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从今天起好好学习!!!!!期末考进前三十我就直播画画!!!
37→50→77→??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K漏】前前前世

嗯大概是之前黑鸦给梗的那个《狐》的设定或者说后续吧。【其实是之前说的‘历史’】

02里的灵感是狐妖小红娘‘万箭穿心终不悔,相视一笑轻王权’

其间夹杂着刀但你要知道这好歹是个HE,比起《玫瑰花》好太多了好吗。

好了吃粮愉快啊哈哈哈


01

一切的开始是我第一参加挖掘。

我还记得那一天……

 

挤在墓室里的学生们大气也不敢出,只能傻愣愣的举着灯泡和电线给忙碌的老师们照明。他们多多少少都提着杠杆和撬棍,直愣愣的盯着那一方大大的、厚重的石棺椁。棺椁表面的浮土被小心翼翼的擦去,原本想象的华丽的雕刻并没有出现,反倒是墓室的墙上绘着不少惊艳绝伦的笔画。那些壁画是那样的艳丽,可是……它们又是那样的不合常理。按照这个墓的朝代来看,主墓室是绝对不会允许这些笔画的出现的。

它们是浮在云端的亭台楼阁和衣袂飘扬的仙人。但是这其间却夹杂着一只狐狸,年代久远,那只本来该是毛茸茸的狐狸如今只有一双眼睛依稀能辨。那是一双蓝色的眼睛,绘着用了最透亮的蓝,可是在KB的眼里它们依旧难看极了。应该是更蓝、更灵动的才对……那下意识的想到,可是又突兀的愣住了。“我为什么……知道……”

几个同学已经在前头招呼他了,他也赶忙提起地面上的一大捆电线三步并作两步跟了上去。他快速的扫过这些古老的壁画,看着那些衣袂飘扬的仙人,看着那只小狐狸越长越大,后来成功化形成人。再后来……就不再是轻快的笔锋了。画面是那样的沉重,泛着沉沉的血色。狐狸被仙人护在身后,他们的面前是黑压压的将士。

接着是仙人一步一步的抱着浑身是血的小狐狸往前走,他的身上满是伤口,还有被投掷出来的长矛和狠狠戳进他体内的长剑。可是他抱着小狐狸往前走,一步又一步,那么坚决,好像没有东西能够阻拦他。他的身后依旧跟着成群结队的士兵,他们手持兵器跟着他们一步一步走向那天界的门。

仙人倒在地板上,一点赤红从他身体里飘了出来,慢慢的、艰难的落进了小狐狸的身体。仙人……死了。小狐狸从高高的天上落了下来,他的伤口在慢慢的愈合,他睁开了眼睛。是碧蓝色的,像天空一样通透的美丽。他的眼里满是绝望和痛苦,透过几千年的时光直直的望向KB,像是在无声的控诉着他。“你为什么要丢下我……?”小狐狸似乎张开了嘴,他的声音那样的轻,早已经被岁月的河流冲刷得一干二净。

身后的老师们已经推开了棺盖,露出了一张惊艳世界的脸庞。这本该是不应该存在的……历经千年的时光,他应该早就是一副骨架了!可是,可是……那少年人躺在棺底,面色白皙,长相俊秀。他长长的黑发柔软的披洒开来,他微合着那双眼睛,嘴角挂着柔和的笑意。按照这墓室中出土的文物上的记录来看他应该是个将军,可是他却在下葬的时候穿着文人的天青色袍子,交叉着放在腹部的手上捏着一柄折扇,他的身边什么都没有。

KB安静的注视着他,他突然开始想象他活着的时候该是个什么样子,那双眼睛一定是很灵动的吧,应该是蓝色的,安静的站在远方温柔的注视着你……在你回来的时候他会眯着眼睛迎出来拥抱你……叫你的名字……KB猛地抬起头来,他僵硬的侧着头去看那尸体的面容。他依旧笑的很温和很柔软,就像是……像是他见过千遍万遍一样……

