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从今天起好好学习!!!!!期末考进前三十我就直播画画!!!
37→50→77→??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moonlight】你的信笺

很好它还是个全员友情向,这样看来寒假可以补档最前面的三首了。

那个妹子是我!不许抢!

吃粮愉快。


moonlight·你的信笺

天空蓝的透亮,有几只鸟飞速的掠过,留下一串婉转的啼鸣。

阳光暖融融的透过窗台照在桌面上,被微风吹拂起的米白色窗帘投下浅淡的阴影。接着,它被拉开了。蓝色眼睛的少年揉着迷蒙的眼睛伸手去拢那些轻软的纱,墙上的挂钟悠悠的旋向数字九。街道上散落着初秋的落叶,吹入房间的凉风让他不由得瑟缩了一下,那迷蒙的眼睛终于清亮了起来,美得就如同这晴朗的天空。

有人迈着步子悄悄的凑到他的背后伸出自己冰凉的手指摸了摸他的脖子,突如其来的凉意让他打了个激灵,他愤愤的转过来瞪着人:“KB!很冷啊!你出去没戴围巾……?”KB敞着大红色的外套,里面只套了一件白色的T恤。也难怪他的手这么冷了……哦漏无奈的皱皱眉正要开口训他两句门口就飘来了食物的香气。

萧忆情拎着大大小小的袋子在门口艰难的去脱鞋,他的额头上布着些微的汗珠,他斜着眼睛看着KB:“呵呵。一言不合就关电梯门是吧……啊!”光顾着向KB抱怨着自己的不满却一个没注意被自己绊了一下险些跌倒的萧忆情冷漠的转头走进厨房留下客厅里愣了一下的KB和哦漏。风从窗口灌入室内,哦漏愣了半天才笑出声来,两个人接着笑成一片,刚从房间里出来的奇然和斯雷嘟一脸茫然。

在卫生间里洗漱的路人叼着牙刷探出头来示意他们赶快撤离战场时,两人依旧懵懵懂懂但还是下意识的选择了先开始洗漱。他们刚踏进卫生间就从镜子的反光里看见萧忆情黑着一张脸提着菜刀和锅铲就走了出来。“笑什么?啊?”“嗯……没有……噗哈哈哈……”卫生间里的三个人肩膀挨着肩膀凑在一起叼着牙刷闷闷的笑出声来。“啊啊啊我不小心咽了一口下去……”

萧忆情在追赶了一阵之后溜溜达达的提着锅铲和菜刀走回厨房,不过多久就弥漫出了满室的香。“哇哦……好香……”洗漱完毕的路人先走过来一下坐在了桌前托着下巴去看摆好了的盘子。盘子里搁着一小把绿油油的青菜,较宽的面条淋着热气腾腾的番茄汁,圆润的荷包蛋搁在面条边上,路人知道,它一戳开就能流出金黄的溏心。桌子的中心搁着宽大的汤碗,要装进去的已经在锅里咕嘟咕嘟的冒着泡,散发出酸甜的香。桌角码着一溜六个杯子签着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里面本该是浅棕色的液体泛着更多的白,一看就知道加多了牛奶和糖显得更加香甜。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已经都挤在这个本不就很宽大的厨房里,扑鼻的满是香气。角落里的烤箱终于叮的响了一声,窝在桌边捧着热可可的KB这时候才悠闲的站起身来戴上手套拉开烤箱端出六个烤好的小蛋糕。这个时候的他俨然已经和萧忆情分庭抗礼,但是他并没有去过多的修饰这些蛋糕胚,只是拉开冰箱捧出一大堆东西——有冰好的奶油、一大堆装着各种色泽的果酱的玻璃瓶,当然还有早就切好的鲜果粒。这个时候萧忆情的番茄汤已经倒进了白瓷的碗,碗边勾勒着的青花的鱼慢悠悠的游动起来。

“所以今天我们的任务是什么啊?”奇然叼着荷包蛋,他舔舔嘴角的溏心伸出手去拉背后的格子,一支羽毛笔随着七八张各色的信纸飘了出来悬浮在他们的眼前,嘟嘟打着哈欠挑起一筷子面条:“今天好像没什么可忙的……我记得昨天晚上我看的时候就只有些女孩子写的什么……嗯?”那里面悠然的飘着一张粉红色的信笺,主人的字迹清秀好看,不长的纸上写着一些诗句和磕巴的歌词。

