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从今天起好好学习!!!!!期末考进前三十我就直播画画!!!
37→50→77→??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K漏】南山南·前前前世续

习羽大大说要看后续……所以就写了。虽然说写的感觉和前前前世差很大。这篇也是传说中的‘地理’

 @习羽 qwq习羽大大请原谅我没写出感觉qwq

吃粮愉快。

01

你所有为人称道的美丽,不及我第一次遇见你。

 

白色的列车卷起铁轨边散落的黄叶滑进站台,一头长发的少年沉默着站起身来拎起自己的行李箱随着人潮慢慢地向外挪去。他站在人群中是那样的突兀,一头如墨的长发如同上好的缎子,只是简简单单的用一根藏蓝的绸带束着,几缕发丝调皮的散落在肩头。

他抬步迈上站台,不知何处吹来的风拂起他天青色的直裾,被妥帖束在腰间的银铃悬着深红的穗子,他抬起眼透过高高的玻璃穹顶去看那碧蓝如洗的天幕,眸光如海。哦漏就这样拎着行李箱安安静静的站在站台上,身边来来往往的人都从他身边绕过去,唯恐惊扰了这如画中人一般的少年。

有几个年轻女孩在走过他身边后仍然频频回头去看他,哦漏回过神来也就微微勾起唇角略微弯腰还了一个礼。少女的尖叫顿时响彻在空旷的站台,那几名女孩发现自己的声音如此之大的时候也不好意思的红了脸,而哦漏更是手足无措。面对他窘迫的样子,那些过路人也就起了逗逗这个小伙子的兴趣,有个大胆的女子更是直接走过来摸了一把他的脸。

他的耳朵和尾巴几乎要露出来了。

哦漏攥紧了拳头三步并作两步窜出一大截,把那些人都甩在身后,他急急忙忙的跑起来,长长的头发因为奔跑更多的从发带间滑落,他几乎是逃难一般冲了出去。

白色的布靴敲打着大理石的台阶,他睁大了眼睛在汹涌的人潮中去寻找那一抹艳丽的红。他从小到大几千年来从未一次性见过如此多的人,哪怕是当初为了寻找KB而附身在那些帝王将相身上,他也只是‘附’而不是自己来面对。他有些焦虑的转动着步子四处张望着。他的身旁聚着一个旅行团,团里的爷爷奶奶们都啧啧赞叹着哦漏的样貌。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低着头就想抓着行李箱往外走,却没想到因为略微低着头而撞进了别人的怀里。哦漏刚要抬头去道歉却被人报了个满怀,来人的衣服上还带着奔跑于风中的寒意,在这个微凉的初秋里已经微微显得寒了,哦漏略略瑟缩了一下还是坚定的抬起手臂环住了他。

呼吸之间满满都是自己能够安心的气息。哦漏眯了眯海蓝的眼眸,唇边扬起一抹笑意。“你迟到了哦?”KB把下巴搁在哦漏的发顶,耳边是小狐狸温软的吐息,他的话听上去是埋怨,可在KB的耳朵里就满是笑意了。“那有什么办法,路上堵车了……”他拍拍哦漏的背牵着他往外走。耳边是好些对哦漏的赞美,他并不在意的笑了笑。

你所有为人所称道的美丽,从来都不及我第一次遇见你。无论是在那年染满鲜血的峰顶还是在不久前的月夜,无论是一只小小的毛上满是鲜血的小狐狸还是端坐在树枝上背衬一轮圆月的少年,在我眼里永远都是最美丽的风景。

他牵着哦漏的手漫步在洒满落叶的街头,南京街头的梧桐落了叶,密密麻麻的铺了一地,踩上去都满是松软。温柔的眼光透过树叶散落在地面上,落入哦漏的眼睛里。那片海洋泛起了粼粼的波光。他微笑着看着哦漏蹦蹦跳跳的往前走,腰间悬挂着的银铃叮当作响,清脆的响在这清晨的街头,应和着婉转的鸟鸣。KB看着他弯下腰去揪起一片沾着水珠的草叶,兴致勃勃的举起来仰起头冲着初露的温柔天光去打量那其中细碎的纹路。不过对他这种孩子气的举动,他的眼底也只有柔软的包容。

他面不改色的绕开即将撞上的梧桐,撇过头的一瞬间看见了哦漏闪着促狭笑意的眼睛。“哇哦——看我看呆了?”KB略有些窘迫的侧过头往前走,哦漏跟在他身边打趣,“看呆了就说呀我又不会笑你——”啧。KB在心底暗叹一声,漏漏你说好的害羞呢?跟在我身边的时候就这样大胆……不过。他扬起一抹微笑凑过去亲吻哦漏的面颊,满意的看到一抹绯色迅速爬满了哦漏的脸颊。

不过,也是我最喜欢的样子。

无论是什么样的你我都喜欢,因为没有人会质疑信仰的美丽。

 

02

如果所有土地都连在一起,走上一生只为拥抱你

 

KB带着哦漏慢悠悠的走过南京的街道,他原以为哦漏会对这满城的梧桐而感到惊讶,可是哦漏只是淡淡的笑着,指尖略过一块一块的树皮。他几乎是叹息一般的开口:“我来过的。”他独自一人踏过岁月的河流,他跟随着多少帝王将相名仕伟人,踏过冗长的岁月,踏过不知道多少的名山大川。

