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从今天起好好学习!!!!!期末考进前三十我就直播画画!!!
37→50→77→??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K漏】我们不要相爱

童话三十题里的一个,巫师的诅咒。
大概是个刀吧,慢慢体会。
漏漏是巫师公举是骑士,大概像是……手刃挚爱。
中世纪背景。

我们不要相爱
——我的诅咒,是让你一生平安。

黄沙漫漫的战场之上,这属于兵家的世界第一次迎来一名魔法师。墨发少年套上一身军装之后压着自己的高筒礼帽的帽檐跟在骑着高头大马的将领身边,他碧蓝的眼底是层层叠叠的阴郁。“你可要好好的帮我们打下这一仗。”那一身铠甲的男子语气里带着一丝的鄙夷。是啊,哦漏在心里苦笑一声后用力攥紧了手中雕刻精美的暗蓝色法杖,谁还会正视一个臭名昭著的亡灵法师呢……?在他们背道而驰之后?
他略略抬头瞥了一眼敌方的将领。
“就是那家伙,你只要负责搞定他。”男子踢了他一脚示意他看向敌方那个跌跌撞撞的用手中的长剑支撑着自己的少年,他那身闪亮的银白铠甲被长久的战斗撕碎,极其稀少的粉色的发丝沾染了鲜血粘成一块一块。即使已经身受重伤他的眼里依旧燃烧着不变的信念和骄傲。
和他……一模一样。
哦漏的瞳孔微缩,那种眼神真的是和那个家伙一模一样。他咬了咬下唇,他知道自己的手在抖。他身边的将领又不耐烦的踹了他一脚。
蠢货,你知道你踹的人是谁的话……还敢吗?
哦漏一推帽檐,层层叠叠的红色从他的眼里翻涌上来,他的身边似乎回荡着许多幽灵不甘的嘶吼。那将领猛地一抖,他几乎不敢看那少年的眼睛……那是恶魔的眼睛!
哦漏提着比他还略高一截的法杖自顾自的在又一次厮打开来的军队里穿行着,敌方的将领已经被他刻下灵魂上的诅咒,解决他几乎花不了多少时间。他略长的刘海掩住了他自己的眼睛,他咬着牙用法杖挑起那少年的下巴,最后他还是狠狠别过了脸,他实在不能直视那双眼睛。
和他一模一样的眼睛。
不是说瞳色或者眼型,而是燃烧着的不屈的信念、骄傲与执着。那是只有在守护着什么的时候才会有的样子……他在很多年以前,也曾被有着这样眼神的人保护过。
哦漏的脑海里再次出现那个棕发少年的样子。
他还记得自己最后见到他的样子……那时候的他骑着高头大马骄傲肆意的在王城主道上策马而过的时候,那双漂亮的碧绿色眼睛里满是骄傲肆意。但是他从他身边经过没有低头看他哪怕一眼,那一刻他就知道,他们回不去了。
在他决定拿起那根充斥了血海亡灵的权杖的时候,他就该知道的,他们早已是陌路人。他们家就该是金戈铁马战功赫赫,而他就该沉入无尽的黑暗里去。他们不是没有够抗争,但……天命如此。他们就像相交线,一次牵手就像是一生,但那只不过是他们以为的。
他们只有虚妄的幻想。
哦漏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晃晃悠悠地跟着跌跌撞撞的痒局长走到了敌国的边界,他看着他用剑支持着自己的身体慢慢往前挪的样子叹了口气,压着帽檐慢慢的跟在他的身后,他看着他倔强的背影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淡淡的、充满怀念意味的笑容。
痒局长已经走进了森林,他刚要抬腿跟随却听见了一串马蹄声。他叹了口气脱下了礼帽拨开刘海露出自己的眼睛。他停下了跟随的脚步转而摸出了自己的权杖。那是精灵的地界啊……他会救他的吧。毕竟……那可是A路人啊,号称世界上没有他解不了的诅咒的A路人啊。
