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从今天起好好学习!!!!!期末考进前三十我就直播画画!!!
37→50→77→??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moonlight】玫瑰花的葬礼

真的有特别特别多的K漏私货!!!哦漏死亡BE!!!

我说了他们出一个我写一个。谁叫这篇本来就是唱的BE。

收刀。别打我。


咖啡馆外瓢泼大雨。

碧蓝的伞撕开飘摇的雨幕,KB披着大红色的外套慢慢的走出去。他身上罩着的赤红色的外套太过宽大,被风吹的猎猎飘舞,他冒着大雨一步一步的,如同朝圣一般走向郊外。他没有选择乘车,就这样招摇的在人们的视线里走过。红色外套被雨水打湿,显出如同鲜血一般的色泽——就像他怀里艳红的玫瑰花。

他被这么多人注视着,却像是一位孤独的君主,像是一个旧时代的人。

郊外的公墓绿草茵茵。

KB到那里的时候那一方铅灰色的墓碑前已经站满了人。他不顾依旧还下着的雨直愣愣的伸出手去把碧蓝色的伞撑在那墓碑上,他俯下身去把玫瑰花搁在冰冷的墓碑前,伸出手去一点一点的抹掉那些碧绿的青苔。他的身边响起了一阵收起伞的声音,其余的人也在他的身边蹲下,事隔经年,他们终于又挤成一团,在雨幕之下互相靠着取暖。

那一方铅灰色里,照片上的少年笑的温柔又羞涩。他的身边,却不再是那一群少年了。我已经长大成人,你却依旧是个孩子。KB向前倾身过去轻柔的吻上那照片中少年的脸庞,唇齿之间满是冰凉。“漏儿……第一百个星期啦。你还好吗?”

 

那是在七年前,他们第一次遇见。

那个时候的他们都还是勤奋的挥洒着汗水以求谋得一条出路的小新人。每天挤在一个屋子里,大晚上开着震耳欲聋的伴奏挤在一起大声的唱着不知名字的歌谣,又在第二天的早上面对着大大的镜子和一群和他们一样怀着满腔热血的少年一起对着一面墙那么高的镜子苦苦的练着那些千篇一律的步伐。

是年少的他牵着哦漏的手把他带了进来,他带着他去一步步踏过这些悄无声息的硝烟,他带着他,终于牵起了六个人的手。KB本就不是很热爱学习,久而久之他便没了干劲,他对哦漏说,我想去当明星啊。哦漏放下了手上分析到一半的月考试卷,他转过头冲着KB微笑,说。好呀,我陪你去。自然而然,就像是完全不知道自己刚刚得了全班第一名,被老师说是能考上北大的样子。

他们和家庭抗争了很久,在又一次被家人赶出门外的夏夜,KB牵着哦漏的手漫步在河畔,杨柳已经长得很长了,柔柔的垂落下来随着夜风吹拂他们的脸颊。不知哪儿为了什么好事放起了烟花,斑斓的色彩连绵成一片,照亮了天幕。很美。KB突然开口,“漏儿……你回去上学吧。”震耳欲聋的声响之中,哦漏慢慢的转过身来,KB伸手轻轻地触碰了一下他红肿的脸颊,他瑟缩了一下然后伸出手环住了KB的脖子。

“可是我只想在你身边呀。”

哦漏仰着脸冲他笑,碧蓝色的眼底散落着斑斓的烟花,如同天幕里的银河。他说,KB ,天大地大,我想去的地方,只有你的身边。

终于,他们的父母同意了。或者说,他们是屈服在这两个孩子的倔强下了。结果,他们没想到这两个不但是自己跑了,把他们的发小A路人也拐跑了。

后来呀,他们互相遇见了。

同样是在雨幕之中,他们见到了披着白色外套的萧忆情,他的一头紫色短发湿漉漉的,站在属于他们的小小房间外微笑。KB递给了他毛巾哦漏去冲了一包感冒冲剂,路人懒洋洋的收拾出一间屋子。嘟嘟和奇然的到来也在不久之后,本就不大的屋子挤满了人,即便是这样他们也只觉得满是烟火气息,都是温暖的家的味道,从来没有过抱怨。

就是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知道吃过多少苦受过多少累,KB写掉了不知道多少的白纸,哦漏谱了多少的曲子,嘟嘟做了多少遍的后期,萧忆情不知道重复的唱了多少遍普通的调子,奇然沉默的收拾了多少的东西,A路人看似吊儿郎当却替他们拦下多少的东西。一步一步,一点一点。

