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从今天起好好学习!!!!!期末考进前三十我就直播画画!!!
37→50→77→??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moonlight】青花瓷

明月歌到这儿,神仙哥哥们转行烧瓷器去了。

我决定了他们出一首我就写一首!我要做厉害的团饭!

青花瓷制作的部分没有看纪录片我看的百度……不要介意qwq

嗯……可能有一点点点点点K漏,可能算不上一句话的长度的那种,就忽略吧。因为太少就不打tag啦w

食用愉快!


moonlight·青花瓷

江南烟雨蒙蒙。

昌安河岸边细嫩的柳叶飘飘悠悠轻点平静的水面。青绿的竹篙搅乱沉静的水面,一艘小船绕过一片青绿迎风而来。站在船头的青年紫发高高挽起,一身白中透紫的衣衫随着微风轻轻飘动。渡头已在眼前,那儿已有人领了一群子弟在那里候着。

路人一头橙色的发在这一片迷蒙的青色之间分外惹眼,许久未见,萧忆情也就撑着船舷冲他挥手:“路人!”路人也就笑着上前两步伸出手把他扶到码头上,随后的船夫也将粗粗的麻绳牵起栓到了旁边的一排柳树边上。这时候后头的船队也跟了上来,那些穿着粗布短打的青年男子大声吆喝着自己的伙伴,路人带来的那群小伙子也迫不及待的迎了上去。

白色短发的少年执着竹简利落的从那船上翻了出来,青绿色的外袍沾上了水,衣摆上绣着的青竹更加清翠绿明丽。“哇你就接仙儿不接我啦?亏我还描了好些花样回来……”虽是这么说着他却不恼,笑嘻嘻的凑过来拍了一下路人的肩膀,把自己刚刚拨水玩的一手湿润全部都蹭到了路人的衣上。卸下瓷石和高岭土的小伙子们嘻嘻哈哈着往回走,三人也就在众人的招呼之中也往那江南的镇子里去。

白墙青瓦之下木窗雕花,院内草木葱荣。镇子里有流水穿镇而过,艳红的落花随着水流飘飘荡荡,淘气的鱼儿吐着泡泡去顶那顺流而下的花瓣。

一派生机黯然。

镇子里的人见了他们便也笑着打招呼,婆婆们笑着拉着萧忆情和斯雷嘟问长问短,不时还担忧的捏捏他们的肩膀说着什么出趟门又瘦了的话。年轻的、年幼的,无论男女都围着他们,见到两人已经被婆婆们拉着问长问短就扑到那些小伙子身边去,嬉闹着询问着外面的地方是什么样子的、好不好看。也有些姑娘小姐的掩着半张明丽的面孔调笑着问有没有给姐姐们带些胭脂水粉。

路人笑眯眯的应和着,一边一手拉一个把他们撤离人群,一边拽着仙儿和嘟嘟往前走他一边回头招呼那些小伙子:“记得把东西放好了!今儿放你们一天假!”

 

三人踏着新冒出的嫩绿的小草抚开垂落的柳条绕到院子中去,厨房的炊烟袅袅盘绕,糕点的馨香扑面而来,相较年少的嘟嘟兴奋的叫了一声把手里的一大堆画稿竹简往萧忆情和路人怀里一塞就兴高采烈的往厨房扑过去了。

这将近三个月的水路旅程实属漫长,即使是去了趟繁华的国都感受了一下不同的风俗,还见识了不少新花样,但这一路粗茶淡饭可是辛苦他了。两人就笑着看着奇然一把把他从厨房里丢出来禁不住摇摇头往里屋转了过去。

他们相处多年,从小时候还是跟着师傅学习烧青花瓷就混在一块儿了。那时候的师傅们自然是喜欢逗他们这些小辈,这不,也都练就了一手做饭的好技巧。不过想想奇然那双造出无数流畅美丽的瓷胚的手去捏那些小巧可爱的糕点,他们也不得觉得这是别人说的什么‘作践自己一双手’反而觉得满是生活气息的赏心悦目。

院子里的小池已经养了一群锦鲤,这些小鱼儿跃出水面溅起的水花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矮小的灌木被种在窗下,不知何时冒出了一棵芭蕉,翠绿的叶子被昨夜留在瓦上的雨水击打的摇摇晃晃。透过那半开的窗子往里看,哦漏挽着袖子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臂。他捧着白壁一般的磁盘小心翼翼的在上面勾勒着花朵。

笔尖沾染了浙青,他把脸凑得几近,大朵的牡丹开在他的笔下,花心深蓝,花瓣逐渐变浅,最后到那花瓣边上的时候空出的留白不大不小,多一分就少了一丝灵动,少了一分却又不对味儿。他身边摆了不少瓶瓶罐罐,不消说就知道那大概是诸如平等青、石子青、珠明料之类的。

还有不少绘好的瓶子被摆在一旁等着路人去收,但他们这些行内的一看就知道这些瓶瓶罐罐杯杯盘盘的等级不同,他手上这份用的是最好的浙青,其他的就是略次一级。但是即使是次了一级,那些开的繁华的牡丹依旧艳丽的一如女子初妆。说来也是不可思议,哦漏从未见过这国色天香,但他却能画的叫那洛阳的人们拍案叫绝。

两人也就放轻了脚步踏着那青石板转到另一边去。到了这边两人就放开了脚步,明明是软底的长靴却能把那地面踏的响。或是被吵着了,亦或者是找不到灵感正烦躁着,KB一把推开门瞪着他们两人,身后的地面上飘飘扬扬落了一地的宣纸。“哎哟某人发脾气了!”萧忆情冲路人挑挑眉毛,路人也笑起来抱紧了怀里那一大叠东西:“啊那嘟嘟描回来的花样就不给他了!”KB无奈的伸出手去,一脸讨好的笑,“路人大大赏个脸?”

