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从今天起好好学习!!!!!期末考进前三十我就直播画画!!!
37→50→77→??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K漏】龙

看完他是龙喷发的少女心。

实话分两天写确实有偏差。我玩什么前世今生。

漏漏是两辈子,KB一直都是KB。上辈子是另一篇文,具体啥时候发我也不知道。因为才写了一半。

愉快。

K漏·龙

天光微曦。

天空飘落着细小的雪花,那冰蓝色的湖泊边上的,那是一座及其雄伟的城堡,金色的屋顶被从城堡一侧攀爬而上的及其粗壮的紫藤覆盖。明明恰是隆冬,这紫藤却像是逢着正是开花的季节,那一串一串漂亮的淡紫色花朵垂落下来,风吹过来带落几片花瓣。有种诗意的美感,只可惜没有人来欣赏。

帝国将倾,谁也没有那点心思。

可是这时候的帝都却异常的热闹,屋前的道路都被打扫干净,到处都悬挂着艳丽的绸带。这是帝国最后的希望——联姻。他们的王子殿下,将嫁到另一个国家去。他们以此来寻求他们的帮助。

银临执着白玉的梳子一下一下理顺王子过长的黑发,将它们仔仔细细的扎起,别上嵌着蓝宝石的发冠。“你要是不想去那就别去。”她替他抚平衣上的皱褶,丝毫不在意自己的音量,“我一点都不相信国家已经到了要派王子联姻的地步。”哦漏垂着眼帘,有些不在意的捻着发冠上垂落的穗子。

是啊,谁都不会相信这个帝国已经到了这般局面吧。明明在一个世纪之前……他们的先祖大人是留下了那样多的东西啊。等着银临将衣上的褶皱统统抚平后,他迈步往外走。紫藤的叶片垂落在走廊上,生机黯然,同窗外飘落的雪花一比真是不知说什么好。那些一串一串的深深浅浅的紫被风吹落了满地,溅起迷蒙的香。

他从父亲身边经过,他看见他张了张嘴,却是什么也没说。哦漏一步一步往前走去,乌黑的发丝里夹了掉落的花飘飞的雪,他长长的衣摆拖在落了厚厚一层雪的地面上,抹出一条暗色的轨迹。他没有回头。

他仰面躺着,身边的王公贵族往船里撒着珠宝。他合上眼不去看那些欢欣的面容,他顺着流水往前飘着,他听见那些古老的调子,悠扬在飘雪的空中。他听见风,迎面而来。狂风吹熄了脸侧的烛火。他睁开眼睛。

巨龙有着银白的鳞片,一抹红如同流窜的火焰游移在鳞片之间,他仰起脸。巨龙有一对漂亮的碧绿色眼睛,他扑打膜翼震起狂风,可他的眼里没有焦距。明明没有意识的样子,那双掐着他肩膀和腰际的龙爪却是轻柔。“我就说……你们还在的。”哦漏眯起碧蓝的眼睛,放任自己坠入黑暗。

 

哦漏醒过来的时候被人裹在厚厚的毯子里,温暖的阳光透过层层的绿意散落在毯子上,泛着融融的暖意。“……这里就是,传说中的龙窟吗?”他有些哭笑不得,他可不觉得一条失了神志的龙还有闲心给猎物盖被子。有人捧着东西悠悠然的走进,哦漏侧过头去看,撞进一双绯红的眼睛。“你醒了?”青年人在他身边坐下来,唇角挂着浅淡的笑意。“你不是那条龙。”哦漏歪歪头,散落的发丝蹭着脸颊滑落到白色的垫子上。

青年人扯着嘴角笑了,“当然。他还缓着呢。”他把水杯递到哦漏唇边,哦漏试探着接过来,眼睛却止不住的往他身上招呼。这也不能怪哦漏,毕竟青年穿的服饰着实有些奇怪。他披着一件厚重的黑色大衣,衣服绣纹繁复,看上去像古老的字符。“我叫A路人,是个……嗯,巫师吧。”路人眨眨眼,“你从哪里来?”