大概是他恍惚了一下吧,他似乎看见那具尸体的顺从着垂下的眼帘抬了起来,睫毛柔软。他笑眯眯的看着自己,说。“KB你回来啦……?”他的手捏住了自己的衣摆大口呼吸了两下再次往棺椁里看去,他看见的却只是一抔黄土里零散的白骨和陪葬的、被尸骸结结实实穿在身上的铠甲。他慌乱的回过头去看那些壁画,可是这次出现在他眼前的却不是什么神仙与小狐狸,而是黑压压的将士、猎猎的旗帜、大红色的列戟。

他回过头去看身边的人,却只有他一个人看到了先前的那一切。

有什么东西在记忆里复苏,它抽出嫩芽向上生长。

他找了个理由先回到了地面上,迎着风仰头去看透亮的天空。“你眼睛的颜色。”他突兀的微笑起来,越笑越疯狂,直到他笑的泪流满面一口气喘不上来,他揪住自己的领口慢慢的俯下身来触碰地面上残破的石板。

“哦漏……你是在……等我吗?”他磕磕绊绊的说着话,越过其他考古人员看神经病的眼神越过封锁线走回了他们的临时驻地。

在他的身后,那些高而茂密的草丛中,有一个人躺在那里。他把玩着折扇,散着一头墨色的发,他有一双KB记忆里的天蓝色的透亮的眼睛。

“我……是在找你啊。你终于……”他侧过身去蜷缩起来,宽大的衣袍散落开去,他却像是那么小,就像几千年以前他还是一只小狐狸一样的蜷缩起来,他的指尖按在自己的胸口,有一颗不属于自己的温暖在那里勃勃的跳动着,那里涌动着的液体暖遍了他的全身。他蓝色的眼睛里满是水汽,天空俨然变成了大海。

他颤抖着开口。

“我终于……找到你了……”

 

02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了,那个时候我还是只小狐狸。

那时候的KB也只是个小神仙。

那一次是他第一次下界执行任务,而他要斩杀的妖兽杀了我的父母,也正是在我父亲最后的帮助下,他杀了那只妖兽。

后来,他带走了我,他带我去了天庭。如果没有那一次……呵。

他一直陪着我直到我成功化形。

他帮助我踏出了化形中的幻影,我也带着他踏出了年幼时血染的庭院。

再后来,我们在一起了。

最后,他死了。而我,活了下来。

他把我……一个人……留在了这个世界上。

 

九天是不允许养这些从下界带回来的动物的,更别说它还是一只化了形的狐狸,更别说它和神灵在一起了。真正到了那一天的时候,那些曾经多么喜欢哦漏的仙子、小童,全部都站在了那天边最遥远的云朵上,只有KB,他牵着哦漏的手冷冷的站在天帝面前。他一个人傲然的抬起了头,面对着那些黑压压的士兵笑的肆意。

“我的孩子……你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人妖殊途,更别说,他是妖而你是神了。”天帝还尝试着挽留KB,毕竟损失一名神灵比损失一只妖要轻的多,而且他那时候也不相信有什么能够比神更值得人们留恋。可是……KB抬起头冲他露出冷笑。“在我眼里,他比你们值得我爱,值得我留恋的多。”

“他是我的恋人,也是我这辈子也不会放开的人,他比起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来说,重要千百倍。”

“他是我的信仰。”

KB牵着哦漏的手傲人站在那里,明明天帝所在的云彩比他所踩得要高不知道多少,可是那一瞬间,所有人都觉得自己是那样的渺小。天帝也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胆敢这样说话,他气得几乎发抖,万钧雷霆刹那间从他的指尖涌出直直的袭向了哦漏。KB傲然的站在他的面前,可是靠着他后背的哦漏却慢慢地滑了下来。滚烫的液体沾湿了他的衣袍。

“漏儿——!”