更何况,是面对自己的此生挚爱。
他扬起脸看奔来的人。他最不想面对的事情终于来了。那远远走来的少年依旧是他当初最后一眼见到的模样,只不过收敛了豪气变得稍稍圆滑内敛。他对着自己,拔出了自己送给他的剑。
KBShinya的指尖划过长剑,任由自己的鲜血慢慢顺着长剑滑落。他冲着哦漏举起了剑。哦漏不知道KB为什么要一直抬着头,他也没有闲心去仔细去打量,所以,他不知道。他不知道KB的眼泪划过面颊划入发丝,隐没在衣襟,不知道他握剑的手在轻轻的颤抖。
他们都在害怕,但是……都回不去了。
KB拍马向他直冲过来,长剑在被那根法杖挡过之后划破了哦漏的脸。仅仅是一个轻微的颤抖,剑锋轻轻向上一挑撕裂了哦漏的眼球。
哦漏咬着牙把涌出的鲜血和白色的晶状体一把抹上法杖,那层叠的黑色光华泛出淋漓的鲜红击中了KB的小腹的同时……KB的剑刺穿了他的胸膛。
哦漏突然慌了。
他知道自己刚才的那一击有多重,会给KB那偏向光明的体质带来多大打击。他不顾长剑已经刺入了他的心脏,几步上前扶住KB的腰想要尽可能的补救,但是……
KB狠狠的推开了他。
哦漏慢慢的倒在地上,他看着那个少年拍马远去的身影,一声比一声凄厉的喊叫从他喉咙里溢出。他的意识逼迫着他开口,就像是所有被杀死的巫师一样,他本该说出自己的诅咒……
“我诅咒你!我诅咒你!”
终于在看不见少年的身影后,他的声音低了下来。凄厉嘶哑重新恢复成他的本音——温柔清雅的,被那人称赞听他说话如沐春风的声音。
他的眼泪染着鲜血慢慢的滑落,他的声音变得极其温柔充满爱意,他望向天边橙红的色泽,“KBShinya……我亲爱的……我诅咒你。”
“一辈子幸福安康……”
他的声音慢慢的湮灭在狂风里。帝国最高阶亡灵法师,陨。
他不知道在那呼啸的狂风刮来的时候,他看不见的地方那个他此生挚爱的少年抱着那柄染满了鲜血的、自己赠予的长剑靠着一棵树哭的昏天黑地。
——“虽然我们都回不去了,但是我依旧祝福你。”
——“一辈子幸福安康。”
很多年以前,哦漏听他的母亲说,他们本来是不能与别人相爱的。因为巫师的爱情都是无望的爱,如果想和一个人相伴相随,就不要和他相爱。那样即便道不同,也不过不相为谋,不至于最后禁受撕心裂肺的痛。
那时候他不懂,傻乎乎的,但还是对KB说,“KB,我们不要相爱。”但在他们长大后他们却忘记了,想要同命运抗争,但事实证明,那不同的立场和缠绕在心脏上的爱意的罂粟,最终把他们变得遍体鳞伤。
“母亲……您说得对。”哦漏艰难的呼出一口气,他一字一句的念他的名字。“KBShinya……如果有来生……”如果有来生,我们不要相爱。
我不想疼,更不愿意让你疼,这刻入巫师灵魂的诅咒啊……请让我,不要与他相爱。请诅咒他一生幸福安康,平安顺遂。
KBShinya,我爱你。
所以,请忘了我。

纯钧钧有话说:
漏漏因为家庭问题最终握住了亡灵巫师的权杖,他本来是想用这个力量来保护KB不受他家里的伤害,但这恰好是公举最不想看到的。哦漏接受这一切的时候公举在打仗,他回来的时候他的信仰与立场已经不允许他再接近漏漏,但他是一直在隐忍的爱着他,最后的悲剧里哦漏一直提到天命不是真有天命,是时代的悲剧。在那种中世纪背景下巫师就是异端。
简而言之,这个悲剧是一定会出现的,他们是不得不手刃爱情然后把自己崩溃的。
个人理解如此。

评论 ( 3 )
热度 ( 33 )

© 爱隔千里(请骂我去学习) | Powered by LOFTER