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从今天起好好学习!!!!!期末考进前三十我就直播画画!!!
37→50→77→??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K漏】天生适合

……改了一下,不尬了吧???
还不行我继续,改不到你们满意我就不停。
明儿更新雷卡_(:з」∠)_
不知道评论啥给我写个已阅好吗_(:з」∠)_
安利自己的冰上之国

天生适合
早晨的天色很好,碧蓝色的天幕投射下澄澈的天光,照的灰扑扑的绿化带都冒出了一层鲜亮的绿。打开的窗吹入柔软的风,这清晨的风还泛着微微的凉意,扑面是路边小吃店的面香,耳畔煎饼摊老板爽朗的吆喝和鸡蛋在油中滋滋作响的声音。
少年郎一手捧着热乎乎的包子一边小声的哈气一边小口小口的把还冒着热气的豆浆喝下去。市里难得有这样安闲的早晨,没有吵闹的汽车鸣笛也没有孩童的笑闹,只有他镜片被腾起的白雾弄得模糊不清的温凉。
当然了……也没有某人咋呼的声音,也没有暖呼呼的早餐。在某个笨蛋出差后只有他自己一个人来做这一周的清理。
他走到阳台舒了口气,把着栏杆往下看:新建的小公园栽了树苗,纤纤弱弱的支愣着几片嫩绿的新叶,花池里开着大片的白茉莉,簇拥着团团的绣球。他拨了拨阳台上山茶的叶片,已经过了花期,嫩绿的叶片油亮亮的,摸着有些扎手。
他漫无目的的四处张望,眸光飘忽,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今天是要把书架清理一下的。他有些不自在的干咳一声,拐步走进书房,这时候才明白KB为什么结婚这么多年坚持不让他打扫书房。
他真没想到这个书柜它会这么高而且这么多东西……虽然平时一直在用但他们从不用最上头的柜子,然而哪儿偏偏是积灰最多的地方。哦漏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又不想在KB回来的时候用脏兮兮的柜子来表示自己懒得动,只好端来水盆和凳子吭哧吭哧的一层一层整理书籍擦洗灰尘。
但他却在擦到最顶层的时候摸到了一个旧旧的信封,天蓝色上落满了灰,像是北京冬天的天空。上面的钢笔字清晰流畅,是哦漏绝对不会认错的,KB的字迹。
“这该是什么时候的了……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难得这家伙会给我写东西啊,不会是情书吧?胎死腹中的?”他有些意外,更多的是感觉有些好气和好笑。他把信封擦了擦塞到口袋里,准备等他擦好这最后的两个柜子再好好看。
毕竟……是他写给他的,他可不舍得随手丢下去,尽管它脏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但那到底还是他的爱意啊。
等他整理好后白色的外套已经灰了一大块,他也懒得去拍,直接就在地板上坐了下来,兴致勃勃的拆开那个老旧的兴奋。虽然随便拆别人的东西不好,但这毕竟是写给他的,再加上……“KB是内人,嗯,内人。”他自顾自的点点头拆开并未封住的信封。
信纸是淡绿色的,他自己给上头加了大朵大朵的牡丹花,也不知道是学了多久。哦漏摸过那些飘逸的字迹,似乎听见了KB的声音,在耳边一字一句的念着……
这是很久以前的了……看时间是在他们高考后不久写下来的,带着难掩的青涩,读来不由得让人觉得有些好笑。还好这是个情书,不然哦漏都不知道他被正经念出来的时候自己会有多尴尬。
当然这不代表他不会忘记某个家伙在朗诵比赛上背诵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的时候对他眨的眼睛和最后意义不明的比心动作。毕竟很多年后KB一直坚称那是最初的告白。
“你还记不记得……印度洋的季风环流?还有那块特殊的南极洲版块?”
哦漏读到这里有些茫然的歪了歪头,“啊……这个还真的不记得了……”他一边摸出手机搜出知识点一边往下读,“说了千百遍了,怎么还没记住呢,小笨蛋。”
“你就像它们一样特殊,需要我永生永世的铭记心头。
不记得是听谁说过了,爱情是条奔涌的河,是天地间的无数泪水。
但我希望它能如一片森林,万古长青,千百年后也能留下它存在的痕迹。”
哦漏挂着浅笑,他也不至于记不得这个……森林在千万年的地质演变沉寂后会变成无数的炭,告诉千百年后的人,这里曾有一片森林。他的意思则是……
“千百年后,也会有人发现我与你相爱的痕迹。”