他猛地转过身去,碧绿色的眼睛里全都是错愕。哦漏的腹部还在涓涓淌血,他虚弱的抬了抬眼皮,艰难的扯出一个笑容。“我没事……”“闭嘴——!”KB弯下腰抄着他的膝弯把他一把抱起来,他一步一步迈得那样坚定。“我带你走,你等我……一定要等着啊,我们离开这里,我们回家……我一定可以把你救过来的……”他的脚步坚定,又是那样的凌乱,他的面颊上有什么温柔的液体淌了下来,就像很多年前一样,狠狠地砸在哦漏的心头,那样的疼痛却又泛着那样的温暖。

天帝在身后不甘的喊着KB的名字,“你真的要为了一只妖背叛整个天庭?!”哦漏感觉到KB顿了顿,他迷蒙的睁着眼睛,他在看着KB回过头去,扯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天庭……?为了他,我甚至有勇气斩碎所有的天规。只要是为了他,没有什么是不能做的,也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

“他是我的一切。”哦漏趴在KB的胸前轻轻的笑出来,哪怕是牵扯到了伤口他也依旧在笑,笑的那样灿烂那样开怀,就算是牵扯伤口的疼苦让他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他却依旧在笑着,他伸出手抱紧了KB的脖子,凑过去浅浅的印上一个吻。

他听见了天帝暴怒的吼声,听到了什么东西破空而来的声音。KB温柔的声音还在耳边,他伸出手捂住哦漏的眼睛,“乖,别听,别看。”哦漏微笑着,他的耳畔满是破空的啸声,血肉撕裂的声音,他的鼻尖满是鲜血的味道。他的眼泪无法控制的涌了出来,他死死地抱着KB,喉咙里溢出破碎的呼唤。

他感觉得到的。

他感觉得到的。

生命在从他的体内飞速流逝着,环抱着他的人走得越来越慢,磕磕绊绊。那放在他眼皮上的手掌早就已经松了开去,可是他却没有睁开眼睛,不是不能,不是不想,是不敢。他不敢看见KB的样子,他也知道KB不想让他看见。但是他知道的,那一定是刺目的红色,溢满了整个天空,染满了那双眼里的碧绿色的原野。

他只能一次又一次的亲吻KB的脸颊,可是他的手臂在逐渐的失去力气。这时候不是他不想睁开眼睛了,他已经没有力气去睁开眼睛了。“拜托了……最后一眼……让我看看他好吗……”哦漏在心底嘶吼着,可是他突然感觉到了巨大的震感,他们似乎是从什么类似阶梯上的地方摔了下来。他想挣扎着离开KB的怀抱,去抱抱他,问他疼不疼……不……他当然是疼的。

那么那么疼,就连他的心似乎都被人揪成一团狠狠的割来划去。他想伸出手去摸摸KB的脸颊,可是他已经……有什么人来到了他的身边,他踩住了自己的腹部,有什么冰冷的东西洞穿了自己的胸口。好冷啊,KB。你……等等……

不!不!不!

巨大的失重感让他不知所措,同时有什么浓烈的温暖在他的胸口燃烧开来。伤口在愈合,他的力气在恢复。他猛地睁开了自己的双眼,他仰着头。他在飞速下落,从南天门下落。KB把他送了出来。他仰着头去寻找那个赤红的身影。

KB趴在那里,他奋力睁大了自己碧绿色的眼睛看着哦漏,眼底满是笑意和歉意。他的身上满是淋漓的血液,一头棕色的发也杂乱的松开了,染满了血色。他的身上满是疮口,有刀剑的伤口,也有雷霆击穿的焦黑。他的身上还有许多没有被拔开的法器。那该是有多疼啊……哦漏的眼里满是疼痛,他奋力的抬起了手,却只是徒劳的握住了一手云彩。

“KB,你也把我丢下来了……我又……只有一个人了。”

砸落在地面上时,他扯出一个一个僵硬的笑容。他以为自己就要死了,可是在那些灭顶的疼痛后他却依旧活得好好的,如果不是衣服上的血迹和破损,几乎都看不出来他刚刚经历了那样的一切。