这时候三人便一起进了屋,路人一把把怀里的一大堆稿子摊在桌面上顺势拍了拍衣袖,“那我去漏漏那儿收瓶子去了,这要是搁上太久那可不好。”KB瞥他一眼朝角落里努努嘴后就和萧忆情卖首到对这些图画花纹的研究里去了。角落里已经堆了一大袋拌好了的釉果和釉灰,负责烧制的路人便满心欢喜的抱了去,萧忆情在诉说自己的想法的百忙之中抬起头来叫他记得赶快回来吃饭。

屋里点了安神的香,香气袅袅。窗外的雨又瞎了起来淅淅沥沥的湿了一庭绿色。屋内冉冉的檀香味儿混着雨水的湿气似乎一下子点开了什么,两人灵感大发各自抽出一张宣纸各自把那些图案三三两两的合在一起。萧忆情的手下灵动的锦鲤跃然纸上,边上是六朵不相连的的简易莲花。缠枝莲花纹与锦鲤的组合,好一个盘的图样。KB手下的却犹如泼墨山水一般的万丈豪情,青山、云纹,巨龙腾跃其间……一张画完又是一张,从杯杯碟碟到大件儿的梅瓶、玉壶春瓶,花鸟虫鱼龙凤呈祥,甚至是戏曲中的人物形象……

不知过了多久,奇然招呼吃饭的声音还未响起,前院里到是有人激动地大喊大叫了起来。两人便无奈的收了东西搁下墨笔往前院走去。路人抱着一个大件儿的梅瓶大喊大叫,激动地几乎要把屋顶给掀了。这也不怪他,这大件的画上人物去烧,这件梅瓶可是他们第一次的尝试,可是这……这……

瓷器的釉层莹润透明,器身胎釉微闪青蓝,温润中略显淡蓝,足圈显水绿色。用手去摸,手感温润如玉,烧好的青花如同雨后初霁,画面中的昭君笑意盈盈,美丽的气息几乎扑面而来。那是不可形容的美丽,如同含苞待放的花朵一刹那绽放的巅峰造极的美丽。

也怪不得路人如此失态了,奇然抓着嘟嘟开心的几乎说不出话来,嘟嘟也不顾他满手的面粉抱着他又跳又叫,一片欢快之中哦漏不禁咧了咧嘴角,虽说这是极为高兴的事情,可是这样一来他又要画不少东西了……不过幸好,他还有苦力可以抓。

冷静下来之后几人也顾不得先吃点东西,赶忙怂恿着奇然去洗了手,在五个人的注视下慢慢的在瓶底镌刻上年号,填进一把丹砂。

 

天色从雨中的墨色转到初晴的碧蓝,院子里初开的桃花随着风落到地面上,花朵沾着露水,空气里满是清新的气息。镇中道路上孩童的嬉闹声远远地传了过来。哦漏绕到院子里去逗那些锦鲤,他拨弄着水花仰头去看那一片初露的天青。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他听着身后的脚步声,仰头露出一脸盈盈的笑意。

KB把他从湿漉漉的地面上拉起来,替他拍去站在衣服上的青绿色草叶,哦漏冲着那从廊建走过的路人挥了挥手。他眼底倒映着一片翠绿和烟雨天青,加上他那双湛蓝的水润润的眼睛和一脸笑意,KB感觉自己在看那传世的上好的青花瓷,美的几乎将他镇在原地。他转过头匆匆走开,哦漏在他背后看着他红了的耳尖张扬的笑。

嘟嘟被遣出去到镇上走上一遭,去讨些好酒,也并着讨些醒酒的茶回来。今儿发生了这等好事情,自然是要一醉方休不醉不归了。萧忆情给奇然打着下手一边取笑路人,“你自个儿说放上一天假,如今又是你提喝酒,明儿上工要是起不来我可要你好看。”KB绕进厨房顺走两个兔子形状的糕点,“是啊是啊,不然你今晚就别喝了,你就看着我们喝……”话还没说完他就被路人糊上一脸面粉,迷蒙的视线中路人提着切肉的刀冲他露出冷笑。

哦漏在院子里听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惨叫声也就笑的合不拢嘴,他迈着步子估摸着时间去前院给嘟嘟开了门。下雨的时候门环又被飘飞的雨丝淋得湿润,长年累月这副老旧的铜环已经染上了铜绿,门外的嘟嘟抱着两坛酒,领子里还被不知哪家的姐姐塞了朵花。“你这是又招惹哪家姐姐去了?”“哪儿是我啊,给仙儿的!再说了,我什么时候招惹过人家姑娘!”嘟嘟愤愤不平的一扭脖子,哦漏看着他这模样不由得失笑。

“对了他们这是又怎么了……”“我觉着吧,估计是KB偷吃被发现了。”“我怀疑是他嘲讽路人了……”他们并肩往院子里走过去,期间哦漏揭开了封住坛口的红布,清冽的酒香满溢了院落。

 

他们凑在小院里喝酒,盘子里码了些下酒的小菜,更多的是一个一个小巧的糕点。月色澄明,池中的锦鲤悠然自得的甩着尾巴,满月被打碎,晕染一池春水。满桌子都是他们自己勾勒自己烧制的东西,碟子、酒杯、酒壶,都是雨后初霁的天青色。酒色透亮,树上的繁密的桃花飘落到杯中泛起浅薄的香气。

他们打着闹着聚在一起,身边的池中碎了一池月色,落着新开的粉色花瓣。天空中的一轮明月皎皎,世间安闲。身边的人面孔在月色下温润的不行,醉意朦胧间每个人似乎都是从那青花瓷中走出的仙人。


评论 ( 3 )
热度 ( 51 )

© 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