“那龙呢?”“什……他?”路人被他突然的问题弄得有些茫然,他歪歪头。“他没有名字。”哦漏点点头咽下温热的水,挂起温和的笑意。“我是哦漏,哦漏QAQ。尼西亚的……”他逆着阳光温柔的笑着,伸出的手依旧白皙,指尖圆润。但是话语的最后却语焉不详。路人来不及在意,在听到那个名字之后他的面上就生出一丝错愕,但马上就被掩盖。他微笑,笑容里带着一丝恍惚。“你从尼西亚来……?不对……尼西亚不会和亲。”

他看着他,绯色的眼睛里却像是倒映着另一个身影。“你说过的啊……尼西亚不会和亲。”哦漏被他弄得有些茫然。他摇摇头站起身把他从被子里拉出来,他背对着哦漏。“要去看看那条龙吗?”

龙团成一团缩在幽深的洞窟里,隐约可见那些拴住它脖子的铁链。披着一身绿衣的紫发青年背着长弓守在洞口,他并没有看缓步走来的路人和哦漏,他仰着脸看那碧蓝的天幕。“过来干什么?他还没醒。”哦漏惊讶于他诡异的听力,却在走近后释然。那是个精灵。他侧过头懒洋洋的扫过路人的面容,却在看到哦漏时顿了顿。

路人笑得有些疲惫,“早,奇然。他是哦漏,尼西亚的……王子殿下。”哦漏皱皱眉,路人介绍他是有一个很僵硬的转音。这里的每一个人——虽然他迄今为止只见到两个,都好像在透过他看另一个人。“你想看看他……是吗。”奇然有些僵硬的撇过头,哦漏有些试探的看看A路人,路人微笑着点头。

 

哦漏小心翼翼的往洞里走。那条龙缩在角落里,懒洋洋的撇过头看他。那双碧绿的眼睛里泛着的神采让哦漏莫名生出几分熟悉。他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想要触摸龙头上的鳞片,白龙却撇过了头。“……别碰我。”哦漏有些僵硬的缩回手,他确实好奇为什么不能碰,但身为王子的家教告诉他别人不想说,就不要随便开口。

“不是讨厌你,是真的不行。”白龙把头搁在他面前,那双碧色的大眼睛像是最美丽的森林,像是最好的翡翠……不,哦漏有些恍惚,那是龙的绿色,世间独一无二,它比所有的绿都美。“聊天可以,别手滑碰到我。你碰我会疯。”龙喷了个鼻息,看上去有些倦怠。

哦漏凑过去往他身边一坐,斟酌了半天问他,“你叫什么名字?”龙随意的瞥他一眼继续抬头看他的蓝天,“那种东西早忘了,没有什么记着的必要。”哦漏仰起头看那碧蓝的天幕,“我叫……哦漏。”他仰着头,他没有看见身边白龙眼底瞬间泛起的红。

有艳丽的红在鳞片上游荡,龙眼泛起红色又被生生压制。

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索之中一点也没有在意身边的异动,白龙扬起了龙首,那流窜在鳞片间的红慢慢平息,拴着脖子的锁链轰然落地。哦漏这才被吓了一跳回过神来,他眉眼间满是笑意,印在龙的眼中就像那个很多年前的少年。他笑着,“我想到一个好名字——”

龙慢慢的从黑暗里走出来,他棕色的头发被拢到身前仔细梳好,身上套着的红衣挂着金色的双排扣,靴子看过去也是上好的小牛皮。龙微笑着看他,眼里泛着莹润的水色。

他们一起开口。

“KBShinya。”

KB笑着,眼角却泛着红。他攥紧的手心里,有什么滚烫如火。

你回来了,还好,我也还等着。

要说哦漏其实在来并没有受到伤害,仅是受了寒风而有些发热。他揉了揉自己的额角,思索着怎样开口才能让KB把他送回去。但那条龙碧色的眼睛好像能够洞悉所有他的念头。“想回去?怎么了吗?”哦漏叹了口气,却又不知道该怎样开口。

“我必须回去。我……是为了和亲。”他还想继续说什么,身边的人却斩钉截铁的打断了他,“尼西亚绝不和亲。”这句话他从小到他听了无数遍,却在此时此刻被一条龙说了出来。哦漏有些错愕,他侧过头去,KB却并未看他。“尼西亚绝不和亲。”KB又重复了一遍,声音带着些悠远和疲惫。“即使在兵临城下的关头,尼西亚也从未选择和亲。”