终于……他们终于,获得了出道的机会。

那天晚上他们却没有自己所想的那样的激动。他们抱着破旧的吉他开着满是杂音的音响一首一首的唱着他们自己写的曲调,在那片雨幕之中披上宽大非常的外套跑到练舞的大大房间里,开着一盏暖黄的灯对着镜子笑的肆意张扬。他们推开窗户迎着风把双手拢在唇边——“我们是——moonlight!”他们的眼底闪烁着火光。那是少年热血沸腾的色泽。

那个时候的哦漏,一双碧蓝色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对未来的向往。

他们每个人的眼底都闪烁着光芒,他们的未来好像是一片光明。

第二天的发布会上他们一个个都正襟危坐,KB咽了一口口水。他们的面前是一排一排的座椅,记者们举着相机,长枪短炮跃跃欲试。KB颤抖着扶了扶话筒,哦漏在他身边握紧了他的手,A路人伸手环住了他的肩膀。他的身边,是他的伙伴。他说。

“大家好。”

“我们是moonlight!”

少年的笑容自信张扬,他们举起了手臂冲世界露出最真挚的笑脸,把一切曾经的汗水与不甘都藏在黑暗的角落。

 

五年前,他们第一次登上舞台,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分钟,但是他们却为此兴奋了好久。

上台之前他们仰着脸任由化妆师在他们的眼角眉梢勾勾画画,终于到了可以睁眼的时候,KB伸出手扯扯略微紧绷的领口,披在椅背上的厚重外套上金色的扣子闪闪发亮。他的身边每一个人都穿着新衣服,都有一点点的不合身,但是他们的笑脸却能够点亮整个世界。他站起身来,高帮的白色长靴及到他的膝盖,他伸手抓起衣服第一个推开门。他们前面的节目已经到了尾声。他深呼吸着第一个迈出了步子。

他们踏过铺着白色地砖的楼道,休息室外搁着后援会的花朵,长长的摆了一排。艳红的玫瑰上好像还沾着雨雾,花间的卡片上是他们每一个人的照片和后援会的姑娘们签出的的祝福。还有……那么那么多的人在期待着啊。他们笑着,一步一步之间挺直了脊背,一步一步,鞋跟敲打着地面,他们披着万丈荣光而来。

他们在一片黑暗中登上他们的舞台,台下有姑娘奋力举起了巨大的灯牌。是他们的灯牌啊。感动在心脏上盘旋,嘟嘟举起了手上的话筒。闪光灯在他们身后猛地打开,投射给世界第一个闪亮的剪影。那是第一首曲子,《出道吧!moonlight》,伴奏轰然响起。这是他们第一次登上了舞台,第一次出现在世界眼前。

嘟嘟深吸一口气,少年音清脆的撕开寂静,哦漏紧随其后,稳稳当当的高音给世界以惊艳。暖黄的灯光依次投射在他们身上,他们肩并着肩举着话筒,给世界的第一眼便是月光一般的清雅,却又那么骄傲。台下的姑娘们大力摇晃着灯牌,他们回以微笑。他们挥手,脚下变换队形,舞蹈动作简洁有力。

一首歌结束之后,他们勾肩搭背低头鞠躬,身后响起海啸一般的掌声。

KB悄悄的勾住了哦漏的手。他们仰起脸冲着人群微笑,从此,moonlight真正的打开了大众的视野。

下台之后他们凑在一起拍了一张合照,六个人其热融融的凑在一起脸贴着脸,笑意温暖。KB在萧忆情收起手机准备发微博的时候悄悄地亲吻了哦漏。少年的爱蔓延在心间,养出绝世的玫瑰。哦漏红着耳尖埋下头去刷微博,少年的爱已成燎原之势。

 

三年前,他们第一次主场。

他们一起登台的时候满场都是对他们名字的呼喊,然后就是突然之间,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六人正好奇着呢,就听见他们的粉丝整齐划一的分出六个方阵,他们一个接一个的喊出他们的名字。全场将近一万多人,他们整齐的,一个接一个的呼喊他们的名字。他们的呼喊激荡着空气,最后他们举起灯牌,动作整齐划一。

他们的眼底满是骄傲,他们仰起头。台下的一万多人心底热血滚烫,台上的六个人悄悄地红了眼角,他们举起了话筒,他们一起喊出那个单词。“moonlight!”大家好,我们是moonlight。那一刻,穹顶猛然打开,月光侵泄而下。他们沐浴在月色之中。为了配合这次的新专辑《明月歌》而特意穿上的汉服在风中飘摇,他们笑容温雅,如同月中仙。

