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从今天起好好学习!!!!!期末考进前三十我就直播画画!!!
37→50→77→??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KBShinya】吸血鬼

一卒爸爸的吸血鬼 @一卒 

KBB生日快乐。

其实觉得写不完……你们不要打我呀……


2:00 吸血鬼

月亮孤独的挂在苍蓝的天幕上。

万家灯火悠然闪亮,那些小小的温柔的红色点亮世界,也点亮不知谁的眼。

阴森森的古堡里掩映着层叠的不见天日的碧色,它们开着细密的花,细小的花瓣零零落落的坠在地面上铺出一条华毯。那条路一直曲折的通向高高的塔楼,曲折的通向一张垂着层层幔帐的床。有一只苍白的手缓缓挽起帘子,纤细苍白的年轻人眯着碧绿的眼眸,轻轻地打了个哈欠。

他看上去那么正常,若不是打哈欠时露出的一点尖牙,谁都猜不到他本来的身份吧。吸血鬼伸了个懒腰,理着自己有些散乱的棕发挪到窗边。他推开厚重的玻璃让呼啸的夜风吹入古堡,刮起地面厚厚的一层花瓣,露出暗红色的地毯。

他有些厌恶的看了看那些单纯的白。这些常年不死的陪伴了他千百年的花儿,却是他最大的禁锢。他被强制入睡,在茫茫的梦境中孤独的游荡数百年,终于又睁开了眼。他趴在窗台上看远处的灯火,窗边的老树伸着残肢晃着几片残叶漏下几丝朦胧的月光。吸血鬼的碧绿色眼睛里倒映着歌舞升平的帝国。

“真好啊……”他有些感慨,指尖卷着发梢,眼中满满的都是艳羡而非对这个禁锢了他的世界的憎恨。“一个……歌舞升平的时代啊。”前一秒单纯无害的吸血鬼如今眯了眯眼睛,碧绿的丛林中燃起艳红的火。他毕竟是个吸血鬼,在记载中本就不是什么善类。他只是比同类们好一些不会置人于死地罢了,但并不代表他不需要血。

或许当初是因为他不会彻底杀死一个人,所以才留下一条命,也因此他才能在这个平安世界中肆意妄为些?他的唇角挽起一丝讽刺的笑意,他在窗前张开他的双臂,任由风来吹鼓起他长长的风衣。这时候的吸血鬼才不像个有些单薄的青年,他迎着风笑的肆意张狂,碧绿色的林间,赤红的火燃烧得更加美丽。

他的背后撕裂开巨大的黑翼,他踏上窗台飞掠而下。月华下投影出一个小小的黑影,他裹挟着冰凉的夜风和淋漓的血色缓步走向你的身边。他碧绿的眼里倒映着你惊恐的面容,他冰凉的指尖磨蹭过你跳动的血管,把无声的惨叫做他的下酒菜。

黑翼的魔鬼抖了抖宽大的翅膀,冰凉的指尖蹭掉唇齿间的血色。他冷冷的看着瘫坐在地面的少女,白皙的手指把玩着一架手机,亮起又暗下的屏幕上是还未发出的恶意。他磕磕绊绊的念着不熟悉的语法,却不能让人笑出声。“想清楚了,下一次,可就不是这一点能解决的了。”恶魔悠然张开双翼。

他嗤笑一声伸出手去接住那被投来的小小银饰,毫不在意的把它丢到地上。“啧。”他有些无奈,他知道女孩早就跌跌撞撞的跑远了。“都说了吸血鬼怕的是秘银了。不过这样应该不会再做出什么来了吧……”也够她怕上一阵的了。

他悠然的微笑,脚步转过一个弯脱离远处迷离的灯火。无论如何还是小心些的好……那么,接下来他又该到哪里去呢?有些无奈的歪歪头,碧眼的吸血鬼收起翅膀又是一个单纯的大男孩,他转身绕过曲折的街巷混入拥挤的人潮,开始寻找他的下一个目标。

他的双眼注视着罪恶,同时也悄然祝福着真挚。

毕竟他从来就不是个真真的吸血鬼,他始终在意着每一个生命。他从来不能放肆的剥夺他们,尽管他已经是这个世界上仅剩的王。

“下次要找个好孩子……不听话的血都不好喝……”他嘟囔着,尖牙蹭着嘴角散出一丝细小的芒。


评论
热度 ( 14 )

© 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