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从今天起好好学习!!!!!期末考进前三十我就直播画画!!!
37→50→77→??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Moonlight】攻守兼备

元旦快乐啊亲爱的们

结果说好的五千依旧遥遥无期。三千九左右。

食用愉快。
黑道设定,KB军火,哦漏情报,路人毒枭,嘟嘟走私,奇然杀手,仙儿洗钱

Moonlight·攻守兼备

深夜的路灯投下温暖的光晕,细细密密的雨丝剔透莹亮如同细密的针雨,地上的水洼晕开一圈一圈细小的涟漪。一双皮鞋猝然扰乱了这层层波浪,把底下沉积的灰尘与泥沙搅动,一池清波登时混沌不堪。有人披着黑色的长风衣踏着被搅浑的积水缓步而来,因为细密的雨帘他扣上了黑色的帽子,他的怀里抱着一个塑料袋,鼓鼓囊囊的一大包,也不知是些什么东西。他静默的立在光晕之间。

他的耳力极好,不一会儿就听见了有人踏步而来的声音。来人衣着考究,扣着一顶礼帽,甚至还持着一根银亮的手杖。他白色的靴子踏着污水,溅起的水珠湿了他的裤脚,可他丝毫不在意的向着这边奔来。黑衣的年轻人几步迎上来,低下头从袋子里摸出一件外套给他披上。随着他的动作,一缕橙色的发丝从兜帽中落了下来,他有些无奈的揉了揉他的发,“下雨还不借把伞再来,感冒了怎么办?要我们担心?”

他似乎刚从舞会中下来,身上还带着些酒气。由于是冒雨而来,虽然单薄的衣服湿了大片,可是那双蓝色的眼睛依旧亮闪闪的。看来这次收获不小的样子……哦漏微微侧过身摸出一叠白纸,上面满满当当的都是毒品的名字的数量,当然对于路人来说更重要的则是后头紧跟的一队人名。哦漏伸出指尖悄悄地戳了戳最上面的一个名字,那名字对应的数量小的可怜,可是……“他才是牵头的。”哦漏眨眨眼,“今晚他还问我要不要入股。”

路人拎出一个保温杯倒出一杯姜茶递到他手里,“你怎么回的?”哦漏眨着眼睛笑了笑,“我不都和你一块了?要他干嘛。再不济我不还有KB他们呢。”也是,钱这种东西,哦漏本来就不缺,不单单是说他自己本身的职业,更指的是他们这五个家伙。要是养不起他那就怪了去了。

“今晚回去吗?”哦漏慢吞吞的咽着辛辣的姜汤不时地吐一吐舌头,他拢了拢披在肩上的外套侧过头去问身边划着手机的路人。“嗯……?今晚大概不会去了,我送你到仙儿那边吧。”路人啪的一下合上手机牵起他被热乎乎的姜汤暖的发红的手跨过街道上雨水的洪流。哦漏暗自叹了口气,是啊,这事情已经捅出来了,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可是他又不禁思考了一下他们有多久没有一起在家里了。

悍马里开了暖气,可是他的指尖慢慢的凉了下去。“怎么了?”路人此刻摘下了帽子,略长了的橙发在脖子后扎起了一个小小的马尾随着他的举动略略晃动。他凑过来抵住了哦漏的额头,“是不是发烧了?到仙儿那里就赶快休息,知道吗?”哦漏懒洋洋的撇了撇嘴,下一刻就被拥到怀里,手中又被塞进一杯姜汤。“别耍小孩子脾气。我会尽快回去的。”知道啦……哦漏笑了笑吹了吹杯中飘起的腾腾白雾,蓝色的眼睛里漾起了点点星光。

萧忆情撑着浅紫色的雨伞站在路边,围巾在夜风中飘飘悠悠的晃动着。他沐着微凉的雨,身后是酒吧中透出的清浅的光。黑色的悍马撕开了夜的寂静,路人拉开了门先跳了出来,小心翼翼的把昏昏沉沉的睡过去的哦漏抱了出来。“怎么了?”萧忆情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温暖的指尖轻触哦漏微微泛红的脸颊。“送情报过来的时候淋了雨,已经喝了姜汤。”路人眉眼间依旧是担忧的颜色,“先给他灌点药下去?”