那是他们最值得骄傲的时刻。

可是也就是那一刻。

演唱会结束后,刺耳的刹车声响彻了寂静的夜。

KB的手里还拿着一支从粉丝送的捧花中挑出的玫瑰,不过是那一刻,玻璃的碎片飘散在空气中,刺鼻的血腥味在世界里弥漫着。他拉开车门就往前冲,那支艳丽的玫瑰花被他随意的丢开,又被白色的靴子狠狠践踏零落一地。他们都在往前跑,雨突兀的下了起来,满地都是火红的花。

KB猛地跪了下来,他紧紧抱着那人,白色的外袍上染满了艳红的血,就像是开出了花。哦漏艰难的呼吸着,路人拨打了救护车的电话,萧忆情正结结巴巴的向110指挥中心诉说着这件事,雨落下来,嘟嘟在他身边撑起了伞,他却只是一味的摇头。他搂紧了哦漏,一遍一遍的呼唤着他的名字。

他们每一个人都在雨里颤抖着,他们尽着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一些事情。

他们不知道哦漏的情况,不敢贸然的去移动他,就连KB也只是一味的撑着身子去替他遮挡瓢泼的雨。冰冷的马路上开出大朵大朵的玫瑰花。KB跪的浑身僵硬,雨水击打着他的脊背,他一遍一遍的呼唤着哦漏的名字,直到声音嘶哑。

那双蓝色的眼睛慢慢的睁开,哦漏抬起了手,满是鲜血的手抚上了KB的脸颊。“别哭啊……”他的嘴角挂着温柔的笑,“别哭啊……KB。我不会走的……我不走……”我说了,这辈子,我只想去到你的身边。那双碧蓝的眼睛慢慢混浊,他的指尖从KB的脸颊上滑落。

“不——!”

KB伸出手不顾一切的抱紧了哦漏,却只能徒劳的感觉到他的体温一点一点的流逝,直到冰冷。他的双手被寒冷的天气冻得麻木,他们六个人凑在一起,雨伞已经被风吹到不知道哪里去了,他们六个人凑在一起,就像是很多年以前一样,在那个寒冷的冬天的雨夜,他们也是这样凑在一起互相温暖着彼此。

他们跪倒在冰凉的地面上,雨水湿了那些轻薄的衣料。他们的衣服上满是鲜血,丝丝缕缕层层叠叠就像是花一样在衣服上开放。“你别走啊……”雨水混着泪水,他们都探过身去拥着哦漏,哪怕是用尽了全力,那双蓝色的眼睛也不会睁开了。他不会无奈的笑着拍拍他们说你们好重啊给我起开,他用沉默包容着他们。

他不会睁开眼睛了。

 

凌晨十二点,moonlight的官方微博发布了最后一条信息。他说。

大家好,我们是moonlight。

我们是moonlight,大家再见。

第二天早晨,新闻上挂着的第一条是哦漏QAQ车祸去世,moonlight正式解散。

历时三年,这一抹月光被世界残忍的收走了。

 

他们正式退出了娱乐圈,有的走进了校园的课堂,有的重新拾起了学业,也有人选择开了一家店面。

KB拉开卷帘门,他带着疲惫的笑容迎接每一个客人,在他这里,你用一份思念,用一份故事,他便交付你一份独一无二的蛋糕或饮品。店里的装潢都是蓝色,深深浅浅的蓝,但是店主自己却穿了一身格格不入的红。“他喜欢我穿红色。”每当被问起的时候他都是无奈的微笑着,但眉眼之间满是悲凉。

他会在每个雨夜打着伞走出店门,在夜幕笼罩下踏过天桥拐向河边,他会扶着木质的栏杆望着雨幕的另一端,每一级阶梯、每一块地砖、每一寸的栏杆都留着你我昔日印迹,温存迷醉、吵闹清醒……都还在我的脚畔兜兜兜兜兜转不清。我没来得及把红色玫瑰递给你呢。KB突兀的笑出声来,他抛开雨伞。

有人替他打上伞,昔日的伙伴又一次站在他的身边。

“去看看他吗?”

 

墓碑被各色的花朵环绕着,他们挤成一团在雨幕里慢悠悠的开口唱起了歌,一人一句。自然是没有哦漏的声音。他们微笑着,“漏漏又口胡啦。”

蓝色眼睛的少年一身白衣,身上挂着红色的花瓣。他挤在他们中间无奈的笑,“我可没有口胡啊……”不经意间几人似乎都听见了少年叹息一般的声音,他们弯了眉眼,眼底满满当当的都是水色,“漏漏别狡辩啦。”


评论 ( 9 )
热度 ( 59 )

© 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