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从今天起好好学习!!!!!期末考进前三十我就直播画画!!!
37→50→77→??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moonlight】冰上之国

第一次尝试这种东西……专业知识什么都不是很完备。编舞也是自己听着伴奏找感觉,如果有什么不能接的一定要告诉我呀。
花样滑冰paro
感谢出场的几位太太。  @江源岸黑鸦   @烤鱼  @北禾 

第一章•樱花樱花想见你
木质的老钟转过一个又一个完美的弧形,终于敲响!全国不知多少被早早打开的电视屏幕上出现了熟悉的面孔。一身西装仔仔细细打着领带的主持人背后的图像是澄澈的冰面和世界锦标赛的图标。“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黑鸦。一年一度的花样滑冰世界锦标赛即将迎来大家期待已久的男单自由滑!”
屏幕后的主持人眉眼里是点点的光,仔细打好的领带此刻都难免有些散乱,细碎的黑发垂落蹭着他的面颊,“我国今年的夺冠热门依旧是KBShinya,除他之外更有哦漏QAQ和被誉为冉冉升起的新星的斯雷嘟!让我们在此刻为他们送上诚挚的祝福!”随着他的介绍,荧幕的下方也切换出比赛现场中如今在准备的三个人,其中KB还饶有兴致的打了个招呼。
“看来我们的选手心态非常的平和,今天的自由滑真是越来越让人期待了!好,让我们把镜头交给在比赛现场的记者小米!——嗨,小米!”黄发绿眼的女记者俏皮的歪了歪头,“嗨,黑鸦。运动员们的状态都很好,此刻看台上已经掀起了一阵又一阵的助威声。我相信今天的比赛会令人非常激动!”
“另外悄悄和大家透露一下,这一次参与解说的嘉宾是国内著名花滑运动员奇然!”在画面消失之前,女记者清脆的声音传来。背景赛场中喧闹的声音渐渐消失,屏幕上不再是帅气的主持而是洁净的冰场。要开始了……不知道多少冰迷在心中默念着,第一位来自D国的选手已经踩上冰面。

