮脚就可以够得着。照片中的小男孩套着中国传统的运动服式校服坐在粗壮的树枝上,KB放松的晃悠着小腿,哦漏却紧张的几乎要抱着树枝了。这时候的字体已经逐渐端正,“校运会爬树,被抓到的时候你特别害怕完全不知道该怎么下来了。可爱。”

哦漏抚摸过照片上KB肆意的笑容也露出一个温润的笑来,但奇然已经发现了他微红的耳根。这一发现让其余三人都兴奋了起来,他们和KB哦漏认识是在高中,而路人几乎是从小和他们一起耍到大,对于KB说的这件事他只能表示简直没眼看。

那一次他其实也在现场,是他先发现的巡查的教导主任。那时候他赶忙跑过来叫他们从树上下来,KB轻手轻脚一下就从树干上溜了下来,而哦漏本就不是很擅长这一类事情,加上现在又赶,他更加手忙脚乱最后只能抱着树枝不知所措的盯着他们两个看。路人刚打算和KB说自己跑出去拖住主任让他爬上树帮哦漏下来,一侧头就发现KB走到哦漏前方一点点的地方仰起脸。他坚定的说,“跳下来。”哦漏的表情一下子就僵硬了起来,他拼命摇着头,“你会受伤的。”

KB则更加坚定,“没事的,你跳下来,我会接住你的。”“别害怕,这辈子我都会接住你的。”也许是当时的情况实在太紧迫,也许是当时的KB太过坚定,也许是他当时的话太有煽动性,哦漏竟然真的松开手颤颤巍巍的扶着树干眼一闭心一横跳了下来。

也正如KB所说,他接到他了。

从那以后每一次他们三人一起翻墙爬树什么的,KB也都伸着手去接他,一次都没有失手。

接下来的,高中时候的照片则是他们都知道在那里了。那个时候的他们每逢放假都会聚在那里,聊聊天吃吃东西亦或是相互抄抄作业。如今故地重游,一推开门店主的那只白蓬蓬的萨摩耶就扑了上来,围着他们东蹭蹭西蹭蹭,熟稔得很。店长也就开门见山的抽出KB留在哪里的照片,顺手给他们指了指靠窗的那张桌子。

那张桌子上已经摆上了东西,热腾腾的咖啡和刚刚炸好的薯条,哦漏喜欢的AD钙奶也摆上一排,五个位子上都搁着一份他们那时候最喜欢的蛋糕。一看就是KB的手笔,但这一切都是冷热适宜,就像是有人提前通报了一样。哦漏咬着吸管把照片举起来看,那是毕业的时候在这家店门口拍的。六个人勾肩搭背笑容肆意粲然,白乎乎的萨摩耶那时候也还只有现在的一半大,它从店门口高高的台阶上伸出爪子搭在KB和哦漏的肩膀上露出傻兮兮的治愈系笑容。

最后一站则是KB出国前和哦漏告别的广场,他们刚走过去就看见渐渐下沉的夕阳投射下金色的光芒,一群鸽子拍打着翅膀飞起来,阳光给它们镀上美丽的金边。鸽群飞过之后,又是一群小孩子捧着小束小束的花朵凑了上来,其他几人都低头抵挡着小孩子很的攻势,只有哦漏直视前方张开手臂。KB抱着一捧玫瑰花走过来一把把他抱进怀里。

嘟嘟在一片难以招架的攻势中抬起头来眨了眨眼睛。

最后一张照片是哦漏亲自从KB的衬衣上胸口的袋子里取出来的。那同样也是一个傍晚,阳光洒落下来如同碎金一般撒了两个相拥的男孩子一身。照片里的KB拦着哦漏的肩膀探过头去,就如同现在一般——他温柔的吻住了哦漏的唇。

这时候周围就像被按下了静音键一样,嘟嘟举起早已攥在掌心的手机拍下了这一幕。他划开相册,还有一张相差无几的照片静静地躺在那里。

良久,周围响起热烈的掌声与叫好声。


评论 ( 7 )
热度 ( 51 )

© 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