KB切开六个蛋糕胚依照他们六个人的口味抹进果酱撒上水果,这个时候他也回过头来,“哦!想起来了!这不是那个见到我们的小姑娘嘛!”他这一说其余人也立马响了起来,趁着大家回忆的时候他低头咬了一口荷包蛋,把暖色的溏心洒在面条上拌了拌,当然,他也顺手从其余人手底下捞了不少东西,例如奇然的青菜路人的面条还有哦漏凉好的番茄——哦这个没成功。没偷到番茄还被拍了一巴掌的KB委委屈屈的转过头去给其他人多加了一倍果粒,恶狠狠的给哦漏抹上一大块奶油。

“你说的是那个姑娘啊,就是上次我们出去玩的时候碰见的那个祈愿的姑娘?”奇然皱着眉头思索了一阵,“我倒是第一次知道原来会有人见到我们啊,不是说神灵是不能被看见的吗?”路人伸出手去从KB的碗里夹走一筷子青菜一边回他的话,“总会有些机缘巧合的嘛,月老不是还说过八字轻的人会看见丘比特的翅膀——哎呀,再说了,快看看那姑娘写的什么?”KB又给哦漏的蛋糕撒上一层水果然后满意的给每一个蛋糕都裹上一层浅浅的奶油,搁上几瓣花瓣端到了桌子上。

几个人停下讨论先伸出手去拿走自己的蛋糕抄起勺子就是一口,萧忆情舔舔勺子上的奶油:“嗯我念啦——‘给亲爱的神仙哥哥们……’哎呦天哪这姑娘——‘谢谢你们的帮忙!果然祈福和多做好事是有用的!谢谢你们w接下来写的东西可能有点怪怪的啦要多包含哦。’”哦漏这个时候才凑过去去看那些像是诗句的长长短短的句子,“蓝牡丹……喔,写的还过得去嘛。”

女孩子给他们每一个人都磕磕绊绊的写了些不明就里的句子,还写了些歌词。歌词倒是没压着什么韵,不过却让他们都很亲切。歌词里细致的写了写他们一起的那一段时间,他们和少女肩并肩的走在宽阔的林荫道下,夏日的阳光炙烤着大地,风暖呼呼的往脸上扑。在他们作为‘神灵’的漫长日子里这样和人类平静的走在一起交谈的时光还是第一次。也不知道少女是怎样一眼就认出了他们这群装扮和现代人没有什么区别的人就是所谓的‘恋爱神灵’。不过少女也只是点到即止,彬彬有礼的请他们喝了冷饮。

可乐泛着泡沫,甜筒在阳光下化得异常的快。他们溜达在林荫道下也不觉得炎热,少女平静的诉说着自己恋爱的小小苦恼,天蓝色的裙裾飘飘悠悠。他们也就笑着看这个小姑娘蹦蹦跳跳的走在叶子的影子里,在没有人的炎热午后旋转出一支不知名的舞,她磕磕绊绊的哼着笨拙的调子,但是这一回头六个微笑着的神仙哥哥却没了踪影。

嘛。结果这孩子还给他们写了信来。照常理来说如果不是所谓的‘情书’是不会到他们这里来的。但也许是会给他们还愿的人太少太少了,这个女孩子的信件才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他们不难想像除这个女孩子纠结的挑选着信纸想要把它伪装成能够混进来的情书的样子,还选择了蓝色的钢笔写了自己最好看的字体,甚至折了花朵黏在信封上。她的字里行间都弥漫着幸福与快乐,她想把那短短几个小时的过去都写成优美的歌词,奈何自己选择的曲调太过于笨拙。

几人笑眯眯的看着这封信,最后还是哦漏把它接了过来,就算是什么都没有说大家也都互相明白了。奇然也只好认命的站起身来挥挥手招呼那些还尴尬的飘在空中的信笺拉开房门离开了。萧忆情自然的起身收拾过碗筷把空间留个三个埋头探讨歌词修改和重新谱曲的家伙。哦漏的指尖在空气中滑来滑去,凌乱的音符泛着蜜色漂浮着,而KB却挥着手操纵字句的改变,嘟嘟则皱着眉头试探着哼着调子。

又是一个洒满阳光的清晨,哦漏拉开窗帘往楼下看去,那个少女雀跃的拉开信箱看见了自己写给神仙的信安静的躺在那里,但是它鼓鼓囊囊的,塞着好多东西。不知何时他们已经都站在了窗前看那个少女颤抖着指尖打开信封,流畅的音乐和几人的歌声流淌在清晨的街头。他们微笑着转头走开,数目庞大的信笺漂浮在他们的身后形成一道樱色的洪流,又像是一对世界上最温柔的翅膀。

想把过去/全部都哼成歌/可是你太笨拙/旋律没有特色 
打开信纸/写着你的快乐/小心折好再挑选信封的颜色

谢谢你啊,姑娘,祝你幸福哦。

他们微笑着,身后跟随着樱红色的,满是爱意的洪流。


评论
热度 ( 44 )

© 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