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从今天起好好学习!!!!!期末考进前三十我就直播画画!!!
37→50→77→??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KBShinya】机械师

依旧是KB的生贺24h

 @木纹燧更新了吗 大大喂给我的机械师设定www

虽然感觉有点崩。


1:00 机械师

夜色暗沉,一片墨色之中只有一扇小小的窗前还亮着柔软的浅黄色。

散落在木桌上的一个个齿轮小巧精细,被白皙的指尖捏着一点一点契入最合适的位置。只消轻轻一拧,那齿轮就悠然旋转起来,发出细小的声响。桌前的人便拖着下巴,指尖磨蹭着颈间略长的发丝,看着那一点一点动起来的机械小人笑的温柔。

他碧绿的眼睛里满是笑意,手上的动作却不似那般温和。几个线圈被拆卸下来,又有几个新的被换上去,看着那个小人一步一步走得越来越流畅他的眼中才有了明丽的光芒。他把略长的棕发拢好,有面容清秀的女孩捧着杯子缓步走近,放下杯子后又取过一旁的衣服盖到机械师的肩膀上。

“外面怎么样了?”他并没有去看那女孩,垂着眼帘逗着小小的在桌上跑着的,也不顾那手边冒着袅袅香气的咖啡。女孩依旧微笑着,但仔细看去便会发现她的眉眼间少了那份这个年纪的女子才有的灵动。“如果阁下说的是那些对阁下不怀好意的家伙,他们还很安静,不知道在谋划什么,我们已经按照阁下的吩咐待在指定的位置了。”

他轻笑着捏起掌心里扑腾来扑腾去的小家伙,把他塞到身后女孩的掌心。“做的不错,下去熄灯吧。”他靠在椅背上,面前摆着的是两支被仔细呵护好的勃朗宁。他呵出一口气仰起脸去看漆黑的窗外,他不知道那里有没有狙击枪,但无论如何他都有他们不敢动他的自信。现在像他这样的机械师很多,做到他这样的却没几个。

例如刚刚那踏入屋中的女孩,那是他最满意的作品之一。他伸手拧暗了灯,架在鼻梁上的眼镜使他即便身处黑暗也依旧能看见那些浮动在黑暗中的光。他伸手握紧了枪,轻微的上膛声在这个屋子里被无限放大——

他听见了震耳欲聋的枪响,也听到了扩音喇叭里得意洋洋的腔调。“傻瓜……”他的指尖磨蹭过枪身,修长的指尖点在扳机上。身上披着的大红外套被微凉的夜风抚动,他的宅子里悄无声息。他知道他的好孩子们都乖乖待在他们该在的地方,眼睛里流露出难得一见的光芒。本来,他们就是作为保护他的存在而诞生的。

“虽然我也不是非要你们保护不可……”他笑笑,手腕上红蓝相交的手链轻晃,隐约露出挂饰下花体的签名。“KBShinya——”他听见扩音喇叭里的他的名字,也听见了轻微的倒地声,也嗅到了空气中骤然紧张起来的味道。

他眯了眯眼睛,眼底难得带上来情绪。毕竟身为一个机械师,他们最开心的时候往往是创造出了一个新的东西的时候,也只有在那样的情况下他们才会激动起来。“真的是……好久没有这么想出手过了。”他的能力和他的财力使得他可以毫无顾忌的镇守后方,但如今却又难得的想打上一场。

他听到了乍起的枪声。大概是编号314的那个孩子……这样的话,便是瞄准了这个房间来了。看来也是认清楚我了啊……毕竟我总是个懒得换屋子的家伙。他想着,唇角是一抹嘲讽的笑意。自己把自己送到地狱里来,真是……

他的指尖在墙上按过几个不显眼的突起或凹陷,脚下也带着些玄奥的轨迹。他坐回椅子上,握在手心的勃朗宁被他别到腰间,连保险也还未拉上,完全就是一拿就能打的情况下。他甚至还心情大好的端起那杯冷了的咖啡,笑眯眯的看见房间的门被暴力的推开。

“晚上好啊先生们,要来点咖啡吗?”

机械师微笑着,在昏暗的房间里如同一位王那般矜傲的抬了抬下巴,而后……

他抬起眼冲列在门边的机器人们微笑。他们的眼里是漆黑的枪口。

“看来又要搬家了……”

棕发绿眼的恶魔微笑着,指尖上有个齿轮轻轻地旋转。


评论 ( 2 )
热度 ( 20 )

© 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