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从今天起好好学习!!!!!期末考进前三十我就直播画画!!!
37→50→77→??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moonlight】冰上之国

算是个过渡章节!恭喜仙儿出场!公举终于变成漏漏的教练了……世团赛写完我就能让他们六个一起出现啦!萧忆情是冰舞选手!因为想让他在冰上滑很久于是就选了职业寿命很长的冰舞w搭档是冷鸟w

这章漏漏的情感变化其实处理有点……奇怪?大概就是他知道每一个职业选手、教练的离去是不可避免的,但他知道他们也会在远处默默地看着,永远不会真正的离开。他们的魂是和冰相连的。所以在烤鱼离去后他其实更多感觉得是KB作为他的教练这件事的茫然和兴奋。感觉哪里不对一定和我说。

出场的太太们是 @西木团子栗  @五竹  @风枳枳风  @碳烤大咸鱼 

第三章·光

结束了表演滑之后的第二天一早,哦漏就已经踏上了祖国的土地。虽然他在下一刻就和烤鱼一起被从机场拉到了冰协的办公楼。此刻他正在顺着起落无常的窗帘有些不自在的看着窗外。他的耳边充斥着烤鱼的离职消息。

窗外大雨将至。

墨色的云空却抵不过他内心的茫然和空洞,哦漏茫然的立在冰协的办公室里,窗外的天空有些灰蒙蒙的,水汽在空气中积聚。他呆呆的站着,直到骤起的狂风卷着绿化的枯叶漫天狂舞的时候他才恍惚的意识到,大雨要来了。他不知道这场雨后是新生还是毁灭。他的教练在他的身边推了推红色的眼镜框,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意。

“我要走啦,你可要好好的。相信我,带你的家伙是不能更好的了。”烤鱼眯着眼睛笑,她安抚的拍拍哦漏的肩膀,像是在多年前初次接手这个孩子一样,哦漏终究是有些绷不住的红了眼眶,惹得烤鱼话间也不由得带了些许鼻音。“你是不是笨蛋啊……我就回家相个亲结个婚,又不是永远离开了。”她的蓝眼睛里闪着浅浅的光,不强烈,但却足够温柔的细水长流。“就像KB说的那样,即使我们退役了,老了,跳不动了,但我们永远不会离开滑冰。我们的魂都拴在冰面上了。”

团栗窝在暖融融的椅子里并没有开口,她的眼角里同样流淌着这些光芒。是啊……在这里的人每一个都是真的热爱滑冰这一件事,这一世,就钟情它一件事。她拨了拨杯子里的小匙,看着烤鱼微微踮起脚来拥抱了哦漏再转过头冲她笑。团栗是自小也看着这些人一拨又一波成长起来的,后来到她终于爬到这个位置的时候,这群人又一个一个的从她这里离开。她看过太多的离别,太多的不甘,所以她要好好护着他们后辈的前程,至少在她在的这些年。让他们能够不被过分的压力控制,只要全心的爱着滑冰。

“烤鱼……那就,一路顺风了。”她笑着,栗色的发丝柔顺的落下来蹭着面颊,“找个好男人给我生个帅小伙当侄子。”烤鱼也因她的调笑话眯起了眼,笑着应了声。但她下一秒又转头念叨哦漏别给他的新教练找麻烦,为他接下来必须要去的世团赛加了油。哦漏打起精神露出一个微笑,底子里还是有些茫然。他不知道他接下来该怎么办、做什么,他好像一下子有些失了方向。

五竹推开了门,熊猫形的帽子底有些皱巴巴的,硬是把笑着的熊猫变成了一个嘲讽的弧度。她抱着一本看到一半的《圣经故事》,莫名的觉得这一幕有些像圣经里的场面。她把门推得更开,露出后面披着大红外套的KBShinya。此刻他还打着哈欠,看上去有些将醒未醒的散漫,但那双碧绿色的眼里的坚定与赞赏可从来不是作假。他冲哦漏伸过手去,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于是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哦漏迷茫的眼底像是被点燃了一把火,但他还是转过头看了一眼烤鱼。女子的微笑里满是祝福与鼓励,她牵着哦漏的手,重重的把它拍在了KB的掌心。“这可是我唯一的弟子,好好带着他拿个金牌——不然我要你小子好看。”五竹在后头不由得笑,压低声音和团栗念叨这时候的烤鱼就像个把儿子交托给带他出去打工的村里大哥。KB这时候也跟着笑,一副哥俩好的样子揽过哦漏的肩膀,语气郑重的不像话。

“不是一个金牌,五个、十个,大满贯,我都得让他拿。”那双像是夺了千山翠色的眼里闪烁着坚定不移的光,像是许下最郑重的承诺,“他会是我之后,又一代的辉煌。”他这时候是以哦漏的新教练的身份,郑重的给烤鱼这个把哦漏从十一二岁带到现在的第一任教练,一个最郑重的承诺。烤鱼像是舒了一口气,她郑重的拍了拍KB的肩膀,轻松地往外走了去,鞋跟在地面敲打出轻快的调子。