“他把自己的命给了你,小狐狸。你的心脏早没了,现在哪里的,是他的。”老者慢悠悠的踱步到他身边,“跟我走吧……那孩子留下的东西我听见了……”哦漏直愣愣的站着,他没有动,只是抬起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那里的心脏沉沉的跳动着。“那他呢……?他……”他似乎是一下子反映了过来,快步跟上了那名老者,也就是这里的土地。

“他啊,大概是徘徊于天地之间吧,历经十八重炼狱,大概才会有的转生吧。”老者慢悠悠的往前走,“别担心,到时候你自然能找到他的。”

因为他胸腔里跳动着的,是你的心脏啊。小狐狸。

于是哦漏就这样一直等啊等,甚至也曾数次踏足人间去寻找他的踪迹。所以会有这些所谓的墓葬,由于KB的神格在他的体内,神灵的心脏在他的胸腔里跳动,所以他是不老不死的。后来他便附在了那些帝王将相文官百姓的身上,可是一直都没有找到。

直到KB的前前前世,他才终于……找到了他的踪迹。

可是KB的每一次出现他都无法与他好好地见面,坐下来谈一谈,更别说是再次牵住他的手了。

可是这一次是特别的。

KB看见了他。

你总是在我最绝望的时候出现在我的面前。

 

03

我都记起来了。

我家的笨蛋狐狸,我回来了。辛苦你了。

 

KB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他身披月色一步一步走进了那个墓室。不是什么所谓的将军墓,在他的眼里,这里的一切都是哦漏留下的痕迹。

今天从这里跑出去的时候那些画面不断在他眼前闪现,自己的过去,自己还是神灵的日子,还是个小狐狸团子的哦漏……他笑着按上自己的胸口。那里有一颗属于狐妖的心脏,它和人类,和神并没有差距,它只知道不知停歇的跳动着,温暖的血液洗刷着周身的寒冷。KB站起身来悠悠然的摸过那些壁画。

人们所看见的是这位被哦漏附过身的将军的墓,但是在他眼里,那些墓志铭上杜撰的将军的战争,他的成功与失败,他的死亡与伤痛,都让他的心口突突的疼。那是他的哦漏啊……他……有多疼啊。就算承着自己的一切,可是……他会疼啊。

他是那样迫切地想见到哦漏,他站起来拔腿就跑。

从墓室,墓道,再到上面的封土层,他的每一步都激起时光的尘埃。

他一步一步,从那些他错过的年岁开始,践踏的这历史的洪流,时光的海洋,他一步一步追赶着自己的爱人。

他抬起头,小狐狸穿着古时候的青色长衫光着双脚坐在高高的树枝上晃悠着。

银白色的狐耳在夜风中扑闪两下。

他回过头,沐浴着如雪的月光。

他张开双臂。

“要接住我啊——”“会的。”他迎上去,一把把人接了个满怀。就像是很久很久以前一样,他的小狐狸坐在他的楼阁之上,攀着翘起的飞檐等着他。等到看见了他的时候,他也会像这样一跃而下。

他知道自己会接住他的,所以他从来都是这样的有恃无恐。

“我回来了。”

KB微笑着环紧他的腰,一如千年之前,他也是这样,披着大红色的外套乘风而来,将他的小狐狸接个满怀。

也是这样的,把自己的下巴搁在他的额头,温柔的说出这句话。

哦漏伸出手紧紧地拥抱了他。

他已经多久没有听见这句话了?

他仰起脸来,他擦去泪水,他挂起温柔的笑,眯着好看的蓝色眼睛。

“欢迎……回来。KB。”

他扬起头,他低下头。千年前没能吻到的双唇终于相贴。

 

你居然花了几千年才找到回家的路。

所幸我也是这样傻傻的固执的等到了回家的你。


评论 ( 4 )
热度 ( 40 )

© 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