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从今天起好好学习!!!!!期末考进前三十我就直播画画!!!
37→50→77→??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moonlight】流星雨

大概是all漏向?

肝要爆炸了qwq

吃粮愉快。


夜空澄澈,满天星斗闪烁。

土楼旋圆的老旧的木梯吱嘎吱嘎的响,扑面而来的都是老旧的木香。

青年扶着残破的扶手慢慢的攀上那高高的瓦顶。他踏过几片破碎的青瓦慢慢的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夜凉如水。他伸出手去拥抱自己,夜风抚开他的发丝,那一双蓝色的眼里倒映着漫天的星斗。搁在身边的手机屏幕亮起又暗下,未接来电的数目不断的增长。他没有侧过头去看也能够猜到是什么人在不知停歇的拨打他的号码。

他沉默的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天空的星辰已经蠢蠢欲动。

还有,六分钟。他喃喃着,还有六分钟。在那之后,那璀璨的满天的星辰就会从天际陨落,划破大气,燃烧着拖着长长的光从他的眼前掠过,在他所不知道的遥远宇宙下起一场一期一会的惊艳的雨。

他收紧了拥抱自己的手,想要把那还带着一丝柔意的长风锁在怀中。他有些烦躁的撇了一眼再度暗下去的手机屏幕,心里却是暗暗的期盼和胆怯。会来吗……?会的吧。他深吸了一口气,却因为山间冰凉的空气而瑟缩了一下。

他仰起脸去看看那明媚的星空,思绪开始随风飘回老旧的岁月。

那个时候,他们都还年少。他那个时候相较同龄的男孩子生的较为纤细,加上他本就清秀,在班上也就是容易受欺负的类型。他第一次见到他们是在某个微凉的秋日。那时候的他局促的被人堵在巷子里,为首的小流氓抛着一把小刀挑眉看着他不知所措的揪着书包带唇角挂着危险的笑意。

“这么说……你是没钱了咯?”他凑过来勾起哦漏的下巴,在更加难以忍受的言语出口之前有人在他们上方冷冷的开了口。“喂。”从窗口探出身来的少年人将一头棕发往后撩起来露出光洁的额头,碧绿色的眼睛还带着刚睡醒的雾气。哦漏看着他身上随意套着的睡得皱巴巴的衣服有些不知所措,从衣服上看这是自己的同学,这样画风清奇的班服除了他们班应该不会有第二个……可是他却从未见过这个人。

那男生也看见了他,哟了一声便探出身子踩着楼下人的屋檐就跃了下来稳稳当当的站在哦漏面前。“以前都不怎么管你们……这回欺负到我的人身上了,”他把袖子挽起来露出手腕上红蓝双线的手链,“松手。”那小流氓似乎是很怕他的,这时候也只能瞪着眼愤愤的放下刀带着人走开,结果又在巷子口被人堵了回来。

这回来的这个人却是他所熟识的。他们班的学习委员萧忆情。可是这个时候的他又全然不是哦漏印象里的他了,萧忆情把微长的头发拢到耳后,班服的大红色外套敞开来露出里面贴身的白衬衫,他倚在墙上,背后书包已经半拖到地上,唇角的笑带着淡淡的邪气。“说过……让你们走了吗?”他的声音依旧温雅,唇齿间还满是笑意。

后来发生的事情哦漏只能迷迷糊糊的记得了,他第一次知道萧忆情这样会打架,更别提那时候KB穿行在他们之间的优雅从容。这样的局面到是让他忘记了KB最开头说的‘我的人’时话音里微微的笑意。他还记得那时候KB悠悠然的滑步转身,逆着阳光冲他伸出手,翠绿色的眸子里满是温润的笑意。“漏漏好久不见,我回来了。”

他的语气那样的熟稔,哦漏迷茫的眨了眨眼,记忆里的模糊面容与面前的这张脸逐渐重合,他看着那双眼睛露出温柔的笑。年幼的记忆被记忆翻涌的白浪卷回岸边,记忆里这双翠色的眸子也是如今一样的温柔,他还是一如当年的在面临危机的时候护在自己的身前,替自己撑起一片蔚蓝的天空。

就算是在后来,他们因为KB父亲的调任而分离开了,他也依旧在自己的身后,在哦漏每每心绪复杂对未来迷茫的时候,即便是隔着万水千山,他也依旧在屏幕的那一头温柔的替他抚开迷雾。他一直在自己的身后,给自己撑起一方璀璨的星空。“KB……欢迎回来。”他微笑着伸出手去拥抱他。