哦漏在微凉的夜风里迷迷瞪瞪的睁开了眼睛,他伸手揽住萧忆情的脖子埋到他怀里,发丝蹭着萧忆情的脖子。“漏漏?”被叫到名字的人只是懒洋洋的蹭了蹭,就像是猫咪一般呼噜了一声。路人轻轻的笑了笑凑过去温柔地吻了吻哦漏的发顶。“那我先走了?”“早点回来,KB今天回来,好不容易又要凑到一块了,他都盼了好久了。”萧忆情压低了声音,他略略侧身抄起哦漏的膝弯把他抱了起来,艰难的打着伞挪进了店。

A路人看着他的背影消失,摸出手机划开一个号码。“你那边有人闲着吗?……我知道你没闲着,派两个人给我。”他拉开悍马的车门,抬起下巴示意前面开车的司机给自家的兄弟发个讯息。他倚在后排的座位上略略和了绯色的眼睛,略长的发丝散开,束着发丝的皮筋晃荡着掉下来,上面的挂坠直直的刺穿了皮质的椅子。

他撩开眼皮随意的瞥了一眼又将那条带子缠在手腕上。他的手指挪到侧腰,指尖隐没在风衣的阴影下。他慢悠悠的磨蹭着勃朗宁,“快点,我赶时间。他还在等我回去呢。”配枪被抽出,上膛的声音在夜色中清晰可闻。

萧忆情进店的时候奇然刚好放下电吉他跑下来,眼见他怀里抱这个人就急忙跑过来一把把哦漏接了过去。“淋雨了?”萧忆情点点头就撩开了后厨的门,奇然也就耸耸肩把哦漏抱到吧台后面的摇椅上去。整个酒吧也就吧台这一块光线比较昏暗,相较其他地方也安静得多。他伸手试了试哦漏的体温才放心的站起来。

手机铃声响的不合时宜,他皱着眉接了起来,还特意的靠得离吧台近了些,远看就和这些吧台里站着的酒保们没有什么区别。“路人……?怎么想起来打我电话了?什么事?”听着对方略低的声音奇然轻笑了一声,“是啊,他还睡着呢。仙儿去给他做点东西垫肚子了……两个人是吧,知道了。”奇然低头又拉开通讯录给负责人发了个短信,撇了一眼哦漏安静的睡颜他也就带着轻柔的笑侧过身看着门外。

“这位先生可以帮我调杯酒么?”女郎拢着波浪卷的长发冲他抛了个媚眼,而奇然理都没理她,自顾自的抄起调酒用的工具。他熟练地抛接着一罐罐的酒,温凉的灯光下帅的简直让人神迷目眩。女郎看的眼睛都要直了,确是另一边的调酒师伸过手将一杯玛格丽特搁在了女郎面前。“你干什么!我要的是这位调的!”她的声音略有些大,奇然抬头冷冷的撇她一眼刚想开口警告他就被人抱住了腰。

“然然……”哦漏还带着些迷糊,整个人挂在奇然的背后,他蹭了蹭奇然的颈窝就要伸出手去拿奇然的酒。被人拍开的时候他嘟嘟嘴委屈的想要说什么就被奇然温柔的亲吻了侧脸。“乖孩子,别闹,嗯?”哦漏的蓝眼睛里似乎还泛着迷糊,他歪着头吧唧一口亲了回去。奇然没发现,可是站在他们面前的女郎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哦漏的眼睛里满是清明,看着她的眼神如同冰制的刀锋。

哦漏挑衅似得扬了扬眉,唇齿缓慢开合。‘他是我的。’女郎的脸现在可谓红一阵白一阵,他僵立在吧台前,奇然回神见她还没走就皱起了眉头,“怎么还不滚?”女郎咬了咬牙一跺脚,踏着恨天高登登登的走远了后奇然才伸手揉了揉哦漏软乎乎的黑发,“玩够了?”哦漏刚想说什么就被从后厨出来的萧忆情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不过显而易见的是,他看的重点是萧忆情手里的盘子。