我都来过的。

哦漏微笑着,他窝在KB屋子里的吊篮里,捧着一本世界地图册比比划划。“你看……这里,这里,还有这里……我都去过的。”他的指尖掠过的轨迹几乎遍布全球,哦漏扬起脸来冲他笑,KB盯着他的眼睛仿佛看见的海潮的起落,仿佛看见了那悠长的岁月里,哦漏独自一个人,一步一步踏过多少异国的土地,多少次的满怀希望,多少次的失望而归。

但是他眼前的人却毫不在意,他张开修长的五指比比划划。“唔……大概是1840年的时候吧……那个时候我才去的大部分地方。因为世界这么大,我不知道你会到哪里去……”哦漏依旧温柔的笑着,蓝色的眼里,回忆的大海波涛汹涌。

“虽然大概是汉朝的时候也跟着去过罗马……但是后来去的时候变化太大啦……我还记得我那个时候超级喜欢那里的冰淇淋,为了找到你还附过不少人的身来学意大利语……我现在还会说哦,是不是超厉害!你以后要是……不对,我们可以自己出国玩,因为我会说好多好多语言去过好多好多地方,虽然记不清了但带着我就完全没问题啦!”他只顾着低头回忆,语气里满是愉快和对自己的小骄傲。

他没有抬头,所以也就没有发现发现KB那双碧绿色的眼里翻涌着多少的暗流,沉沉的暗色代表了多少的自责与痛心。

“啊对了,还去过伦敦,还去过华盛顿,看过自由女神像落成的时候!嗯……巴黎的凯旋门也去过……”哦漏晃荡着两只脚丫,毛茸茸的狐耳在他的发间扑闪着,“不过很遗憾啦……基本都没有见到过你……啊,不对的!有一次……虽然那时候你还超级小啦,不过我完全能肯定那是你哦。”

“为什么。”KB哑着嗓子在背后环住他,闷闷的问了一句。

“因为世界上哪里还有那么漂亮的绿眼睛啊?我去过国外那么多地方,什么颜色的眼睛我都见过……绿色的也不知道看见了多少,可是都比不上你这一对好看。不过当然啦……你无论转生多少回心都还是我的呀。”哦漏眯着眼睛笑,“不过你那时候还是所谓的什么……嗯……戴罪之身?反正活不了多久啦……没办法我又只能回来了。因为我不能……”

我不能,看着你去死啊。

哦漏顿了顿又抱起一本中国地图册,KB就在他身后环着他的肩膀,闷闷的听他语调轻快的说着他所不知道的当年。他听着哦漏诉说黄河水的壮阔,长江的蜿蜒,雪山的高峻平原的柔软。他听他说那些黄土高原上的调子,说江南渡船摇桨的声音,回忆东北纷扬的雪,江南绚烂的花。

他听着,听着那些哦漏语焉不详的痛苦。他听着他因为高原反应的难过,听着因为体力不支变回本相而惨遭围猎的狼狈,听他受过伤的疼痛,还有那些曾经的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死去,听着哦漏干涩的嗓音。

他紧紧地环住他。

“别说了……别说了……”KB红着眼捧起哦漏的脸,那张脸依旧云淡风轻,蓝色的眼里还满是柔和的笑意。哦漏抬手捏了捏KB的脸颊,“其实都没什么的。假如所有的土地都连在一起,我走上一生都是要拥抱你的。”

你是我宇宙中的定点,无论光阴流转岁月变迁,你都在我宇宙的中央,不曾改变。

你支撑着我整个世界。

 

03

南风喃,北海北

 

KB牵着哦漏的手慢慢的走在南京的街头,法国梧桐依旧落了满地的叶,清晨的阳光正好,洒满了他们所踩着的街道,落进哦漏眼里的那一片海。

他们刚刚完成一次挖掘,满身疲惫的走在暖融融的街头,这一次的依旧是哦漏曾经附身过的家伙,KB一寸一寸的抚过那些神仙和小狐狸的壁画,他笑着回过头去看哦漏拉着电线挪过来。

南国的风软糯的呢喃着什么不知名的曲调,北海的水波冲刷着堤岸。

不知哪里早开的店铺放着曲调缓慢的南山南,KB突然抓紧哦漏的手腕凑过去紧紧拥抱了哦漏。

“你说的‘所有土地都连在一起,走上一生只为拥抱你。’”

哦漏也微笑着凑过来仰起头吻了他的面颊,指尖摸过那双最为明媚的碧绿色。

“你说的‘你所有为人称道的美丽,不及我第一次遇见你。’”

他们的胸腔里跳动着对方的心脏,周身环绕着的是对方的气息。

他们携手走过铺着落叶的大红地砖,纷扬的雪落了下来。那些雪落在了哦漏和KB的肩头与发顶,他们迎着朦胧的晨光向前走去。

他们并肩走过漫长的岁月,一起跨过岁月的河流。

 

“我的笨狐狸,愿意和我白头到老吗?”

“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评论 ( 7 )
热度 ( 37 )

© 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