记忆里的少年同样留着瀑布般的黑发,他站在高高的城头背对着他,站得笔直。孤傲又寂寞。他还记得那个时候他数次出口想要帮他,却被他一次又一次的拦下。他记得那个少年在他的面前笑的张狂,丝毫不顾那些盘旋在城堡上的巨龙,他张开双臂,像一位王那般。“尼西亚有尼西亚的风骨。”

至于后来……?后来怎么样了?时光隔得太久,连他自己都不太记得清了。

哦漏看着他,听他呢喃着‘尼西亚有尼西亚的风骨’,唇角挂着不自觉地笑意。“可我必须去。尽管我知道,父亲可能还有着他自己的牌我只不过是一张能够取得更大利益的牌罢了。但是如果我不会去,参战的国家又会变多。”他仰起头望着那片星幕,眼底里落满了星光。“我不回去,死的人会更多。”

“所以我要回去。”

这句话他说的斩钉截铁,强硬的就像很多年前的那个人,但他们说的话却那么不一样。当年的人要回尼西亚,是因为国家危在旦夕,他必须要回去,也是为了他的那些被奴役的兄弟姐妹。而眼前的哦漏,则是在战争还有挽回的局面前,选择去拯救更多无辜的人。

他们所面对的局面不同,做出的选择也不同,但KB知道他们都是一样温柔的人。尽管前者看上去铁血的多,他始终都还是他所爱着的那一个。眼前这个人,也是他所爱着的。跨越千年万年都不会改变。他所抵着的地面,热度在慢慢降低。

龙爱的是灵魂而不是肉身,他们在他眼里就是一个人。他从未,透过哦漏去看另一个人。

哦漏伸出手搭上KB的肩膀,想说的话还未开口就被人一把掀飞。他所触碰的地方热度急剧升高。哦漏被人接住,眼底还带着震惊与茫然,他看着KB跌跌撞撞的往黑暗里奔跑,那一抹火红从他的衣摆向上燃烧。撕心裂肺的龙吟声回荡在宽阔的山谷间。

哦漏被人紧紧地护在怀里,柔软洁白的羽毛将他拥住。他们从山巅坠落。他有些惊惧的闭上眼睛,却感到微凉的山风抚动他的发丝。他睁开眼睛看见背生双翼的紫发青年揽着他稳稳地立在空中。那双琉璃金的眼睛里晃动着许多他不能明白的神色,“他说了,你碰到他,他会疯的。”

“哦漏,我叫萧忆情。”

在每一次失去理智的边缘,他都坚定的推开你,用尽自己的全力找到那些龙出不来的缝隙。

他尽自己所能,别扭的来保护你。

 

“想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白发的少年靠在巨树悠然的灌下一壶佳酿,他的眼瞳中带着些许的孤寂和苍凉。他的指尖叩击地面,身后的巨树震颤着落下一根枝条。“我是斯雷嘟,也是这棵树。”少年微笑着,声音清脆,只那些眉眼间的苍凉才让人恍然想起他已经是一棵活了这么久的树了。

他悠然的喝着酒,语气淡漠,眼神却锁着哦漏的眼,好像能从里面看出些别的来。“龙生来都是暴虐的,他们没有什么理性可言。他们每年每年的从乡村中取回他们的祭品,以龙炎焚烧她们来寻求子嗣。也正是这样,后代的龙族里多了人类的血脉,也因此让他们纠结在人性与龙之间。”

龙之歌中最大的传说,就是某次挑选的几位少女中,有一位姑娘的情人因不舍爱人离去,上山将恶龙打死。可是当年岂止这样。一些幼龙被勇士带了回去,被人们奴役着,这些领着龙的家伙风光了好一阵,还被叫做龙骑士。KB也是被带走的幼龙之一,但是他被另一个人带走了,也有了不一样的选择。

龙的生长都是很快的。那家伙……他带着KB游历了整个大陆,因为他的存在,KB的人性倒是战胜了龙,本来都好好的,可是在他十八岁那一年,尼西亚即将陷落,他带着KB回去了。战况很焦灼,KB想帮他却被拒绝了,被当时的大巫师直接扔进传送门丢回这里。

过不久,传来他死了的消息。

龙疯了。他再次回到两种东西牵着着他的地步,但所幸一个世纪以来,再也没有人唱过龙之歌,直到……你。

斯雷嘟止住了话头,他看见哦漏的眼底晃动着迷茫。他目送着哦漏有些笨拙的道谢离开,跌跌撞撞的跑向山巅。“你说的是不是有点多……?”奇然抚开那些遮掩他的树枝看着哦漏奔向KB缩在的山洞。斯雷嘟笑而不语,到是树梢的萧忆情用翅膀拍拍他的肩膀,“他是时候该走出来了。”

“不对。你们没觉得,KB已经在好起来了吗?”