萧忆情整理好仪容,拎起搁在地上的书包冲他伸出手。“漏漏既然来了,不如上去坐坐吧?”哦漏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更何况他也想知道他这位同学的这样不为人知的一面。他们拐过一道弯,一个橙发的少年就从一道红色铁门门前转过来抱臂挑眉看着他们。“我就说我喊了几声怎么没人来给我开门呢,原来去英雄救美了啊?没受伤吧?”KB耸耸肩,“没有,不过我出来的时候嘟嘟和然然已经回来了。”那人的笑脸僵了一下,喉咙里似乎要冲出一些话语,不过他最终还是压下了情绪转过头来向哦漏伸出手:“你好,我是A路人。”

哦漏到是从没想过这样一片破旧的小楼里的装潢会是这样的精细,不过在很遥远的后来他也在这里有了这样的一间屋子。墙面本该是一片的雪白,可是上面却按上了不少五彩斑斓的手印,装点着细细碎碎的破碎碟片,客厅里搁着几个米色罩子的沙发,窗上点缀着碧绿的藤萝,厨房里搁着的锅咕嘟咕嘟的冒着甜蜜的香气。

不过最让哦漏感到惊讶的就是那本来应该是电视墙的那一面。那一面墙上勾着浅淡的月色,月下是几乎做到了一比一等大的几个少年的肖像。有几块地方还未画完,连着最后的那一块空白让哦漏心底突然冒出一些转瞬即逝的想法。路人见他看得认真也就给他讲了两句,但不过一会儿就有另外的人接手了这个工作。奇然端着颜料盘从屋子里拐出来,见到哦漏的时候他愣了一下,下一秒就招呼起厨房里的嘟嘟多备上一份。

哦漏从未见过这样自然而然的动作,就好像他们本来就该是这样的熟稔,好像这里……就是他的家。

不过后来也确实就是这样了。哦漏低下头看看手机,时间快要到了。屏幕上奇然的未接来电已经高达五十多个,就连最少的路人也都已经累积到了四十五。他微笑着,“时间快到了。”他好像听见了远处汽车刹车的声音和有人自远方奔跑而来、鞋面击打着地面的声音。他微笑着松开抱着自己的手,任由那冰冷的寒风吹拂着他的怀抱。

哦漏住进那间屋子是在两年之后。那个时候他们已经不能用熟稔来形容了,硬要说的话大概就是……嗯,大概就是最最亲近的人了。那个时候也是哦漏觉得最难捱的日子,升到了高三以后随着试卷难度的加大和数量的增多,哦漏终于迎来了本该在两年前就该感受到的汹涌的痛苦与难过。

物理的卷子做了多少张就挂了多少张,更别说还有日渐下滑的英语。厚厚的卷子一摞一摞的堆在书桌上,他缩在自己整顿了一半的屋子里倚靠着桌角把自己缩成一团。他扯着唇角僵硬的笑了笑。一些本就看不惯他的同学明里暗里的讥笑和老师皱起的眉峰,更别说还有父母失望的眼神。哦漏想说他在努力了,他尽了自己的全力了,可是他一开口就会迎来各种各样的怀疑,和自己控制不住的眼泪。

推门进来找他的A路人看着他,慢悠悠的蹭过来在他身边坐下,不由分说的把他按到自己的怀里。“难过就哭,憋着大家都难受。”他轻轻拍着哦漏的背,压低的声音满满的都是温柔与担忧,“不会的问题就问啊,说的和大家不在似得,我们从来都不会说漏漏的。”他的声音里带上了笑意,肩膀上的布料被微微润湿,掌心下的脊背在微不可闻的颤抖。路人的嘴角展开一个浅浅的笑意,眼底却是满溢的心疼。“我们漏漏是最好的。”他带着微微的叹息揉了揉哦漏的发。

我们漏漏,哪儿都好。

哦漏在高三的时候真的是豁出了命去学习,问他理由他也不肯说,他只是一味地微笑着,眼底是一片浅浅的青黑。即便是高三也泡在厨房里的斯雷嘟比其他所有人都更能体会到哦漏的辛苦。奇然也只是随口提了一句咖啡快没了谁喝了他才猛然注意到本来屯在冰箱里的一大排的冰咖啡早就已经没了大半,而且在夜晚起来定时明天早上的粥的时候他也总能看见哦漏门缝里透出来的光。