“其实就和姐姐差不多吧,终究是不放心的。总怕我这个刚带学生的教的不好,你又比较腼腆不好意思说,委屈自己。”KB打了个哈欠,“这下她可以放心了,不过也别怕……我很正经的你别笑。”哦漏在听他说到一半的时候不由得笑起来,这时候才意识到对方也不过是个大男孩,对于这些人情世故也只是懵懵懂懂。KB看着他笑,也不由得笑起来,就像当年他路过递交表格的时候看见的,A路人接手奇然和斯雷嘟的时候的笑意。于是他也郑重其事的伸出手,就像他所见的那样,他问。

“要和我一起创造Y国花样滑冰的新时代吗?一个属于你的时代。”

哦漏那一刻像是看见了铺天盖地的阳光撕碎了窗外连绵的墨色,散开那些细密的雨雾,透过窗户和垂落的米色窗帘落在他的身上,也落在他眼前的那一片林海之上,那些新生的细碎的柔嫩的叶片泛着新鲜的气息,朝气蓬勃,又像是沉绿的叶片,温柔的托举着。他望着那夺了千山翠色来的双眼微笑。他说。

“好。”

在顺利完成了教练的交接后,他们要面对的就是长久的磨合,直到他们彼此都足够了解对方,无论是一个细小的变刃还是一个轻灵的跳跃。但摆在他们面前的,无疑就是接下来的世团赛。五竹这时候才略微咳嗽了一声,“你们接下来……都没有接商演吧?”哦漏点了点头,KB则是有些为难的算了算时间,过了好一会儿才出声。“SOI好像有一场,不确定接了没接。但时间是分开的,不碍事。你也知道……借着这一波,总有人想赚一笔。”团栗不置可否的耸耸肩。

“那就说好了,老规矩,你们两个加上女单的凑诗和南久——当然啦,还有老朋友。”即便是哦漏,也知道这位老朋友是谁,更别提他和女伴在今年的世锦赛上又给Y国夺来了双人滑的桂冠——萧忆情和他的女伴泠鸢yousa。至于女单的两位……哦漏承认他确实不了解,哪怕在训练的时候曾经共用过一个冰场。“不过今天见不到她们两个,刚结束比赛是时候让姑娘们疯一会。”两人都理解的点点头,毕竟教练都是退役的女选手。

门外有人溜溜达达的走过来,伴着些许交谈。“风枳,”团栗冲她打招呼,又冲着她后头的萧忆情和泠鸢点了点头。“那么今年带队也要麻烦仙儿了,多担待着点,别让他们在入场式上搞出什么不忍直视的东西。”五竹似乎回想起了什么,不自在的皱了皱眉,惹得KB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就是去年的彩色的假发套。”他压低声音和哦漏解释,因为憋笑肩膀微微颤抖。萧忆情瞥了他一眼,轻咳一声应了声。真的是……别以为他不记得了,那顶紫色的爆炸头假发可让他在回家后被老婆好好笑了一顿。

“说来说去也没什么新意了,离开时还有些时日,拿出新的自由滑和短节目绝对是不可能的了,把这个赛季的好好修一修改一改吧。”并没有再多说什么,五竹就把他们都推了出去,抱着书往团栗身边一坐翻开圣经给她看那一句神创造了光,两个人凑在一起看了半天,突然傻兮兮的笑起来。

“是啊——那就是我们的光啊,从冰面上散发出来的,照亮黑夜的光。”

 

冰鞋的系带有些长,被他一丝不苟的绑好。他们刚来的时候恰好碰见结束训练的A路人,KB还被那种谜一样的‘前辈关怀的眼神’上下打量了几分钟,此刻哦漏低着头系鞋带,偶尔抬头瞥一眼KB,在烤鱼洒脱的离开后,他的悲伤略有些散开,更多的则是对未来的向往和……类似于对前辈的敬仰?不得不说,在知道KB是他的教练后,他有一种被从天而降的大奖砸昏头的感觉。

他听着身边新教练的吸气声,不由得有些发毛。有些小心翼翼的一抬头,却发现他在一本正经的看自己前几年的自由滑。“为什么不滑《不老梦》了?”哦漏有些好奇,却看见KB有些意味深长的笑,“看过那样的《不老梦》他们的要求就高了,我是绝对不能再做到那种程度了,不如找找几年前的。”

他指尖一滑换了个页面,然后把手机递到哦漏面前。“我觉得这里还可以再改一轮,怎么样,现在开始?”哦漏眨眨眼,那上面赫然是他今年的自由滑。

“你可以做得更好,那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做?”

我们可以创造一个时代。 

他在心底默念着,抬腿迈向了那面洁净的冰镜。温柔的琴声在广播中流淌而出,他摆开了姿势,开始了熟稔的滑行。

他们的未来在闪闪发光。

评论 ( 5 )
热度 ( 29 )

© 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