那条疯狂的龙安定了下来。至少他又回到了当年和哦漏并肩游历的时候,学会关心与爱,更多的作为一个人的样子。

他忍住了那些毁灭的业火,所以他已经在好起来了。

哦漏一路上不知道摔倒多少次,梳好的发辫都散了下来。他深吸了一口气往幽深的洞穴里走去,没有光,他摸着凹凸不平的墙面往里走,指尖上沾了泥土和湿漉漉的水汽。他看到一个露着几丝幽光的出口。他有些艰难的挤了出去,抬头撞进一片花的海洋。

那确实是海洋。

是大片大片的蓝色的勿忘我,连绵的像一片海。KB披着那件大红的外套坐在海洋里,暖黄的阳光落在他的肩头和发上。哦漏愣愣的站在那里,看着微风吹拂花海激起千层波浪,KB棕色的发被风吹拂舒卷。他看着KB缓缓回头,逆着阳光,隔着碧蓝的花海。

他们之间像是有着千年的时光,又像是只隔一步的距离。

“我……”哦漏捏紧袖子。他看见KB笑着张开手臂。

他迈步而去,伸出手拥抱了他。

喜欢他吗?或许是的。哪怕只有一瞬间,他是喜欢他的吧。

他能感觉到KB搭在他背上的指尖在发烫,他仰起脸去看那双坚定的碧绿双眼。他的眼里只有他一个人的倒影,可是他必须要说。

“我……要走了。”

他能感觉到KB的僵硬。他松开了手。“那就走吧。”他微笑着,眉眼间满是无奈与宠溺。“你的国在等你。”

“有人来接你了。”

孤舟顺着水流缓慢的飘着,哦漏仰头去看那缥缈烟雾里绽开的红。

 

“尼西亚,永不和亲。”

“尼西亚有尼西亚的风骨。”

“你不想去,那就别去。”

 

他仰着脸看那些迷蒙的雾气。有人抓住他的手臂把他拉上船只,可他看着那迷雾,却想看见飘飞的大雪。他看见一个少年披上赤红的披风举起猎猎战旗,他的发丝夹杂着雪花飘舞,铠甲反射着武器的冷光。

他回过身,笑容张狂。他抬抬下巴扯着一个肆意的笑,像一位王那般,他微笑。

哦漏看着那双碧蓝的眼,他看见他露出一个俏皮的笑容。

“去做你想做的。”

 

他再次路过父亲的身边,踏着纷飞的雪花。

“去做你想做的吧。遵从……自己的心。”父亲的声音带着无奈与沧桑,哦漏有些惊讶的回过头去。“一生太短,先祖曾说,不要去遥望落日,要去追逐。遵从你自己的心。”老人微笑着,眉眼间带着疲倦。

再一次仰面躺在船只上度过冰湖,哦漏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缓缓坐起,直到稳稳地站在小船之上。他在众人的惊叫之中张开双臂,他开口唱歌。

他听见狂风吹拂而来,有人振翅略过水面一刀切断拴在船尾的绳索,有人挽弓将射来的箭只打偏,他听见呼啸的风。

他睁开眼睛。

望进全世界独一无二的碧绿。

“既然你需要我,我就来了。这一次不能赶我走了,听见没有?”

 

那年的战场上,所有人都看见了那个英姿勃发的王子,挽着一头墨发笑容肆意又张狂。

他的身边有精灵挽弓法师举杖,巨龙盘旋在战场之上。

“就像是很多年前本该有的模样是吧。”斯雷嘟举杯,树梢上的萧忆情不耐烦的拍了拍翅膀落下几根洁白的羽毛。

“所以说一辈子太短,要爱就要抓紧时间。谁像他们那样还有机会的。”

 

王子握住了龙的手。这一次不会再放开了。


评论 ( 7 )
热度 ( 53 )

© 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