KBShinya跟着教练穿过走道,向着迎面走来的几个熟悉的身影笑着打招呼。他们绕过长长的走道,在入场处的边上站定。“你当真决定好了?”早就站在一边的人头也不抬的划着手机屏幕,听他悠悠的呼出一口气。“是啊,早就决定好了。所以才要好好努力一回得个冠军走的潇潇洒洒啊。”KB将手腕上红蓝异色的手链束紧一边问他,“你那时候不也是这么和我说的?我倒是真没想到路人你回来这边当教练。”
A路人笑笑,把鬓边落下的过长橙发拢回耳后,“不是说过了吗,在第一次看见嘟嘟和奇然的时候,就觉得他们会是我们后巅峰的一代。”KB耸耸肩,并不发表什么评论。斯雷嘟在冰场的中央深深呼吸,他回过头来微笑。KB看着路人冲他比出一个拇指,听着音乐缓缓流泻而出。他耸耸肩侧过头想要和教练交流两句,却定住了目光。蓝色短发的女子推了推红框的眼镜安抚的拍拍身边男子的手背,KB看着他抬起头来,被墨发掩映着的蓝色眼瞳中仿佛蕴着星河。
“银临,”他别过头去,“走吧,趁着还来得及,再做一次热身。”他把赤红的外套往上拉了拉,先女子一步迈进走道。刚才那个……他瞥了一眼名单,是叫哦漏吧,那个乐感超级好的选手……看上去也是个未来不限量的家伙啊。Y国滑冰界的未来看上去并不渺茫啊,至少在前辈们都离去之后。
他活动着手腕,在走道中小跑起来,银临站在远处听着解说员对斯雷嘟的赞扬。她看着少年人轻飘飘的起跳,像是沐浴着阳光喷出水柱的鲸鱼,接续步和旋转之间都是温柔的气息。“看来带了个不错的学生啊。”站在一旁的路人轻笑,绯色的眼眸映着璀璨的冰面,他伸手握住斯雷嘟的手臂。
“那是肯定的,未来可是他们的啊。”
他们略微回过头看KB戴着耳机小跑,时不时还停下来比划一下等一下的小动作。是啊,那是他们的未来,我们所做的不过是一场壮丽的告别。路人陪着斯雷嘟走到等分区,看着接下来那个G国的新一代小将踏上冰面。“哎哎哎,好歹是自家的新人,都不关注一下?”斯雷嘟用手肘撞了撞抱着他捡起来的小玩偶的路人,却被人拍了拍肩膀。“说的跟那个是我学生一样。你紧张什么啊,不就是四周跳没跳成摔了一跤吗?我当年也没少摔过。”
斯雷嘟终于禁不住噗的一声笑出来,他看着那人悠悠滑到场中,听见裁判报出他的得分。“你的时间还长着呢,不在乎这一两回。”他们重新站到银临身边看那个小将生涩的滑着蛇形接续步不由得皱眉。“这个编舞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又难又没什么分的一个接续步。”这个选手结束后,他们听见了背后传来的脚步声。
他们侧过头去看走道里停下了小跑的KB伸手拉下了外套的拉链,露出白色的上衣来。缓步从走道里走出来的Y国的现任第一人露出一个浅笑,耳朵上红蓝的耳钉散发着锐利的光芒。“接下来上场的是Y国的哦漏QAQ,曲目是《樱花樱花想见你》。”
鼓点明晰的钢琴曲回荡在冰场上,他拉开步子,接续步随着鼓点轻轻响着。他向后滑行,踏着明晰的鼓点,后内刃点冰起跳。“后内点冰三周跳接后外两周跳。”路人撑着下巴看他,斯雷嘟的总分是189.6,对他来说已经是个相当不错的成绩。“接下来会接联合旋转吧?”KB也饶有兴致的看着哦漏附身,双手虚虚的掠过冰面,抱住自己的双臂后单膝下跪化形,双手冲着天空举起。
他直起身子在冰上轻灵的踏出几步,双手抬起像是要接住什么飘落的花瓣,却只能看着它从指尖坠落。他似乎陷入了茫然的寻找,他向前滑步,踏着鼓点起跳。“居然是阿克塞尔三周跳……有些出人意料。”他骤然起跳像是要捉住什么远去的东西,却握住一手的空气。着冰后他一个利落的翻转接上旋转。
停下旋转的他双手从颈部滑下收拢在胸前,他向前滑行似乎在祈求什么。接着他却猛地回身,向后滑了两步后骤然起跳!后外点冰四周跳后居然接了后内结环三周跳……前一个落冰后那么快用脚踝的力量起跳……路人看着他落冰的踉跄不由得摇了摇头。不过圈数是转够了。哦漏依旧滑行着,悲伤却又满是温柔的力量。
KB不由得提起了兴致:“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乐感很好,起跳点也都抓的很棒啊。故事的内容好像也不错呢。”冰层上旋转的人像是隐约间抓住了什么,他在停下了旋转后向前滑步,碧蓝的眼中突兀的显出些许笑意,像是答应了什么一样坚强的往前走又止不住颤着肩膀哭泣。
他再次点冰起跳,踏着骤然高起来的鼓点,单手上举!他翩然落冰,一个变刃滑行。他略微俯下身像是拥抱了谁,而后冲世界张开怀抱。“真的非常高兴遇见你啊……”那个一头短发看上去异常干练的女子摘下眼镜拭了拭眼角,然后冲着滑过来的人张开双臂,狠狠的拥抱了他。
“那个是烤鱼,曾经也是个很棒的女单选手。”银临歪了歪头,示意KB要准备上场了,“不过好像要被家里打包去相亲了,也不知道还能带哦漏多久。”她本来也只是说说,低头结果KB递过来的冰刀套,却听从她身边走过的人轻笑出声。“喂,我说,银临。我退役后去做他的教练你说怎么样?”她有些惊诧的抬头,那人却悠然滑进冰场中央,向四周行礼。解说有些遗憾的开口。
“Y国的男单第一人,KBShinya,公开称这一场自由滑将是他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场,让我们为他送上掌声。曲目是教练银临亲自谱写的《不老梦》。”
不老梦其实有它自己的故事,我却想用它说明自己对花样滑冰这么多年来的爱意和眷恋。这项运动始终是我所爱,值得我将自己的青春全都奉献给它。这一场缱绻恢弘的梦境啊,永远也不会老去。KB微笑着将手合拢在胸前,听那音乐缓缓地流淌而来。
就让它来做我身为职业选手的告别吧。

评论 ( 13 )
热度 ( 54 )

© 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