意大利面上淋了番茄酱,其中还能看见一些切成小块的果肉,显然是后厨刚刚煮出来的;一叠拌青菜鲜嫩欲滴,似乎都只掐了空心菜上最嫩的部分;更别提旁边还搁了一两块抹了果酱的小蛋糕。一碗热气腾腾的蛋花汤里加了些许的红酒散发着馥郁的香气。仅仅是一眼,整个人似乎都一下子被温柔包裹着。

“KB不在,我就自己及试了试,不知道你吃的习惯不习惯。”他把盘子搁在工作台上,又伸出手替哦漏披上路人给他披上的风衣。“穿那么少才会感冒的,自己要注意点。”奇然从另一头把刀叉拿过来,细心地替他拌开了面条。萧忆情瞥了一眼搁在旁边的酒,“不许喝酒知道吗?本来就喝不了多少,想让我抱你回去啊?”哦漏撇了撇嘴,小声嘀咕了一下自己的酒量并没有那么差结果就被奇然敲了额头。

“唔。……仙儿最近小心着点,已经有人盯上你了。最近的账目做的细点,什么单子最好都不要让其他人过手。”洗钱的危险虽然是他们中最低的那一个,但是萧忆情这里的所有账目一旦被揪出来,那样的话,顺藤摸瓜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倒台。更别提这件事发生过后萧忆情会迎来的仇杀数量会有多么庞大。

他慢悠悠的喝了一口汤,因为诡异的味道不自在的皱了皱眉头。“然然也是。”他一连往嘴里塞了三四口意面才再次开口说话,“这个味道简直了……然然最近也小心点——虽然我觉得应该没有哪个傻逼会想着来动你——但是路人那边要是一动手,我不知道会惊动多少地方的条子。教你的人做的隐秘点。”

奇然一口气喝掉了自己调的那杯酒,伏特加的底让他整个人都暖了不少。他眨眨眼露出一个微笑,“漏漏放心,我们可不会留下你一个人的。”什么嘛……哦漏皱了皱眉头,为什么整颗心都暖起来了……我才没有很感动呢。“害羞了?”萧忆情拍拍他的额头递过来一杯开水,摊开的手上搁着两片药。“我没……”

“明明就是害羞了,耳根都红了。”哦漏抬起头,眼前是一片温暖招摇的红。即便是这种天气,来人也只是套着一件白色短袖外罩一件红色的中袖衬衣,更别提那一条只寄到膝盖的裤子了。那人伸出手捏了捏哦漏的面颊,崔绿色的眼眸里满是温柔的光芒。“你回来啦KB!”哦漏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伸手拥住了KB,眼睛里满是兴奋。“我回来了。走吧,仙儿,打烊回家。”

回家……

哦漏下意识的瞥了一眼自己的手机捏紧了披在身上的风衣的衣角。有人推开了酒吧的门,他逆着光站着,衣服上还带着些许的硝烟的味道。可是他微笑着冲着这一边伸出了手,略长的发丝泛着暖橙色。“走了,我们回家。”

或许是因为今天东奔西跑阳奉阴违的打探消息真的浪费了他太多的精力,刚一坐上KB的车哦漏便又睡了过去。路人把车扔在了酒店的车库,这时候坐在车门边上,哦漏倚在他的怀里。奇然俯身脱掉哦漏的鞋子示意着把他放平,萧忆情也不知从哪儿摸出了一张毯子给哦漏裹上。“他确实累了……”KB从后视镜里看着他们,“还发烧吗?不然打个电话给嘟嘟让他找点药?”

萧忆情挥挥手示意已经吃过了药并且不再发烧的时候KB才转回头认真的开他的车。

小心翼翼的把哦漏挪下车后奇然刚打算推开家门,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回来了?”斯雷嘟一脸倦容,客厅里大大小小堆了数十个箱子,从那些翻开的边角中可以窥见里面油光发亮的枪械。“刚回来?那快点休息去吧。”

结果到最后还是蹭到一起去了……

六个人挨挨挤挤的打了个地铺凑在一起,温暖迅速的蔓延开来。

哦漏眯缝着眼睛笑了,他小心翼翼的支起身子探过身去亲吻了每一个人的唇角。他看着他们每一个人唇角扬起的微笑缩回被子里。

下一秒就不出所料的被亲吻了。

“我爱你。”

评论 ( 5 )
热度 ( 144 )

© 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