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从今天起好好学习!!!!!期末考进前三十我就直播画画!!!
37→50→77→??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moonlight】路过世界的我

设定大致就是moonlight都是能毫无障碍的夸越世界的那种,文里的以太是瞎几把乱扯就当他是个设定。

跨越世界的河只有以太能够看见,河水可以毫无规律的穿越世界,并且河里的人说话外面是听不到的。河里的人可以把人推出去。外面的人是没办法抓住他的。“这是上天的眷顾。”

吃粮愉快。

Moonlight·路过世界的我

夜色浸染世界。

有人执一盏明灯缓步走在田野之间,依着他的脚步,数以千计的萤火虫从小路旁的树丛、草丛里扑扇翅膀飞起来,一点一点的光芒如同河流顺着小路一直向前蜿蜒而去。星河之下,无尽的田野之间,那无尽的黑夜里因为他,悍然飘起萤火的道路。他缓步往前走去,身边有人来去匆匆,却从未惊扰他一丝一毫。

他哼着轻快的曲调,没有明确的歌词,却让人感到莫名的柔软。他踏着那条跨越世界的河流,穿过无数个时间与空间,坚定而固执的往前走去。无论身边有多么的纷扰,他只是悠悠然往前走去,马上就要路过这个世界。但有人抓住了他的手,将他从预计的轨道里拉离,明灯从指间坠落,散成无数的萤火。他有些茫然的看着那条奔腾的河依旧向前奔流,那些萤火依旧忽闪地亮着,蜿蜒向前,直到他无法看见的远方。

他回过头来,呼啸的风拂去他垂落的长发,露出那双让人思慕已久蓝眼睛,露出那张等待已久的容颜。他面前的几个少年看着他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但他们最后伸出手来紧紧地拥抱了他。“漏漏……你回来啦……”他茫然的睁大眼睛,有什么顺着河水流走的记忆如同逆流的鱼,令他的眼睛骤然明亮。

“我回来了。”

 

他们是时空的使者,他们本没有形体,更没有话语,他们是这世界上的一切,却也不是。他们被叫做‘以太’。可是天长日久,总会有什么不同的东西诞生。他们是时空的子民,是以太的使者,被以月光冠名。

那时候的他们天天混在一起,就像是普普通通的孩子一样。但有时候,他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也许下一秒就到了另一个世界。

但他们依旧很快乐。

哦漏有时候会赖着床,等着铺天盖地的蛋糕的甜香将他唤醒,睁开眼睛就能看到其余五个人中任意一个温柔的笑容。也有的时候他会是最早起来的哪一个,窝在厨房里碾碎巧克力泡上一杯暖融融的巧克力奶,叉起做好的小蛋糕品尝,将少的味道传给飞鸟,让它们衔来清晨风的舒爽,雨后空气的清新,海边翻起的白浪的咸味亦或是夏日樱花草的香。

可是后来啊,在一次任务之中他被那条突然出现的河给卷走了。

那是一条跨越世界的河流,它的流向遵循着什么神秘的轨迹,下一次出现在哪里,没有人知道。哦漏会随着它去哪里,他还在不在这个世界,也没有人知道。那条河只出现了一瞬间,下一刻就隐没在空气里,带着他们的哦漏一起,开始无数次跨越时空的旅程。

他们甚至都没有机会来反应这件事的发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消失。他的脸上还挂着笑意,连错愕都来不及出现。他说,等等我。他们回过头的时候,他带着笑,开始了接下来的颠沛流离。没有时间给他们犹豫,KB第一次敛去面上的笑意,几人互相对了个眼神。他们的追寻,就这样开始了。

哦漏QAQ。

我们的宝贝漏漏。

请一定——请一定,画地为牢,等着我去接你回家。

 

斯雷嘟负责最北的世界,他是他们几个中最接近哦漏的那一个。他落地的时候恰逢夜晚,那条携带着无数萤火的河流在他的视线之中,缓缓地流动着。他撒开腿快速的奔跑,追着流淌的时光,为了追上他的全世界卖力的奔跑。他大声呼喊着哦漏的名字,看着那河流之中艰难站立的少年抬起手去举起一盏萤火的灯。

斯雷嘟在奔跑中数次跌倒,贴身的制服被弄得散乱,一头银发甚至都沾了泥水。哦漏举着灯,弯起嘴角。下一秒钟他再次消失在紊乱的时空里,留给斯雷嘟的不过一抹温柔的微笑。他虽然没有说,但是他们都知道。“相信我,我会逃出去的。等着我能够如愿逃出去,成为你们的骄傲吧。”

少年人艰难的从泥泞中撑起自己,淋着这满世界飘摇的雨,他露出湿淋淋的微笑。“那说好了啊,漏漏。这场旅途有多长,我们都不知道。”他不知这场旅行有多长,会不会到连他们都消失的那一天,但是他所能说的、所能做的,也不过……“但是,漏漏,我们都不可以睡懒觉啊。”他微笑着,眼角氤氲着的水汽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但是下一刻他决绝的转身,跨越另一个世界。“你要等着……我们找到你。”

A路人在拥挤的人潮中艰难的行动,他向前,却又被人潮向后推去,他恍惚之间看见那人墨色的发丝,湿淋淋的还滴着水,他举着一盏萤火的灯冲自己露出一个鼓励的微笑。他知道哦漏是在冲着自己微笑,毕竟那头橙发在哪里都很突出。他看见哦漏嘴唇扇动,但他听不见哦漏说的话,甚至下一瞬就看不清他的样子。