“我想带你去看黎明,看黄昏,看漫天的星斗和那江山如画。”他有些前言不搭后语,但一字一句满是情谊。“但即便它再美,你也是我眼中天地间唯一的颜色。
你还记不记得,高考后你问我,怕不怕。
我那时候骗了你。其实是有的。
但你是我所有的勇气,赐予我温柔与坚强。
我不想承诺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我只想说,也只会说,从今往后,你会说我所有幸福的理由。”
哦漏记得那时候他故作轻松的样子,也记得那‘天地间唯一的颜色’是什么意思。那个时候KB总会和他分享些网络上奇奇怪怪的梗,其中有一个是说每个人生来开不见颜色,只有遇到自己所谓的灵魂伴侣——那个对的人,就能看见视野中绽放的颜色。
因此才说,即便我日后能看见这世间江山如画所有的美景,但你永远是我眼里天地间唯一的颜色。
“婚礼誓词说,‘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我却想永生永世随你而去。
无论是时间、空间、国籍、样貌……
这天地间飘渺的灵魂会永远爱着你,发自心底的‘我爱你’,也只被你一个所占有。
记得我那时和你告白的时候说过的话吗?
当天使从空中坠落,穷尽一生所有的运气,我也会接住你。
我不是什么文人墨客,无法为你写下千古的诗;我不是青史留名的帝王,能让你被世人所记。
但你是不同的……你是我的普罗米修斯。”
那时候的KB,文笔还略显怪异,读起来有些生涩,也难怪他那时候不敢把它交给自己。果然是怕我觉得好笑吧?其实对于自己来说……更多是尴尬才对。哦漏摸了摸鼻子有些无奈的笑,他把信纸翻过一页,指间磨蹭着勾画的太过用力的牡丹花的印子。
不过……为什么是取来天火的普罗米修斯啊。他有些无奈的往下看。
“予我所有的勇气与坚持,使我灵魂完整,路遥不疲。”
这就是最后一句了,但哦漏总觉得他没有写完。他有些想问,但摸出手机又放了下去。有什么必要呢?反正结局他们不是都知道了吗?王子与王子幸福生活在一起的完美结局。即便外界众说纷纭,他们只要觉得好,那便足够了。
能影响他们的,从来都只有他们自己。
“想知道?”背后突然响起的声音让哦漏险些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般跳起来,他有些僵硬的转头看不知何时出现在哪里的KB。“那,那什么……你回来啦?累不累?饿不饿?”哦漏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局促,像是被抓包的小偷。
失策……怎么忘了他说今晚会到家的。
“得了,藏什么藏,本来就是给你的。”KB倚在门框上,那双眼睛里只有哦漏一个人的倒影,他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意,“更何况我都看了你半天了,你就顾着嘲讽那时候的我根本就没注意我敲门吧。”他冲着哦漏晃晃无名指的戒指,带着一点点的怀念的意味。
“其实最后一句你听过的……在我求婚的时候。你后来还吐槽我那么笃定就不怕被打脸。别告诉我不记得了。”
怎么会不记得呢?那时候是他们刚从萧忆情的婚礼现场出来,两个人都是一身正装,KB突然在他面前单膝下跪让他有些茫然。但那时候他更多的是局促,幸亏那时候宾客都走了个干净。
哦漏仰起脸看KB,碧绿对上碧蓝,像是天与地的对视,又像是陆地与海洋的拥抱。他们同时开口。
“你天生适合这座城市,你的灵魂天生适合我。”
那时候KB单膝下跪,将那一方小小的盒子捧在自己的手心。他打开它,露出简普的指环,上面刻着他和哦漏的名字,在清晨的暖阳下泛出温润的光泽。那双落了新叶翠色的眼瞳中闪烁着漫天的星火。
“你愿意,嫁给我吗?”
那一刻他们紧紧相拥,就像天地间只有他们两个人。没有起哄的围观群众,只有浸透时光的温暖与幸福。
他又想起多年后他们在天父面前交换戒指说出誓言。
“我会永远爱他,直到……不对不对。”
“死亡也无法将我们分开。”
哦漏的眼瞳中是揉碎的时光的碎屑,闪烁着温柔与爱意。他凑过去拥抱了风尘仆仆的KB,给了他一个有家的味道的吻。
“欢迎回家。”
不知不觉过去这么多年了……我每天却依旧比前一天更爱你,爱意一天天沉淀,我却好像还是多年前刚刚高中毕业的人一样,会给你写青涩尴尬的情书,做一些幼稚的事情。
但你知道的,在明白我们相爱,我们永远在一起后,所有这一切——
我都甘之如饴。

评论 ( 13 )
热度 ( 51 )

© 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