更别说还有一次他当面撞上了哦漏从冰箱里直接拿出咖啡开始灌的样子。

用哦漏的话来说他从来就没有看见过嘟嘟那么生气,他几乎是被猛地按在了冰箱上,几乎是眼前一黑。他原本以为要迎来铺天盖地的责骂,可是当哦漏乖乖低着头站在那里的时候迎来的却是嘟嘟温暖的怀抱。“你要我们拿你怎么办才好……”最终他也只是拿走了哦漏的咖啡并替他泡上一杯温热的牛奶。虽说第二天冰箱里所有的咖啡都被他丢掉了,但是每每哦漏半夜出来的时候总能看见一杯温热的牛奶搁在灶台上,偶尔还能在那里发现一两块小小的蛋糕。其他人都不知道,嘟嘟也没有再提起这件事,只不过这一杯牛奶从那一天起一直到了高考。

这件事的原委最终还是在高考前被知道了。

五月摸底,哦漏的成绩总算名列前茅,跟上了KB和萧忆情他们的步伐。那一天KB有事先回去了,他当时是坐着萧忆情的自行车回去的。夏日的阳光洒在他的面容上,他终于迎来了久违的困倦之感。不过他一直没有想到自己会睡上那么久。

整整一天半。

原先萧忆情还以为他只是累了困了罢了,可是一直到晚上吃晚饭的时候奇然进门去叫他他也没醒。这个时候他们才开是荒乱了起来,也知道这个时候嘟嘟才把他没日没夜的学习这件事情告诉了他们。哦漏醒过来的时候他们挨着肩膀坐在哦漏的床边,无奈的笑着亲吻了他的脸颊。

“你这是要我们拿你怎么办才好……”哦漏眼底的青黑被温热的指尖描摹,他们最终只是在他的眼角眉梢落下含着疼惜的亲吻。KB揽过他的肩膀让他靠在自己的怀里,路人一勺一勺的给他喂着凉好的粥。萧忆情捏捏他的脸,感觉手底下的人至少瘦了一圈。奇然只能无奈的站在一边听嘟嘟数落他,还时不时添上几句诸如‘你要是垮了你要我们怎么办’‘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之类的话。

最终还是KB微笑着揉了揉哦漏的发,“你只要尽你的力去做就好了。”可是哦漏笑着,他伸出手去揽住他们几个的肩头。“可是我想和你们在一起啊。”这时候反倒是奇然先笑了,他伸出手去。“那就牵好了,别掉队。”

结果高考那天,哦漏确实是被一步一步牵到了考场。原先所有的紧张都在刹那间消失,他回过头去看那满含着笑意的眼睛,手中攥着的来自路人的花茶散发着沁人心脾的香气。后来他曾问过KB他是怎样写出当年最好的作文的,他也只是微笑着缓缓念出一句歌词。

“感谢你那样沁人心脾的美丽。”

哦漏突然红了耳根。

出成绩那天哦漏怔愣的站在操场上,满耳都是欢呼声,还有书本破碎的书页纷纷扬扬的落下来。有人隔着嘈杂的人群叫他的名字,他呆呆的转过头去,奇然冲他微笑着招手。他突然就开始奔跑,就连撞到了人也顾不上道歉,他直直的扑进奇然的怀里,滚烫的泪水猛地流了出来。哦漏说我抓住你们了,奇然也笑的眉眼弯弯的轻吻了哦漏的额头。

“当然啦,我们漏漏那么优秀。”

那一天他们迎来了一场流星雨。哦漏被他们几个牵着到这座破败的土楼上来,那个时候他可是相当害怕的,来这里的路上不能坐车,是他们一步一步踩着丛生的杂草来到了这里,也正是在这里他们观赏到了当时最全面的流星雨。时隔多年以后,他再次来了这里。

哦漏的肩膀被温暖的外套覆盖,他侧过头看着KB微笑。那一点温度和楼下老旧的木围栏上吱嘎吱嘎的奔跑声让他突然落下泪来。他仰起脸去看天空,漫天的星斗刹那陨落,划出最绚烂的轨迹。哦漏的眼角挂着将落未落的泪,他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张开双臂冲着那几个从楼下探出身子往上张望的人微笑。他回过头看了看KB,往圆顶的另一边跑去。

他顶着世界上最绚丽的雨幕张开双臂。

“我喜欢你们——”他的眼底落了漫天星光,“喜欢你们,爱你们,心悦你们。”

“我想和你们在一起。”


评论 ( 3 )
热度 ( 94 )

© 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