可是他就是知道哦漏在说什么。记忆的洪流奔涌而来,他依稀记得自己年幼的时候遇见铺天盖地的水,有一双手坚定的将他推离。有人附在他的耳边说话,他的声音被轰响的水声打的模糊。“路人要加油啊,我可是等着和你一起取得荣耀啊。”那是很久以后自己和哦漏的约定,想必那年的滔天的浪花就是那条跨越世界的河,它或许是遇见了紊乱的时空,才把那样温柔的人带到自己身边。

他终于脱离人群的怀抱气喘吁吁的靠着河岸边绵延的石头围栏上,湿漉漉的橙发粘着额头,掩去那双绯色的眼。他侧过头,那河岸上有着陆离的灯火,映照着粼粼的波光,可是它不是那条河。它有尽头、有源头,没有平底乍起的萤火汇成的围栏,更没有他寻找的人。河上有船来来往往,可没有一艘船上坐着那个墨发蓝眼,举着一盏萤火灯的少年。

没有他要找的哦漏。

他仰头去看屋宇中的缝隙,猜测着这些缝隙会开出怎样的花朵。他们就是这样的缝隙,谁也不知道他们拼尽全力之后能不能再次双手交握。但是没有尝试怎么会知道呢……他笑着揉揉额角,凭空消失。

奇然收起了笑意,眉眼间满是肃杀。他踏过战场横流的血,白色的长靴上画出了绝世艳丽的花朵。他踏过一片又一片疯狂的土地,手起刀落溅起一地的血色。他的眼中充斥着红,而此刻他迫不及待的想见到一抹蓝色。一抹能够安抚一切的蓝。

就像是很多很多年之前,他踏着血跌跌撞撞的奔跑在雪原之上,他甚至都要觉得自己会是第一个死于刀剑的以太了,KB就犹如神兵天降般出现在他的面前,红衣如火。而哦漏就跟在他的身后,温柔的眼神像是能够洗去他的一切伤痛。

他顺着那条河突然出现的河一路往前奔跑,在瑰丽的夕阳下迷蒙的看见哦漏的背影。即使他下一秒就消失在扭曲的时空中,但奇然依旧看见了他高高举起的灯火,充盈了他整个疲惫的心房。“哦漏——等着我啊——”

萧忆情一直在诸多世界中穿梭,跌跌撞撞的奔跑在大街小巷亦或是大漠海洋,不顾那些耳畔的谩骂,铺面的黄沙和那些浸湿的衣服。他始终冲着他看见的,冲着他的爱奔跑。不需要顾虑,不需要担忧,什么都别听——

你只要冲着他去,就一切都好。

 

KB的足迹几乎遍布所有他能企及的时空。

偶尔追寻的间隙他会想着,是不是他们都把自己的率真全都寄给了年少。毕竟如今再也没有人把爱宣之于口张扬,而是在细枝末节中来展现自己的爱意与温柔。不再像年少那样大胆,也不再那么热烈。他不知道自己追逐了多少年,毕竟以太对时间历来没有什么概念。但哪怕是他也知道,一定过去了很久了……他已经从少年长成青年了。

哦漏,我亲爱的……你,到底在那里啊?

夜色暗沉,他站在那一片旷野里,毫不在意的放开喉咙呼喊哦漏的名字,但是这旷野开阔,冷冷清清,就连回声都不能听见。可是他的心脏开始猛烈的跳动,似乎有什么在召唤着他,就像是有什么人在轻声应和着……

无论他们身处何方,他们都开始向着这片旷野奔来,踏着及膝的杂草,跨过暗藏的河流。他们身边有无数人来来往往步履匆匆看似繁忙实则漫无目的,只有他们坚定的朝着一个方向前进。

他们有着统一的步调,即将和他在半路遇到,在转角遇到——

这么多年旅途漫漫,庆幸他们始终没有放弃,感谢上天的这一丝丝眷顾,这一点的凑巧——“说好了的,说都不许掉队啊。”他们就看着那条河流缓缓地从天际奔涌而来。

有人执一盏明灯缓步走在田野之间,依着他的脚步,数以千计的萤火虫从小路旁的树丛、草丛里扑扇翅膀飞起来,一点一点的光芒如同河流一直向前蜿蜒而去。星河之下,无尽的田野之间,那无尽的黑夜里,因为他,悍然飘起萤火的道路。

他哼着轻快的曲调,没有明确的歌词,却让人感到莫名的柔软。他踏着那条跨越世界的河流,穿过无数个时间与空间,坚定而固执的往前走去。无论身边有多么的纷扰,他只是悠悠然往前走去,马上就要路过这个世界。

他们坚定的伸出手去,将他扯离预定的轨迹,看那盏灯砸碎在河水之中。

他们看着那条河一点一点消失在视线里,怀里的人依旧睁着茫然的眼。

他突然微笑,眼睛亮起来。白皙的手掌被他按在左边的胸膛,剩下的一只手向他们伸来。

“我回来啦。”

 

宇宙下,渺小的我,想陪你从全世界路过。

来不及分享的快乐,最终都会有你来带给我。

 

“漏漏……欢迎回家。”

评论 ( 6 )
热度 ( 69 )

© 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